猫花花_

啊啊不行这个好可爱(/ω\)连若能不能多出一点周边呀(/ω\)……

真的是不是你自己文笔不够好才会如此迷茫难过吗?


每每回顾自己的文不都觉得自己是个垃圾吗?


真的不从这方面做一些改变吗?


想起芥川龙之介的孤独地狱。


【我在两三年前,就坠落到这个地狱里了。我对任何事情都不会有持久的兴趣,因此我总是从一个境界转到另一个境界。不安的活着。】


当时看到这话觉得他顾影自怜,可笑得很。可细想想,自己不也一直是这样的吗?手工,唱歌,画画,到现在的写文。哪个不是半吊子没有坚持下来。


所以有现在的迷茫和痛苦都是自找的。


不能再这么任性下去了。


努力提升文笔,管别人拿你的东西做些什么?要做到的是内心足够强大。能笑着说出,哎呀,我又有讨厌的粉丝了呢。或者干脆更加勇敢...

微博上的活动,大意是般若和一目连写一封情书给对方,可惜字数不够没能参加

我写的 大概是般若写给一目连的一封诀别信吧。一种小心翼翼的喜欢,喜欢到卑微的感觉。

(看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时想到的。超级短,短到不忍直视。) ​​​​

(说好的情书呢!!!)

我的脾气很差,很怪,很无理取闹。

我们有缘再见

【连若】城市(八)

现代师生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生般若

================

一目连刷开房门,他看到般若就站在门后。房间里暗暗的,没有开灯。走廊的灯光随着房门开启的角度缓缓洒进房间。一目连背光伫立,他拉长的影子遮住般若的身形,两人的神情都隐匿于黑影中。


最后一丝理智被赶出房门。两人像是约好了一般,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


秩序乱了、行为失控了、一切都疯了。


一目连毫不留情地把般若推到墙壁上,撞出一声闷响。他没给般若任何喊痛的间隙,捏起脸狠狠的啃下去。他们浑身战栗,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疯了一样地凭借本能相互纠缠,毫不留情地侵...

【连若】城市(七)

现代师生Paro,一目连X般若

=============

“那种关系就好像是蓄满力的弓,可弦上却没有箭。最好的结果不过适时放手,留下一声虚空的弦响。可我们谁都不愿意放手,所以,弓弦断了,我们两败俱伤。”


“早该放手的,如果早些放手,般若也许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你后悔吗?”青行灯抬眼看向一目连,对方的表情已经很好地回答了问题。


“我很后悔。”一目连闭上眼,手指不断摩挲着手上的戒指。“但我想不到别的办法。”


“我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都结束了,可般若的样子在我脑海里不停浮现,比之前更甚。”


“那之后没过...

【连若】城市(六)

现代师生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生般若

========


一目连始终没有等到般若的回复。不仅如此,由于他工作调动的原因,两人见面的机会都变少了——即使见面也只是一目连单方面的礼貌问候。


般若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再也不去联系一目连。


他在想什么?到底怎么了?


一目连想不明白,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在往越来越坏的方向发展。终于,内心的不安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决定去找般若。


那日一目连请了事假,不到中午便离开学校。他凭着记忆走到般若家门口,等待那孩子回家。直到晚上,般若才像个没事人似的出现在一目连的视线中。...


【连若】城市(五)

现代师生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生般若

===============

side➡️一目连


“有一点我不太明白。”青行灯翻阅着之前的记录“那时你到底喜不喜欢那孩子?”


“喜欢。”一目连毫不犹豫地回答“非常喜欢。”


“学姐可玩过拼图?”他问青行灯。双手悬在空中比划着拼图的大小。“小心翼翼,不辞辛苦,可是拼到最后,才发现整张拼图有一块怎么也找不到了。那种失落感,学姐感受过吗?”


“成年后我一直有那种感觉,那种失落感成了我最大的困扰——从小到大,我在无数选择中一点一点拼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可感情的拼图碎片却...

lofter上没什么人……悄悄立个flag、拿这首歌写个连若(/ω\)

【连若】城市(四)

现代师生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声般若

 =====================


side➡️般若。


“啊啦,真是漂亮的戒指呢。”青行灯夸奖着“新买的吗?”


般若摇摇头,他看向手上的戒指,缓缓说道“这是老物件了,我把它一直留在这边的家里。这次回来,也是想把它带走。”


青行灯点点头,那枚戒指和一目连的一模一样,她自然是认得的,装作不知只是不了解分别多年二人对彼此到底还抱有怎样的念头。


“我见过一目连了。”青行灯试探性地发话,她细细捕捉着般若的反应,然而对方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像是听到一件与他毫不相关的事...

极化修行去了,有缘再见。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