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城市(二)

现代师生paro
================

(二)

 

“旁人的看法与你无关,相信自己是对的就好……”青行灯重复着一目连曾经说出的话语,不禁莞尔。“还真是老师为了给懵懂的学生建造一个美好的幻想,才能说出的空话呢。”她用笔指向坐在对面的金发青年,问“你是怎么看这句话的?”

 

“他的这句话成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精神明灯。”般若苦笑着摇摇头“也是近几年,我才完完整整地明白过来,这只不过是一句理想主义的空谈而已。”说罢,他用手指缓缓按揉着眉骨与太阳穴,当手从脸上撤离后,般若展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要纠结这一点了,我们继续说吧。”

 

 

 

那之后我们保持着一周两节家教课的节奏,与其说是上课,也就一小部分的时间在学习。毕竟我只是上课不走心,而不是真的学不懂。一目连也问过我为什么上课不好好学习非要找家教。我则是笑嘻嘻地告诉他,好不容易才碰到他这么个知音,自然要找个正当理由,霸占他的时间和他多聊聊。

 

对于这个回答,一目连自然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提醒我不要乱花父母的钱。不过嘛,我肯定是听不进去的。

 

某日课间我故意装作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去找一目连。我向他诉苦说自己失恋了。想借着下次家教的时间去个远点的地方散散心。

 

一目连大概是看我可怜,便答应了。

 

 

 

 

那日一目连比约定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到达赴约地点。他坐在等车席上靠刷微博消磨时间,眼前突然投下一片阴影。一目连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大腿和迎风飘摆的百褶裙,从他这个角度,只要风一吹就能看见裙底的……

 

他赶紧低下了头。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不注意吗?一目连心想。

 

他继续低头看手机,可身前的女孩子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是想坐下吗?一目连看了下旁边的座位都坐满了人。于是他低着头起身,并轻声说了句“请坐”,却听到对方“噗嗤”一声窃笑。

 

一目连皱了眉,他抬眼看向女孩子,更是眉头紧锁了。

 

精致漂亮的脸蛋,清爽利落的金色短发。

 

好看,可爱。

 

可这姑娘怎么这么眼熟?

 

一目连陷入了沉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师你的表情太有趣了!!!”

 

 

 

 

 

“你穿女装的样子,一定是非常可爱的吧。”青行灯淡淡地笑着,对面这个人生的漂亮,是那种站大街上绝对备受关注的类型。

 

般若一点也不谦虚,笑眯眯地向嘴里送了一块蛋糕“是的哦,超有回头率的那种。那天一目连被各种男人用羡慕的眼光注视了很多次呢。”

 

“不过其实啊……”般若擦掉嘴边的奶油“我其实没有交过女朋友的,那只不过是想约他出去而编的理由而已。”

 

 

 

 

 

 

 

 

师生二人并排坐在开往郊区的长途车上,一目连平息着刚才的尴尬,没好气地看向坐在身边的人。

 

般若对此不以为然。他轻哼着小调,掏出手机与臭着一张脸的一目连合影,调好图片效果后又像是炫耀似的把照片展示给一目连。

 

“怎样?我是不是比你见过的女孩子都可爱?”

 

一目连转过头,并不想理他。

 

“哎呀连老师不要这么生气嘛!我毕竟被甩了嘛。所以想了解一下这帮女孩子成天到底都在想什么,所以就从外表先变成女孩子啦!”般若随口编了一个烂理由,见一目连还是一副不想搭话的样子,般若只得轻轻拽住一目连的衣袖,用软绵绵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道歉。


所幸,对方是一个温和没什么脾气的人,否则这场出游算是要泡汤了。


十月的郊区不同于高楼林立、五光十色的城市;所见之处尽是一片空荡荡的金黄,唯有零零散散的几户人家,以简单的色彩点缀着金色的世界。般若对这些风景并不感兴趣,再加上秋蝉在树上长鸣,更是给他平添了一份烦躁。

 

“啊……好没意思。”般若不禁抱怨。

 

吵吵着要来的是他,说没意思的还是他。一目连看着身边这个孩子气的小家伙,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掏出手机,从地图上找一些看起来有趣的店铺。商量过后二人决定去两站地以外的一家蛋糕房消磨时间。

 

般若吃着蛋糕,甜甜的味道终于让他心情好了一些。一目连见他吃的开心,便把自己的蛋糕推给他。

 

“老师不吃吗?”

 

“我不是很喜欢甜食,你既然喜欢,就都吃下吧。”

 

“诶~老师真会照顾人呢,谁要是当了老师的女朋友一定超级幸福。”

 

一目连笑笑,并没有接话。

 

般若右手撑住下巴,漫不经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打着小九九。直到一目连提醒他蛋糕已经被左手握着的塑料叉子戳毁了形状,他才回过神。

 

“话说连老师,你的眼睛?”般若指向自己的右眼“为什么总挡住呀,这样会看不清东西的吧。”

 

“这个呀?这只眼睛本就看不见东西了。”一目连拿起桌上的红茶,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的轻松。他抿了一口红茶,然后看向般若,笑了。

 

“你这孩子净喜欢问别人隐私。”

 

“唔,那也不用挡上呀。”般若像是没有听见对方的责备一样,他将身子向前探去,直勾勾地看着一目连。

 

“能给我看看吗?刘海下面的眼睛。”

 

一目连笑着叹气,说了一句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便扬起了前发。

 

长长的、淡红色的疤痕,随着黯淡无光的眼睛缓缓合上,般若看清了全貌——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伤所造成的伤痕,从眉骨划过眼眶,一直延至太阳穴。

 

“这是……怎么弄的啊?”口气中带着心疼与惋惜。

 

“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和家人出远门的时候,碰上了一些意外情况。当时我想也没想便挡在了家人前面,结果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情况了。”一目连放下前发,云淡风轻地说着,口气中听不出他对这件事有任何的后悔或是后怕。

 

“明明是这么严重又可怕的伤,老师却说的如此轻松,感觉是不是有些过分勇敢了呢。”

 

对此一目连摇摇头,“我并不是什么勇敢的人。只不过于我而言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家人,我自然要竭尽全力去保护他们。”

 

般若哦了一声便懒懒的趴在桌子上,他若有所思地盯着一目连,突然地,他无比认真地说

 

“老师,你真好看。”

 

一目连被这突如其来的夸奖弄红了脸,一时间目光竟是不知放在哪里才好。他小声说了句般若才是生的漂亮。

 

般若摇摇头“不一样哦,老师的好看是由心而生的,好看的让人心生向往,就像神灵一样。我的好看也就是皮相,啊不过嘛,我长得确实超级可爱的!”说完还附上一个甜美的笑容。

 

一目连被般若孩子气的样子逗笑了

 

“说你生的漂亮,你还真不客气地接住了啊。”

 

“那是自然!我最自豪的就是这张脸了。不过啊……”

 

般若探过身子,两个人的脸贴的很近,一目连下意识地向后坐正。般若则扬起手摸向一目连前发下面隐藏的疤,笑了

 

“还是老师更好看。”

 

 

 

 

 

“是太宰治吧!”般若小步走在回程的路上,他问一目连“那个写《女生徒》的作家!”

 

“恩,我记得是。”

 

“那里面好像有一句什么来着,老师连我的内衣有什么刺绣都不知道。”般若食指抵在唇边,努力回想着“具体怎么说我忘了,你说那女人到底什么心态啊?”

 

“自然是喜欢那个老师吧。”

 

“哇,你比我这个穿女装的都清楚呢!”

 

“……”

 

“哎,女人心思真是细腻,不过我喜欢一个女孩子确实会想看她的内衣呢。啊不对!不喜欢的也想看啊。”

 

一目连笑出了声音。他身边的男孩子正毫无忌惮地散发着青春期独有的天真与活力,不禁让他回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原来女孩子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竟会这么不自重,甚至想给他看自己的内衣。”

 

“生物都是一样的,对异性产生好感后,自然就想用尽方法去吸引对方。”

 

“那……对同性有了好感呢?”

 

一目连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他略带诧异地侧头看向般若,般若则抓准时机踮起脚吻了一目连。

 

蜻蜓点水的吻,充满了试探与不安。

 

“那……对同性有了好感呢?”般若缓缓张开双眼,又问了一遍。

 

风扬起他们的头发。

 

 

 

 

 

 

“那时一目连的反应是我意料之外又惊喜万分的——他只是震惊,并没有厌恶我。于是我开始了一次自顾自地告白,带着青春期才有的独断专行与不计后果。”

 

青行灯停了笔,绛红色的笔杆在纤细的手指间来回转动,似乎是在想象当时的画面,她开口问般若

 

“当时一目连定是被吓到了吧。”

 

般若大力点头。

 

“那之后路程我们相对无言。长途车上我假装睡着,迷糊糊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我感觉一目连是真的紧张坏了,紧绷着身体,即使手机响了也都没敢接。”

 

“他并没有拒绝我。”明明是开心的事情,般若却皱了眉。

 

青行灯为这段故事结下了句号。她看向般若,后者很舒适地靠在沙发背上,扬着头,不时转动着眼睛,时而微笑,时而苦笑。大概还沉浸在回忆中吧。

 

青行灯便不打扰,她翻着刚刚的谈话记录,时不时地在一些地方落下注释。

 

“般若,很抱歉打扰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那天要穿女装吗?”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般若依旧保持着舒适的姿态,扬着下巴回答青行灯的问题

 

“只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他。那时我真的有想过,如果我是个女孩子,这一切会不会就很顺利了?”般若自嘲地笑了。

 

“我,很蠢吧?”


评论
热度(36)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