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归途(十五)(十六)

我寮式神的成长流水账。

主CP连若,一句话狗崽。

OOC,私设请注意

非常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亲,我能力有限,会尽量保证文章质量。

鞠躬ing~

==== ===== ====

(十五)

“般若,如若不是今日出此下策,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时间好像静止一般,直到一声抽泣打破沉寂,般若死死咬住嘴唇不让更多的声音流出来。一目连看的心疼,连忙抱起他,轻轻拍着小妖不住颤抖的背。

 

般若无助地抓紧一目连的衣袖、整个身体蜷在一起,死命地往对方怀里钻。感情再也不受控制,般若蜷在一目连怀里,大声哭了。

 

“般若,什么都不用怕。有我在。”一目连搂紧怀中的小妖,语气中五分焦急五分自责。

 

“我一直在,别怕。”

 

般若哭了半夜、一目连哄了他半夜。后半夜兴许是哭累了,兴许是眼泪耗尽了,怀中的小妖只剩不停地颤抖,一目连长叹,找了一个双方都舒适的姿势,重新躺回柔软的床铺。

 

他们就这样抱着,各怀心事,一夜无眠。直到清晨破晓的阳光冲破地平线,般若猛地伸手环住一目连的脖颈,焦躁地与他交换一个早安的吻。

 

然后般若就像无事发生过一样,笑意盈盈地黏在一目连颈窝,用柔软蓬松的头发来回蹭着他。

 

小家伙喜怒无常的样子一目连并不陌生,一目连顺着般若的性子,脸颊回蹭着小家伙的脑袋。

 

“般若,今天我哪也不去,像以前一样陪着你好不好?”

 

般若抬起头,灵动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七分期待三分质疑。

 

一目连笑笑,重新把小家伙揉进怀里。

 

一目连在般若面前从不食言,他先是带着般若去阴阳师那里推了今日的任务,然后当众抱起般若,穿过庭院,去了惠比寿的方向。

 

大家都知道一目连和般若的关系,却也没见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高调,一路上引起无数大小式神低声的惊呼和各种打量的目光,般若害羞的红了脸,一目连则一脸坦然地接受旁人目光的洗礼,还不时亲腻地在般若耳边私语。终于到了惠比寿那里,般若涨红了小脸挣扎着从一目连怀里跳出来,惹得老爷子呵呵直笑。

 

般若乖巧地蹲坐在鲤鱼旗旁边接受治疗,无聊了便戳戳旗杆。

 

一目连看着般若身上的淤痕一点一点消失不见,神情也跟着放松下来。惠比寿斜眼瞥视着一目连,像是在迟疑着什么,几次欲言又止

 

“一目连大人啊,老朽今日可能有些多言。”

 

“请说。”

 

“老朽平时坐在这庭院中,偶尔也能看到这孩子,嘻嘻闹闹的很是可爱。可偶尔的,这孩子的眼神中总有飘忽不定的闪烁,一开始老朽自以为是眼花,可久了便也看的真切,他像是在害怕什么似的,您有什么思绪吗?”

 

枕边人的小心思他怎会不知。一目连苦笑,带着一丝无可奈何。他将碎发重新捋过耳后,看着惠比寿,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都会好的。”

 

 

是夜。一目连和般若依偎在房间里,眼前是一轮明月光,耳边飘荡着舒缓如流泉的笛声——源氏公子约了大天狗和万年竹在庭院里赏月吹笛。

 

“般若,别再编了,我的头发都被你玩的打结了。”

 

小家伙嘟着嘴,松开了手,又不解气似的,胡乱解开了刚刚绑好的麻花辫,动作太过用力惹得一目连皱了眉。

 

算了,他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般若,今晚要去吗?”

 

般若歪头看着一目连,一时没弄清他在问什么。

 

“今夜,要去修行吗?”

 

小家伙噘着嘴往一目连怀里钻了钻,然后又摇摇头,小声嘟囔着要去。

 

“我也想保护您,想站在您身边,而不是身后。”

 

一目连蹭蹭般若的脑袋,轻声说知道了,便拿起放在身边的织羽,准备一同去,却被般若拦下。一目连看着他,温柔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疑惑。

 

“已经很晚了,我自己去就好,您……还是不要去了。”

 

一目连叹气,不言不语地应允。

 

般若走到门口,回头看向一目连,心倏地沉了下去。

 

一目连坐在蒲团上,无悲无喜地看向自己。眼神如那晚一样。

 

那晚一目连终于承认自己被遗忘的事实。他不甘地向天长叹,然后看向般若,那眼神与现在一模一样。

他问般若,会不会有一天也离开他,然后忘了他。

 

“我不会离开您的”那时般若坚定的说

 

般若攥紧拳头,目光坚定。他看向一目连,一字一句的吐出和那日一样的誓言

 

“风神大人,般若绝对不会离开您的。”

 

一目连笑笑,他说

 

“我知道”

 

然后一目连又换上了一种般若解读不出的神情,他对他说。

 

“般若,我等你。”



(十六)

 

般若进入结界的时候妖狐正对着木桩子突突,对于般若的到来妖狐显得很是惊讶。

 

“小生还以为今夜你也不来了呢,奇怪?一目连呢?你黏他黏得那么厉害。”

 

“我是来修行的,又不是来谈恋爱的。你不是也不带着大天狗吗?”

 

妖狐看般若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心想这小鬼难不成是和一目连拌嘴了,明明早上还满庭院的秀恩爱,啧啧。

 

妖狐盘腿坐下,伸手示意般若也来坐下。他把毛茸茸的大尾巴甩向般若

 

“来来来,高兴点。小生的尾巴给你玩。”

 

妖狐手支着下巴,乐呵呵地盯着般若,这小鬼平时总是作威作福的,心事重重的样子可真是少见,不多看两眼可惜了。

 

“小鬼啊,你这是怕什么呢?”

 

般若一惊,他想起之前阴阳师也问过自己在怕什么。般若揉捏着妖狐的大尾巴,其实他知道答案,答案就在眼前,隔着一层雾,只是他不想去探知。

 

“啊……这都是小生的猜测啊”妖狐余光瞥向般若、看小家伙没有拒绝的意思便继续说下去了

 

“小鬼你是不是在害怕一目连啊?”

 

“诶?我怕风神大人做什么?”

 

“啊……就是小生的感觉啦”妖狐晃动着耳朵“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来着?”

 

般若放下狐狸尾巴,掰着指头数了起来

 

果然没几年啊、妖狐心想

 

“大概……几百年了吧,我实在记不得了。”

 

妖狐翻了一个大白眼,几百年了你用十个手指头去数!

 

“小生还以为你们没有几年呢。你对他总是客客气气的。”

 

“诶?”妖狐的话引起了般若的注意,他皱着眉等待妖狐之后的语言。

 

“小鬼啊、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真没发觉啊。你家那位大人对外总是寡言少语的、也就在你这开了话匣子;偶尔金口一开也总是和狗子一样端着个架子,吾啊~汝啊~地叨叨叨,一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可他对你从不摆架子,今天更是破天荒地高调秀恩爱,一副要向全寮上下表明你属于他的意思。你倒好,张口大人,闭口您地叫着,非得在你俩中间搞点距离。”

 

妖狐看般若眼中的光芒淡了下去,像是躲避什么似的。般若把脸埋进妖狐的尾巴里。

 

“小生一直以为你们在一起没多少年呢,所以也没多想。可这都几百年的时光了,小鬼你为什么还这么做啊?你不能真的没发觉吧?”

 

般若揉搓着妖狐的尾巴,许久,他才支支吾吾地小声嘀咕道“我并没有怕风神大人,我只是习惯了站在他背后。”

 

“我……我曾经被人类狠狠的背叛过……我虽然恨那人,但事后我在想……如果当时我忍住了,没有主动去找他,没有去改变什么呢?”

 

妖狐听着般若的自述,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所以呢?”他问般若。“所以你怕的是改变?”

 

“我很纠结,我不想总在风神大神身后,我也想保护他,站在他身边。可如果真的改变了……”

 

“你担心有所改变后一目连会和那人类一样,不再需要你?甚至背离你?”

 

“……”般若抱紧了妖狐的尾巴

 

“归根究底,你的害怕,你的疏远,是源于你对一目连的不完全信任?对吗?”

 

回答妖狐的是般若的沉默不语。

 

妖狐突然有些生气。

 

“小鬼。”妖狐起身,收回毛茸茸的大尾巴。他俯视着般若,脸上像是附上一层冰霜一样冷酷。“你想表达什么?”

 

“你受过伤?所以你无法再次敞开心扉?没法完整的去爱别人?没法去完整地去接纳别人?”

 

“诶?”般若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所以啊,你是来找来找小生认同你的吗?”

 

“请原谅你吧!你有不幸的过去!所以认同你吧!你有充足的理由无法完全地去相信一目连。”

 

般若想要反驳,妖狐用纸扇指向般若的鼻尖,逼迫他闭嘴。

 

“坠地之鸟、顾影自怜。小鬼,你一点都不可怜。可怜的是一目连。”

 

“谁都有不可讲,谁都有不可见的回忆。但你却把自己的过去当做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消耗一目连对你的感情,毫无悔意。”

 

“小鬼、你太无聊了。小鬼、你太自私了。”

 

“他为了你离开了神社、他放弃了信仰只为守护你一生。你给了他什么?身体?时间?”

 

“他处处为你、你为他做过什么?”

 

“小生一直认为他身上那种无法抹去的寂寞感是他的过去的投影,可现在看来、他最在乎的你却从未信任过他,还疏远他,你说他有多寂寞。”

 

“你说他有多绝望——”

 

一口气质问了这么多,妖狐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他调整好呼吸,拉着般若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拽起、强迫般若与自己面对面,妖狐狠狠逼视着般若,一字一句地说

 

“你有多可耻,他就有多可怜。”

 

般若怔怔地站在原地、妖狐的话像一把沉重的锤子、一下一下地、把他的精心装扮的伪装敲碎,露出一直被雪藏的阴暗面与明知故犯,这些不愿为人知的事实被这样突然地暴露在空气之中,般若一时惊慌失措,他害怕地发抖,他不知如何是好。

 

一目连温柔的话语回荡在他耳边。

 

般若、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我一直在、别怕。

 

般若、我等你。

 

我等你。

 

 

何其丑陋,何其自私,何其懦弱的自己。

 

可又是何其荣幸,一目连一直都在等他醒悟。

 

 

“还他妈站在这里干什么!!!去找他啊!!!去向他道歉啊!!!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吗!!!”

 




评论
热度(25)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