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归途(十一)

我寮式神的成长流水账。

主CP连若,副CP狗崽。

OOC,私设请注意

非常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亲,我能力有限,会尽量保证文章质量。

鞠躬ing~

==== ======== =====

 

“我确实玷污了风神大人……”

 

神与妖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般若并不否认。

 

“可风神大人从未对他的子民见死不救。”

 

般若取下绑在头侧的鬼面,捧在手上仔细观察,他看向源氏公子,笑了。

 

“很久以前,我就亲身体会过,体会过这世上绝对不能直视的两样东西。一个是太阳,它刺痛我的眼睛;另一个,就是丑陋不堪的人心。不过啊,我觉得人心比太阳可怕多了,直视人心的后果让我痛不欲生,椎心泣血,久久不能平息。”

 

 

“真丑陋啊真丑陋啊真丑陋啊……人心果然是最丑陋的……”如同着了魔一样,般若摇晃着身子不停地自言自语。

 

“明明是人类不再信任他、他才没有力量去阻断之后那些灾难……明明是为了贪得无厌的人类,他才忍痛堕落成妖怪……他那么地温柔那么地无私、你们却这样恶意揣测他……”般若抬起头,面目狰狞。他怒视眼前的人类,原本寄宿在双眸里的光芒被一片混沌取代,泪水混着血一起从浑浊不堪的眸子中滑落。

 

“你们将自己的责任撇净!!!还捕风捉影、恶意丑化风神大人!!!!”

 

一把扔掉手中的鬼面,般若猛地向源氏公子的飞奔过去、攥成拳的手直指源氏公子的心脏。

 

“明明你们才是最丑陋的!!!”

 

源氏公子松开环抱于胸口的双手,决定正面化解般若的攻击。

 

近在咫尺之时,般若却像是被咒术束缚了一样,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只剩残留的拳风轻飘飘的拂过源氏公子的胳膊。

 

“我的庭院可经不起折腾呐。”阴阳师双手比着结印的姿势,故作难相地出现在一行人面前。

 

源氏公子冷哼一声,又重新抱上双臂,他看向阴阳师,嘴角带着不屑地微笑“你不定他的身他也伤不到我。一个妖力都感觉不到的小妖能闯出什么大事。”

 

阴阳师并不理他,而是用纸扇掂起般若的下颚。他看着般若血泪交融的狰狞面容、漂亮的眸子里满是混沌,无奈地摇摇头。

 

“幸好我提前封印了般若的妖气,否则今晚的事情怕是瞒不住了。”阴阳师一脸嗔怪地看着源氏公子。“般若确实闯不出什么大祸,可不代表一目连发现自己钟爱的小妖被欺负成这样后做不出点反常的事来。”

 

阴阳师在般若面前站定,一边低声念咒一边用手指轻轻触碰小妖饱满的额头。般若像是被抽去了全身力气一般,软软地瘫倒在阴阳师怀里。

 

阴阳师搂住般若,轻轻拍着小妖的后背,在他耳边不断低语着安慰的话语,就像在安慰一个无端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温柔。暧昧的动作让旁人起了腻。

 

见般若情绪稍作缓和,阴阳师的神情也跟着放松下来。他对源氏公子说

 

“几百年前……有一个长相奇丑的妖怪。他掏心掏肺地对人类好,结果却因为外貌被人类背叛。后来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变成了现在这幅漂亮的样子。”

 

怀中的小妖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

 

“这么比喻也许有些不恰当,但他的外表与内心就像跷跷板一样。一边上升、另一边就狠狠地下坠了。”

 

阴阳师顿了顿。一只手轻轻握住般若的后脑,缓缓地来回安抚。

 

“妖怪化作恶鬼,屠杀了整个村庄。”

 

“后来恶鬼遇到了还是风神的一目连,虽然有些出入,但从结果上讲就是你听到的故事了。只不过,一目连从始至终都站在人类这一边,并没有被恶鬼迷惑。相反的,一目连安抚了恶鬼,也就有了如今乖巧的般若。”

 

阴阳师扳起般若的脸,原本神采熠熠的眸子依旧混沌不堪。阴阳师苦笑,随即腾出另一只手,向天祭出五张符咒,结成一个封闭的结界,将在场的人和妖笼罩在里面。

 

“博雅,把胳膊伸过来”

 

“你这是做什么?”源氏公子虽不解,也还是乖乖把胳膊伸了过去。

 

“自然是替你善后。”阴阳师抓过源氏公子受伤的胳膊,拿起一张小纸人在伤口处蘸取一些血液,然后向上抛出,纸人在咒术的控制下悬在了空中。

 

“多亏了你般若才变成成这样,我要把他体内因你而生的怨气都释放出来。”

 

阴阳师忽然地,很不爽地看向源氏公子——他才发现妖狐被源氏公子用咒术固定在地上。


“一晚上两个,你怎么这么喜欢欺负我的式神啊?”

 

源氏公子自知理亏,大力挠挠头发,放了妖狐。像是为自己辩解一般,他大声对阴阳师说“你的宝贝妖狐不仅打伤我,还把我的好酒全浪费啦!”

 

阴阳师哦了一声,换上一副认真地神态,他对源氏公子和妖狐比了一个禁言的动作。

 

“博雅,把受伤的胳膊藏到背后。从现在开始你们谁也不要出声。被识破了就难办了。”

 

阴阳师将一只手悬在般若背后,然后稍作用力,一张符咒从般若后背穿出。在碰触到空气的瞬间化作一团鬼火,鬼火中迸发出数张狰狞的鬼面。这些鬼面一边发出凄厉的哀嚎,一边争先恐后地扑向空中那张染有源氏公子血液的纸人。带着要将它拨筋断骨一般的恨意、将纸人撕成碎片。之后又像是还不解恨一般,一张张鬼面在结界内横冲直撞,直至撞到结界边缘,被阴阳师的力量击溃,才不甘地消散在月色之中。

 

阴阳师以饶有兴趣地看完了全程,他低头对渐渐恢复神智的般若轻声说

 

“没事了,什么都不用怕,有我在。”

 

怀里的小妖摇晃着身子,一脸厌烦地推开阴阳师。他小心翼翼地擦去脸上的血污,然后眨眨眼,漂亮的眸子恢复了往日的清澈。

 

“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模仿风神大人,好恶心。”

 

“我本以为这样最能安抚你。”阴阳师耸耸肩,目含笑意“不过从结果上看来,即使是相同的行为,不是一目连来做的话对你也是起不到任何安抚作用呢。”

 

假装没看到般若投来的厌恶表情,阴阳师轻摇纸扇,对源氏公子缓缓笑开。“幸亏我提前封印了般若的妖气,否则这会怕是一目连已经顺着他失控妖气找上你了。但是之后般若如果向一目连告状,我可就不管你了哦。”

 

“般若要是告状,我就把你今晚对般若的这些恶心的举动都抖落出来。”源氏公子回击道。

 

阴阳师指着一地的纸屑,挖苦道“你不该谢我的吗?我可是好好帮你善后了呀。”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源氏公子转头看向般若。此刻他终于感受到般若的妖力,虽不强大但也不容忽视。

 

“你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封印的我?”般若质问阴阳师。“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一目连的过去被恶意歪曲,自己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封印,不仅被阴阳师揩了油,还被他当众揭了老底,般若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你可是自愿喝下今晚那杯酒的。”阴阳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般若,你也理应谢我。最近你情绪波动很大,若我不做些准备,提前封了你的妖力,恐怕你失控的妖力已经被一目连发现了,那可是真要让劳累一天的一目连又多了不少担忧呢。”

 

般若切了一声,他越来越不喜欢这个狡猾的阴阳师了。

 

唔,也不讨厌就是了。

 

阴阳师走向被妖狐的风刃击伤的树木,饶有兴趣地观赏着树干上深深的切口,自言自语道“我的式神,每一个都是我的骄傲,都有着别人无法比肩的优点。”他看向源氏公子,满面笑意。“虽然他们现在很弱小,但你要不要带他们去磨炼一番?亲自将雏鸟培养成雄鹰的过程是非常美妙的。”


评论(6)
热度(30)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