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城市(四)

现代师生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声般若

 =====================

 

side➡️般若。

 

“啊啦,真是漂亮的戒指呢。”青行灯夸奖着“新买的吗?”

 

般若摇摇头,他看向手上的戒指,缓缓说道“这是老物件了,我把它一直留在这边的家里。这次回来,也是想把它带走。”

 

青行灯点点头,那枚戒指和一目连的一模一样,她自然是认得的,装作不知只是不了解分别多年二人对彼此到底还抱有怎样的念头。


“我见过一目连了。”青行灯试探性地发话,她细细捕捉着般若的反应,然而对方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像是听到一件与他毫不相关的事情一样。这让青行灯反而感到尴尬,一时间二人陷入了沉默。

 

良久,还是般若先开了口。

 

“他过得好吗?”

 

青行灯摇摇头“还是老样子,不过可以看得出来,他很想你。”

 

般若莞尔,他摇晃着杯中的红茶。

 

“要见他吗?”青行灯问他。

 

对此般若只是摇摇头

 

“见了又能怎样呢?”

 

 

 

我与一目连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转眼已经到了高二下学期。那时我喜欢在放学后趴在教室的窗台上,目送他离校的背影。感觉只有看到他离开后这一天才算是完整的度过。可那天都过了7点了,还是没有看到他的背影——我确信我并没有错过他的背影。

 

天渐渐黑了,我有些担心,便离开教室去找他。我起先找的是他的办公室,运气不错,他就在那里。

 

他像是在做什么研究一样,很认真的盯着电脑屏幕敲敲打打。我大步走到他身后,他竟没有察觉;别说是我了,他的手机亮了,他也没有发现。

 

到底是在做什么才能让他这么专心,抱着这样地好奇心我悄悄探向他的屏幕——原来是在写学术论文,大人的世界真是麻烦。然而我又定睛一看,他研究的内容实在是……

 

 


 

“动物世界中同·性·恋比例之高,绝对超乎常人想象。这种情况在大自然中非常普遍。”般若带着一丝调侃的语气念着屏幕上的句子。

 

一目连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老师的研究内容还真是有意思呢。”般若边说着,边抓牢对方座椅的扶手,从容不迫地跪在地上。一目连被他的举动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抓住般若的双肩,要把他从地上扶起来。

 

“我做下面。”般若看向一目连,眼神明亮又危险。他见一目连停了动作却没有回应,于是又说了一遍“连老师,我说,我做下面的那个。愿意接受我吗?”说完左手比了一个圈,右手食指从那个圈里穿入穿出。

 

这下装傻是行不通的了。一目连索性换了话题

 

“你该回家了,家人不担心吗?”

 

般若噗嗤一笑“我家人都在海外,连老师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一目连也不打算继续和他周旋,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准备把他从地上提起来。不料般若却先他一步发了力,双手抓住一目连的手腕,将他的手送到唇边轻轻一吻。


出其不意的动作暧昧惹得一目连不禁绷直了身体;他想要撤手,般若却加强力度不让他如愿。

 

少年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他双手捧着一目连的手在自己脸上来回抚摸,一双眼噙着暧昧的笑意。

 

“不接受我,我就跪在地上不起来哦。”

 

“……”

 

一目连从未想过自己竟会被眼前的少年逼到如此绝境,他看着般若精致如天使的面庞,却只能想到那唆使亚当夏娃偷食禁果的毒蛇。

 

“般若,不要胡闹了。 ”

 

“Memory”


仅仅是一个简短的单词,却让一目连绷紧了神经。般若很满意地看着一目连的反应,笑着问道“Memory,老师大学期间经常去的吧?那个同性酒吧。”

 

“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后我就没有再去过了。”一目连摇了摇头“你不要乱想。”


“连老师真是一点都不诚实呢。”般若无趣的长叹,他玩弄着一目连的手,然后又抬眼看向那一脸紧张的人。

 

“老师做过吗?那种事。”

 

问题像是投入水中的石子,久久得不到答案。般若收回视线,重新落到一目连的手上,柔软的唇瓣反复游走在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最后索性将手指含进嘴里。灵巧的舌头贴着手指缓缓打着圈,时重时轻的吸允声伴随着愈发沉重的呼吸声一同回响在空荡的办公室里。少年那双饱含情欲的双眼一眨一眨地望着一目连,直到看到对方故作镇定地的脸染上了绯红,般若才坏笑着放过他的手指。

 

“连老师总是这样狡猾,又不拒绝我,又不回应我。”般若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食指在眼角处轻轻拂过,像是要擦去不存在的眼泪似的。

 

“接受我嘛,我的膝盖都跪疼了。”他晃着一目连的手,撒娇道“你明明对我动了情的。”

 

一目连抽回手,这次般若没有阻止。他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调整姿态,正对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及其严肃地说

 

“般若,我们都是男人。你必须认清这点。”

 

然而少年只是无所谓的笑笑,他将身子前倾,双肘架在一目连腿上,一目连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却被少年狠狠地压住大腿。

 

二人相对无言,整个办公室只有头顶白炽灯偶尔发出的、细小的电流音证明着时间的流动。

 

“都是男人又怎么了?”般若少见地,用着认真的语气发问,然后又像是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转而变回了笑眯眯的样子。

 

“这不是什么可以称为问题的事情。”

 

他拽着一目连的领带起身,一条腿生硬的挤进对方双腿之间。般若用饱含笑意的双眼牢牢地盯着眼前的人,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向电脑屏幕,笑了。

 

“与其一个人在这里研究动物界中的同性问题,不如我们一起研究一下上次您没有回答出我的问题吧。”说着,柔弱无骨的双臂便环住了一目连的脖子,双唇贴在对方耳边,像是吐气一般轻盈地说出令人羞耻的问题

 

“男人交合的时候,后面也是温热濡湿的么?”

 

一目连偏过头并不回答。般若便加大了攻势,柔软的唇瓣顺着耳后的皮肤缓缓地滑至脖子,在对方突突狂跳的颈动脉上轻轻落下一个吻,然后撒娇似的催促着

 

“告诉我嘛,后面是什么样的?老师从不拒绝我的。”

 

见一目连仍不言语,般若又重复了一遍。

 

“老师从来都没有拒绝过我的。不是吗?”

 

一目连仍是沉默不语。但剧烈的心跳和不断吞咽口水的小动作早已出卖了他表面的冷静。

 

“难不成老师也不知道答案?那不如我们在这里探讨一下如何?”说着那手便伸向一目连的腰带,被后者强硬地制止了。

 

“……”

 

“连老师更喜欢看我先脱?”

 

“天晚了,你该回家了。”一目连的语气还是那么严厉,却隐隐有一种无措的感觉。

 

般若撇撇嘴,对方总是在关键时刻突然刹闸。他看着一目连涨红了一张脸却还极力摆出一副冷静自持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音。

 

“今天就不欺负你了。”他用食指抵住一目连的唇“不过嘛,天晚了,老师能否送我回去呢?”

 

“……”一目连似乎还在想着要用什么理由拒绝,般若却开口道

 

“跪的膝盖好疼,走路都不稳啦。连老师最好了,送我这个可怜的学生回家嘛~”

 

“……好。”

 


评论(2)
热度(35)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