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狗崽】归途(六)

我寮式神的成长流水账。

主CP连若,副CP狗崽。

OOC,妖狐轻微粗口、私设请注意

非常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亲,我能力有限,会尽量保证文章质量。

鞠躬ing~

=====================

第三天,般若依旧在闲暇时间带着一盒点心来陪妖狐。

 

要说这妖狐也真是深情,大天狗在里屋躺了三天,妖狐便是不眠不睡地在屋外守了三天,生怕有人叨扰大天狗休息。

 

“你他妈是不是脑子真有病——!!!!”妖狐尖锐的叫骂声划破庭园的宁静。

 

般若停下脚步,侧过身偷听不远处两只妖怪的争吵。

 

“你刚缓过来……三天水米未进,醒来第一件事情竟是要去问那阴阳师有没有什么任务可做?”妖狐气的声音都在颤抖

 

“你的大义、这个破寮的未来,就真有那么重要?!”般若听着妖狐一声比一声高的质问,竟有一丝恐惧。

 

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怕大天狗会伤害这个以下犯上的小狐狸?怕妖狐和大天狗从此分道扬镳?还是怕自己有一天也会这样去质问他的风神?

 

大天狗长叹一口气。

 

“你他妈……放小生下来。”妖狐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痛苦。

 

般若闻声急忙探出半个身子看去,只见大天狗一只手拎着妖狐的衣领,举过头顶,冷冷地仰视着妖狐。

 

妖狐死死抓着大天狗的手臂,两条腿来回蹬踏着空气。

 

“接着说啊。”大天狗的声音冷冷地,亦如他现在的表情。“怎么不说了?”

 

两只妖就这样对峙着,妖狐心高气傲,死都不示弱,还是大天狗先软了心,放妖狐下来。

 

妖狐跪坐在走廊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看来是真的很难受。大天狗一把捏住妖狐的下巴,逼迫他与自己对视,妖狐虽然处于劣势,眼神中却还是满满的不服气。

 

“你总是出言不逊,又爱沾花惹草。我若不强,哪能让你这么顺着性子行事?我若在这寮里没了话语权,有一日你闹过了头被那阴阳师拿去反魂可怎么办?”

 

哑口无言。妖狐一直天真地认为大天狗这么拼都是源于他的中二病。

 

“说啊,我不努力,你怎么办?”大天狗又问了一遍。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大天狗起身向般若的方向打出一记风袭。

 

般若被吓得松了手,点心撒了一地,两条腿像是被灌了铅,动惮不得。

 

大天狗这一击虽没有下死手,但力道也足以让般若这等小妖躺在床上缓上个两三天。

 

一道风符为般若化解了危机。

 

“谁?”大天狗循着声响看过去“稍微陪我玩玩吧?”

 

一目连拍拍惊魂未定的般若,一把将他推到更加隐蔽的地方,自己站了出去。

 

“吾无意经过此地,不巧碰上大天狗大人心情不佳”一目连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他偏头看向散落一地的点心,略带遗憾地叹气“可惜了……”

 

大天狗打量着一目连,没想到自己沉睡的这三天,一目连竟也成长到与自己齐平的六星满级。

 

还好,他是辅助,不会抢了自己的位置。

 

罢了,大天狗揉揉眉心,一醒来就闹这么一出也是够了。

 

“吾以为是有偷听之辈,便想略施惩罚”大天狗面无表情地陈述着事实“看来是误会,还真是抱歉了。”


语气中没有一丝歉意。

 

一目连心知肚明,默然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言语。

 

大天狗懒得理他,低头捏了捏妖狐软软的兽耳,去了阴阳师的方向。

 

一目连望着大天狗的背影,般若看着一目连的侧影。

 

风神大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他又被风神大人救了一次,就像大天狗时时刻刻护着妖狐一样,风神也是时时刻刻保护着自己。

 

一目连一把捞起站都站不稳的般若,小家伙是真的被吓到了,手都是凉的。

 

一目连笑笑,替他整理略显凌乱的衣服,拉着他往回走。

 

般若拉了拉一目连,并不想走。一目连看向般若,脸上仍是散不尽的温柔。

 

般若回头看向妖狐。

 

妖狐还是那样跪坐在地上,耷拉着耳朵,看不清表情。

 

“太弱小了……”般若低声说着,他看向一目连“大人,我觉得我们太弱小了。”

 

一目连看着般若,并未回答,只是在他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评论
热度(44)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