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城市(五)

现代师生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生般若

===============

side➡️一目连

 

 

“有一点我不太明白。”青行灯翻阅着之前的记录“那时你到底喜不喜欢那孩子?”

 

“喜欢。”一目连毫不犹豫地回答“非常喜欢。”

 

“学姐可玩过拼图?”他问青行灯。双手悬在空中比划着拼图的大小。“小心翼翼,不辞辛苦,可是拼到最后,才发现整张拼图有一块怎么也找不到了。那种失落感,学姐感受过吗?”

 

“成年后我一直有那种感觉,那种失落感成了我最大的困扰——从小到大,我在无数选择中一点一点拼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可感情的拼图碎片却怎样都找不到,那个人迟迟不曾出现。那种缺失的感觉让我焦躁不安。那时遇到般若,虽然只是简单的几次接触,我却非常确定只有他可以填补那块缺失。所以自然的,能顺着的他的事情我都想顺着他。我拒绝不了他。”

 

“原来是这样。这样有些事情就能说得通了。”青行灯翻开记录的前几页,将曾经的笔记重重划掉,她用笔尖指向坐在对面的人,带着几分气愤。“一目连,前几日见面时,你对我说谎了吧。你说你自欺欺人的认为那场告白是般若的恶作剧;但其实正相反,真实的情况是,你无比期待那是般若的真心话。这样想来你后期没有推掉家教课的行为才合情合理。”

 

“其实也许早于般若告白之前,你就期待他能对你有所试探。我想的对吗?”

 

“是的。我很抱歉。”一目连合上眼睛。

 

“罢了。”青行灯无奈的叹气“既然这样喜欢他,又为什么不干脆一点,接受他就好了呢?”

 

“不可能有结果的”一目连缓缓睁开眼睛,语气中充满了疲惫与无奈。“现实摆在那里,我想不出未来。我能做到的,只是顺着他,力所能及地去保护他。等他毕业后,见不到我,大概也就渐渐地把我忘了——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结局。”

 

“现实这么残酷的东西,他在未来,一点点地明白就好。”

 

“我原本是这么希望的。”

 

 


 

那孩子的举动越来越大胆,甚至在学校也开始明目张胆地做一些暧昧的事情。我非常严肃地制止过,不过那孩子只是狡黠一笑,并不理睬。自然地,学校开始有了一些流言蜚语,不过只要我咬紧牙关,什么都还能隐藏过去。

 

那日我被传唤到校长室。校长说要与我谈了一些有关为人师表,与学生保持距离的问题。一瞬间我感到所有的血液都倒流回心脏,手脚麻木而冰冷,只剩心脏如同快要跳出胸腔一般剧烈跳动着。我担心谈话与般若有关;担心那孩子会不会因此被劝退学。正当我心慌意乱之时校长说出了答案——我教的女学生为了我和别的班的同学大闹一场。




“一目连老师,虽然这个决定很委屈你,但还是请你遵从”校长向一目连推过一张文件,最上面几个大字写着调岗同意书。一目连举起文件看了一番,无非是从任教高二调整为任教高一,办公室从三层调到一层而已。

 

血液重新流回身体各处,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这件事无关般若,所以怎样都无所谓。

 

他从容地在调岗同意书上落下签名,递出。校长犹豫地接过,嘴巴翕合,斟酌着该说出的词语,最终不过还是一句委屈你了。

 

客套几番后一目连走出了校长室,一开门就撞见惹事的女学生红着眼等在门外。为了避免二次误会,一目连并没有关上校长室的门,自然,里面的校长也谨慎地关注着门外的师生二人。

 

“连老师……对不起”女学生声音颤抖,带着刚哭过的鼻音“我不该胡闹的。”

 

“没事。”一目连轻声安慰着,他稍稍弯腰,视线与女学生齐平。“别往心里去。你正处于青春期,正是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会把很多懵懂的情绪误认为是喜欢。这次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就好。”

 

老师温柔的谅解与疏导让女学生伪装的坚强完全坍塌,她放声哭着,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说着自己两年来对老师的关注,说她做过的那些老师所不知道的小秘密,一目连默默听着,让学生把压抑很久的心情发泄出来。

 

“我不该去找般若的……”女孩子哭哭啼啼地诉说着,那个名字像一记锤子狠狠砸向一目连的神经,他抬高了声音,问她为什么会去找般若。

 

“年级里……年级里都在传老师和般若走得很近……”女孩接过一目连递给她的纸巾,停顿了一会,她低着头啜泣,并没有看到一目连紧张的神情。“我昨天去找他,告诉他我喜欢您,想弄明白您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校长室里传来一声无奈地轻笑,一目连默默攥紧了拳头。

 

“他愣在那里……”女孩停顿下来,擦掉眼泪,皱紧眉头继续说着“然后向我展示他手上戴的戒指。”一目连知道那枚戒指——去年生日般若送给他的情侣戒,般若一直佩戴着,自己却从没戴过。

 

“般若告诉我说他有女朋友……他嘲笑我有病,两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不正常关系。他很生气,很激动;越说声越大,引起来了教导主任……所以……所以连老师才会……”

 

一目连愣在那里,女孩子哭哭啼啼的声音已经进不了他的耳。他暗自想过很多次,下了决定如果般若决定公开他对自己的感情,那么自己一定会站出来承认喜欢他,保护他,陪伴他。可他从没想过那个直白的孩子会说出这些违心话。

 

般若一定明白了什么……明白了什么一目连一直努力不想让他这么早就知道的东西。

 

一想到这里,一目连面部变得僵硬,眉毛死死皱在一起。

 

看到老师一脸阴郁,女学生却似乎误解了一目连此刻的想法

 

“我不该去找般若的。”女孩子再次用带着浓浓哭腔的声音道歉“我从没有认为老师会是同性恋。只是……只是……当时一时冲动……就……”

 

“没事的。”一目连强硬地打断她的话,“下个月就要会考了,快去复习吧。”他用最后的耐心劝走了女学生。

 

此刻他思绪乱如麻,不停想象着般若是以怎样的心情去说出的那些违心的话。不安像涨潮退潮般一波一波侵袭而来。他掏出手机,第一次主动向般若发出短信。他的手指在屏幕上颤抖,诚实地表现着内心的不安与紧张。短信删了又重写重写了又删掉,足足编辑了一个课间,最后终于凝聚成一句简短的问话

 

“你,还好?”




评论
热度(32)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