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城市(三)


现代师生paro 生物老师连X高中生般若

====================================


side➡️一目连

 

“你还是一如既往准时呢。”青行灯对一目连笑笑,抬手看向腕表,自己比约定时间晚了三分钟。

 

“让我猜猜,不会又是提前半小时就到了吧?”

 

“学姐想多了。”一目连放下手中的书本起身,为青行灯拉开椅子。青行灯笑着谢过他的体贴。她抬眼看向自己这个小学弟——这个人柔和的脸上永远浮着一层浅浅的笑意。

 

两人相对坐好,青行灯叫来服务生,点了一杯饮品后便从手包里掏出纸笔,然后对一目连说

 

“都是成年人了,基于不浪费时间的原则上,有些事情我们开门见山地说吧。”

 

对此一目连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若有所思地打点点头。他全当今日只是叙旧,没想到对方却是带着明确的目的而来。

 

青行灯料到了他的反应,自顾自地在纸上落下日期,然后吐出了一个名字

 

“般若。”

 

一目连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青行灯细心地捕捉到了他一瞬间的惊讶和戒备。

 

“愿意和我谈谈你们的故事吗?”青行灯向一目连递出名片。

 

一目连礼节性的收下名片看上一眼,然后夹进了钱包里。

 

“学姐是怎么知道的?”一目连露出一丝苦笑,似乎是否定自己一般,他摇摇头,缓缓开口道“算了,如何得知并不重要。但是实在是抱歉。如果学姐今日是来询问我们之间的事情,我想我有拒绝的权力。”

 

一目连从容不迫地将书本合上装进包里,轻声道了一句抱歉,便要起身离开。

 

“妖刀去世了。”青行灯平淡地说。

 

如若不是注意到了她不住颤抖的手指,一目连真的以为她对此毫不介怀。

 

“我们的关系被她的家人知道了。她的家人认为我们之间的感情是错误的,因此她被家人强行软禁起来,不断逼她否定与我的感情。”青行灯苦笑“你知道她的性格的,后来她患了抑郁,自杀了。”青行灯抚摸着手中的钢笔,她看向一目连,对方眼眉低垂,紧抿着嘴唇一语不发。

 

“据说她留给我一封信,可惜被她的家人毁掉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不知她具体何时去世、葬在哪里……到头来我们之间的信物只有这一支钢笔。不过到现在,我依然不觉得我们的两情相悦有什么错误。”

 

青行灯自嘲地笑了“现在坐在这里的,是一个抱着愚蠢想法的,无聊女人。我想用这支钢笔做些什么,期待自己无为的努力,能够稍稍撼动旁人的看法,从而改变那些与我们相似的人的命运。”

她看向一目连,眼神中带着一丝恳请

 

“发布时我会匿名的。绝不会影响到你家人的生活。”

 

“我很抱歉。”一目连长叹一口气,重新坐回座位上。

 

“一开始我只把般若当做一个普通的学生,所以太之前的事情我并不记得。对他的回忆只有在被表白后的事情。”

 

 

“那时我自欺欺人地认为那场告白是般若的恶作剧,所以我并没有推掉之后的家教课,对于般若时不时地暧昧的试探我也只是装作没有注意。我们就这样纠缠到了那一天。”

 

“哪一天?”

 

“那一年的11月11日。”一目连低下头,眼中揉进一丝温度“很巧,我们是同一天生日。”

 

 

 

 

 

那天的家教课上般若很反常,不知该说是心不在焉,还是说故意为之。一些简单地知识点都要向他反复讲解多次后,他才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期间一目连接过两次家人的电话,大意是要他早些结束课程,回家与家人一起庆祝生日的催促。可般若像是拿准了一目连的性子似的,硬是靠学不会拖延时间,直到晚上八点多,般若才一副开窍了的样子。

 

“连老师可真是好脾气。”般若得心应手般地做出了最难的一道题,然后拿起习题册展示给一目连“连老师早就知道我是在装不懂吧,却不拆穿我,还认真地一遍遍地教我,真是温柔呢。”

 

“连老师都不生气的吗?我明明拖着你没法和家人一起吃晚饭了呢。”

 

般若看着嘴角仍挂有浅笑着的一目连,收起习题册。

 

“不管内心在想什么,连老师总是一副微笑的样子。不过嘛,我最初就是连老师这点吸引的。”

 

“般若,不要总说一些奇怪的话。”一目连耐着性子,以一个老师的口气说道。

 

般若无所谓的耸肩,他叫来服务员,点了一个小蛋糕,推到了一目连面前。

 

“反正是没法陪家人一起吃晚饭了,不如我来陪你过生日。”说完便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礼物盒一同递了过去。“今天是老师的生日吧?我应该没有打探错。”

 

一目连看着桌上的蛋糕和礼物盒,并没有想要接受的意思。对此般若只是笑笑。也对,再好脾气的人也承受不住他人这样接二连三的故意为之的举动。

 

“那一向爱护学生的连老师,就当是为我这个问题学生庆祝生日吧。”般若笑意盈盈地对上一目连略惊讶的神情“巧不巧?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那天我们虽然是各怀心事,但还是互道祝福,一同庆了生日。”一目连伸出左手,中指上套着一枚银质指环。“那时的记忆并不是很清晰,依稀记得般若向我抱怨自己没有得到生日礼物,吵着明年让我给他补上。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太不诚实了。如果真的不在意他,我怎么会容忍他一拖再拖,甚至顺着他的性子,陪他过生日。”

 

青行灯看着对方手指上的那枚戒指,问“这是那天般若送你的礼物?”

 

“恩。”一目连反复翻转着手背与手心,指环在灯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晕。“那时般若告诉我这是一对情侣戒,等我喜欢上他后,一定要带上。当时我是万般拒绝的,可抵不过小家伙的脾气,也只好收下。”说罢,他握紧拳头,长叹一口气,眼神中尽是遗憾

 

“后来我终于戴上了这枚戒指,可般若却走了。”

 

一目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试探性地开口问到

 

“学姐,你是不是见过般若了?”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青行灯淡淡地问着,她低着头,手指在钢笔杆上缓缓地反复游走。

 

“果然……”一目连像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一般,他对青行灯说“果然是见过的吧。因为如果只有我单方面叙述,故事是不完整的。不完整的故事,对学姐没有意义。不是吗?”

 

一目连倾身向前,诚恳地问道“请告诉我,般若,是不是回来了?”

 

青行灯抬头对上一目连充满期待的眼睛,然后摇摇头,语气中带着歉意。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确实和他有交谈,不过是在网络上。他现在在哪里,我并不清楚。”

 

 

 

 


评论
热度(33)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