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狗崽】归途(三)(四)

我寮式神的成长流水账。
主CP连若,副CP狗崽。
OOC,私设请注意。

非常感谢大家对前两章的喜爱,我能力有限,会尽量保证文章的质量。

鞠躬ing~

==========================

(三)

 

这个寮的阴阳师肝功能意外地好,不出几日一目连和荒川之主便成长为五星大妖。般若看着妖力愈发充盈的一目连,心里美滋滋的。

 

阴阳师看着妖力渐长的一目连和荒川之主,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好马配好鞍,强壮的将士自然也得有套拿得出手的装备。

 

是时候给他们配套好御魂了。

 

于是便拉着大天狗等妖去了八岐大蛇镇守的御魂塔。

 

后面还跟着一只甩不掉的妖狐。

 

一目连的能力在御魂塔并不受用,乐得清闲,便与荒川之主一左一右坐在树荫下对饮,继续叙旧。般若则在他们不远处,与聚在一起的小妖坐在一起,听青行灯讲故事。

 

一目连曾问过般若自己常与荒川之主叙旧是否会引起般若的不适。般若皱着小眉头,使劲想了想,诚实的告诉风神确实有点。

 

“但我知道大人和他只是朋友啦,就像我和妖狐他们一样。”般若如是说着,他与一目连相伴多年,想什么说什么,从不隐瞒。

 

“从前只有我和大人,我自然心安理得地霸占您全部的时间与精力,可现在换了地方,自己再这么霸着您也不是个说法。”

 

这么多年的陪伴,般若早就被一目连洗去了一身戾气,落得一副乖巧伶俐的模样。

 

一目连伸手刮刮般若小巧的鼻子,一脸宠溺。

 

“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一目连用手指轻轻勾勒着般若的唇型,般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风神说的选择是什么。

 

“在神社的那些日子……”一目连顿了顿,满满的笑意“那些日子你陪我渡过最难最长久的孤独,我陪你化去戾气与伤痛。”

 

般若双手握住一目连的手,嘟起嘴

 

“大人这话般若可不爱听,说的好像两不相欠似的”

 

怎么会是两不相欠呢?

 

他们互相欠下对方一世专情,要用整个妖生去偿还。

 

一目连笑着摇摇头“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那段时间只有你我,有些位置我始终填补不了,所以我选择带你来到这里。”

 

般若看着一目连,他知道一目连口中填补不了的位置指的是朋友,一时间心里暖得直发堵。

 

“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一目连重复道

 


 

(四)

 

今天有些反常。

 

按往常的节奏来看,阴阳师会在踏着夕阳带着一行人马返回寮里。可现在都已明月高照,他们却没有返回的迹象。

 

蝴蝶精和萤草打着灯笼站在寮门口,生怕他们是天黑找不到家的方向;源氏公子则持着弓箭带着白狼踏着夜色寻了去。

 

剩下寮里一众妖面面相觑,左等右等也等不出个结果。众妖感到自己与阴阳师的契约之力还在,思来想去觉得阴阳师也不是出了大事故,便各自回屋睡觉。

 

般若和妖狐交好,坚持要等到他们回来。一目连褪下织羽附在般若身上,陪他一起等。

 

阴阳师一行回到寮里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一行人马气氛怪怪的。

 

大天狗被妖狐搀扶着,引以为傲的羽翼低垂,累的头都抬不起来,看不到表情。

 

然而妖狐眼中迸发的怒气确是显而易见的。般若上前帮妖狐一起扶着大天狗,一目连站在原地,思索着发生了什么。

 

“简直是有病”妖狐向般若抱怨“打了整整一天的大蛇,放着是谁也不能这么消耗的。”

 

妖狐抱怨的声音并不小,阴阳师自然也听到了,不过阴阳师自知今日确实有些过分,也没怪罪妖狐的出言不逊。

 

阴阳师走到一目连身前,从袖口掏出一套极品地藏递给他。

 

一目连收过御魂,道了声谢。心境微妙。

 

那晚,一目连久久不能入眠,他看着早已入睡的枕边妖,替他掖了掖背角。

 

“恐怕,以后我也不能总这样陪着你了。”一目连叹息着。

 

般若睡得很熟,并没有听到。

 

 

第二天一早,一目连带着般若去拜谢大天狗,却被一记风刃阻了去路。

 

妖狐红着眼守在大天狗的房门前。

 

“御魂已经凑齐了,你们还来做什么?”妖狐声音冷冷地,带着一丝杀气。

 

“大天狗大人需要休息,烦请不要来打扰。”

 

“狐狸你别紧张”般若边解释边向前一步,妖狐则毫不留情地又打了一记风刃。一目连连忙挥出一张风符替般若挡了攻击。

 

那一瞬间,妖狐是真的想杀了般若。

 

“大天狗大人正在休息”妖狐压低嗓音重复了一遍,眼中揉不进一丝温度。“如果谁不开眼非要打扰大天狗大人,小生便也不介意多收藏几个标本。”

 

妖狐和般若,都是只有两星的家里蹲,可此刻妖狐身上迸发出的杀气与压力让一目连都感受到了威胁。

 

一目连将般若拉到身后,并给他织起风盾。

 

“吾与般若前来,只是道谢。”一目连平心静气地说着,他明白妖狐的心情,虽然妖狐差点伤了般若,他也能忍住不动怒。“不过看来来的并不是时候。吾与般若便先行告退。”

 

般若跟随一目连的脚步离开了,他回头看向妖狐,妖狐还是红着眼警戒着,想必从昨夜开始便没有合过眼。

 

会不会有一天,他的风神大人也会被消耗的如此疲惫呢?那时自己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般若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他猛地撞上风神的后背,侧头一看,荒川之主正站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纸扇轻摇,眉头微皱,看来刚才的对话他全都听到了。


“与情相关,那就是与怨相关”荒川之主收起纸扇“怕是这妖狐已经怨上阴阳师了”

 

一目连苦笑“看妖狐的样子怕是还怨上了坐收御魂的吾等。”

 

荒川之主摇摇扇子

 

“无妨”

 

“吾本也是来道谢的,不过看这狐狸的样子,怕是要错意吾是来催促大天狗再接再厉,更要火上浇油。”

 

般若安静听着两位大妖的对话,他虽然与一目连关系甚亲,却也知道分寸。

 

“罢了,吾本无意照拂旁人,御魂不齐的问题,吾向阴阳师请示,与茨木共用一套便是了。”

 

荒川之主口中的茨木,正是大江山的大妖茨木童子,也是这个寮曾经的主力战将。

 

茨木童子每天都嚷嚷着挚友挚友,可惜阴阳师不争气,就是召唤不出酒吞童子,斗技场又总见对面站着酒吞。阴阳师不忍命茨木去伤害酒吞,久而久之便放了茨木长假。

 

但阴阳师也没亏待了他,依旧好吃好喝好达摩伺候着;闲暇时间还会拎着一壶好酒,同茨木一起座谈那位迟迟不来的挚友。

 

 

“茨木童子应当不会介意,阴阳师也应该会同意的”一目连回应道。

 


评论
热度(39)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