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城市(六)

现代师生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生般若

========


一目连始终没有等到般若的回复。不仅如此,由于他工作调动的原因,两人见面的机会都变少了——即使见面也只是一目连单方面的礼貌问候。

 

般若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再也不去联系一目连。

 

他在想什么?到底怎么了?

 

一目连想不明白,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在往越来越坏的方向发展。终于,内心的不安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决定去找般若。

 

那日一目连请了事假,不到中午便离开学校。他凭着记忆走到般若家门口,等待那孩子回家。直到晚上,般若才像个没事人似的出现在一目连的视线中。

 

一目连向般若招手,后者却像没有看到他一样,径自打开家门。

 

“等等。”一目连扒住即将关上的房门,他感到般若加重了拽在门把上的力量,有要关门拒客的意图,便也加大自己手上的力度与他抗衡。

 

“连老师这是要做什么?”般若语气中夹带着冷漠与愤怒,拽门的力度丝毫不减。“私闯民宅?而且还是要私闯学生的家。不怕再被叫到校长室里说上一通吗?”

 

“那是之后的事情。”一目连不断加重手上的力度。“我有话要和你说。说完了之后,随你报警还是做别的什么。”

 

般若从门缝中望向一目连,那人柔和的脸上附着坚毅的神态,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一目连。他叹气,松开了手上的力度。可怜的门突然失去了力量上的平衡,迅速甩向没有撤力的那一方。一目连狼狈地向后趔趄,他稳住身形,顾不得自己失态的样子,急忙踏入般若房中,关上门。

 

般若似乎没有邀请他进屋坐坐的意思,两个人在玄关对立而站。

 

“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这就是老师要和我说的事情?”般若抬眼瞪他“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一目连咬牙,把那句怎么不关我的事咽回肚子,他耐着性子,问“你到底怎么了?”

 

“我怎么了?”般若低下头,喃喃重复着一目连的问题。他的语气恹恹的,失去了方才的凌厉。“我还能怎么了……?”

 

“还能怎么回事?!我一开始就什么都是错的!这感情就是错的!”般若大吼着“我曾经以为这样偷偷地霸占你些许时光就能得到满足,自己有足够的理智去面对现实,不去奢求。直到,直到——”

 

般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开始有了哭腔“直到你的学生来找我。我嫉妒得发狂,我嫉妒她可以名正言顺地争取你,我嫉妒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公开对你的喜欢,我嫉妒她也许可以和你有未来。我……”

 

眼泪不争气的流淌下来,一目连将般若搂在怀里,一下一下安抚他颤抖的后背。他感到般若的身体随着每次啜泣而剧烈抽动。他紧紧地抱住般若,怀中人带有哭腔的声音被他的胸膛闷住。

 

“我嫉妒她,我嫉妒任何一个女人,她们拥有这些我不能拥有的权利,我甚至不能在大街上和你手牵手。”

 

般若在一目连怀里嚎啕,他举起拳头,一下一下地打在一目连肩膀上。

 

“你怎么才来找我……你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啊……求求你……”

 

他能说什么呢?

 

不想让般若知道的残酷现实就摆在般若面前;不想让般若感受的痛苦和绝望般若也都感受到了。

 

一目连扬起头,茫然地看着天花板。他开始质疑自己的决定——与其疏远他,胆战心惊地祈祷这样做也许就不会让他受到打击;是不是应该从一开始就拉起这孩子的手,陪他一同面对残酷的现实?


到底怎样做般若所受的伤害才会小一些?

 

一目连一下一下抚着般若的头发。他恨自己作为一个老师却放任自己与学生走的这么近;他恨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却没有保护好自己最重要的人;他恨自己不该因为一己私欲而没有及时斩断般若的对自己的感情。

 

他早就料到一定会有这一天,却又假装没有料到——只因为自己想要更多地接触这个人。

 

不能让般若再挣扎下去。必须在此止步,前方没有未来只有万劫不复。一目连无力地闭上眼睛,他难过,他无能为力——止步所要付出的代价让他难以承受。他重重地叹气,随后握住不断打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缓缓向后退去。被迫离开怀抱的般若像极了怕光的小动物,拼命地往他的怀里钻去,却被一目连狠心拒绝,最终二人之间还是拉开了一段距离。

 

“般若,你听好。”一目连微微弯腰,和那双哭红的眼睛对视。“别闹,听我说。”

 

“我没有闹……”

 

“听好,般若。接下来的话你必须听进去。”一目连死死攥住般若的手腕“听我说,听我说。”他皱着眉,打心底拒绝自己接下来要说出的话语 “你正处于青春期,正是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会把很多懵懂的情绪误认为是喜欢。现在的你并没有分清你对我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荷尔蒙作祟,千万不要这样往心里去。不值得。”

 

一目连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扎着彼此的心,扎的生疼,扎出了口子,汩汩流着鲜血。他看到般若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般若就那样看着自己,连眼睛都不眨,只是不停地流着泪。

 

一目连忍住内心的痛苦,坚定地看着他。

 

一开始他有责任阻止这段感情,他却没有去做。那么至少现在,在没有造成更大伤害前,这份感情应当由他亲自扼杀掉——连着自己那份感情一起扼杀掉。

 

“呵……”般若笑了,他用与平时无二的玩笑的语气说道“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话。原来我努力了这么久,在你眼中不过是生理躁动……”

 

一目连没有搭话,只是以绝对的沉默去隐藏自己内心的挣扎。

 

“你说话啊!!!!”般若甩开一目连的手,用力垂着他的胸膛。“说话啊!说话啊……”他再也伪装不下去,双手抵在一目连胸膛,低下头,声音都在颤抖

 

“一目连……你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问题越直白,越不敢回答

 

一目连再次推开般若,他看着他的眼睛,说出了那句违心的话

 

“是,一点都不喜欢。”

 

一句话,判了两个人的死刑。

 

般若无力地笑了,他踉踉跄跄地后退。一目连忍不住伸出手去扶助他,却被对方退缩着拒绝了,他只得收回了手。

 

“话已经说完了。连老师是不是该走了?”般若背过身,留给一目连一个颤抖的背影。

 

一目连看着般若,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怎样才能减少般若此时的痛苦,他看不到一条明确的出路。

 

“……你给我滚。”般若再次开口。

 

“滚啊——!!”

 

 

 

一目连默默走出房门,路灯的光线并不明亮,却晃得他睁不开眼。他抬头仰望星辰。天空明明如此广袤,城市也是如此广阔,可是允许他们像正常情侣相依在一起的空间,却哪里都找不到。


评论(2)
热度(36)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