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城市(八)

现代师生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生般若

================

一目连刷开房门,他看到般若就站在门后。房间里暗暗的,没有开灯。走廊的灯光随着房门开启的角度缓缓洒进房间。一目连背光伫立,他拉长的影子遮住般若的身形,两人的神情都隐匿于黑影中。

 

最后一丝理智被赶出房门。两人像是约好了一般,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

 

秩序乱了、行为失控了、一切都疯了。

 

 

一目连毫不留情地把般若推到墙壁上,撞出一声闷响。他没给般若任何喊痛的间隙,捏起脸狠狠的啃下去。他们浑身战栗,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疯了一样地凭借本能相互纠缠,毫不留情地侵占对方的口腔,掠夺彼此口中稀薄的空气。

 

般若被弄得狼狈不堪,发出示弱的呜咽。他的身体因几近窒息的痛苦产生了生理性的颤抖。一目连放过他,捧起他的脸,为他抹去嘴边凌乱的津液,与他在黑暗中额头相抵,粗重又急促的呼吸声回响在耳畔。

 

他们沉默着,等待再次爆发的时刻。

 

“你害怕吗?”一目连问他

 

般若喘息着摇头。他踮起脚,搂住一目连的脖子。两人的心跳透过不整的衣衫激烈相撞。

 

一目连紧紧抱住他,硬的发胀的东西死死顶住般若柔软的腹部。怀中人难以察觉地颤抖着,然后又像是下了决心一样,用力回抱着。

 

般若将下巴抵在在一目连肩头,努力平复着呼吸,然后无比认真地在对方耳边倾吐着誓言般的话语

 

“为你,我绝不后悔。”

 

长期压抑的冲动与欲望在此刻奔涌而出。一目连抱起般若,几步之外便是柔软的床铺,他难以忍耐,甚至想直接按在地上。

 

他将般若牢牢压在床上,从滚动的喉结开始,毫不留情地攻城略地、分寸必争。

 

衣服太碍事了、皮肤太碍事了。他只想与他融为一体。

 

他用谁都没有见过的疯狂向身下的人陈述着在心中咆哮过无数次的话语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你。

 

呐喊着,

 

绝望地——

 

时间不留他们、现实摧残他们。

 

他们唯有彼此

 

 

 

 

 

狂风过境,一切又归于平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衣服胡乱洒着,两名主角正躺在床上缓解情事后不可避免的疲惫。

 

般若将头靠在一目连胸口,他们大口大口地调整着呼吸,两人疲惫极了,口渴极了。

 

一目连感到胸口传来一阵阵轻颤。仔细听来般若像是低声笑着,又像是低声哭着。他将手附上般若的头发,来回轻拂。

 

那么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呢?是哭还是笑?

 

大概是啼笑皆非吧。

 

 

 

“呐,我的连老师”般若在黑暗中支起身子,一把握住一目连的要害,恶意揉捏着。

 

“我们的行为在生物学上要怎么解释啊?”

 

一目连轻轻搬开般若的手,声音满是倾尽全力后的疲惫“好了,别闹。”

 

“我从来没有和你闹过,我最讨厌你说这两个字。”般若抿着唇,身体微微蜷缩,手不自觉地攥紧

 

“我对你一直都是非常认真地,竭尽全力地。你却总和我说别闹。”

 

一目连惊讶地半张开嘴。他打开床头灯,般若受尽委屈的神情映入眼帘。他张开双臂,重新将般若搂入怀中,将歉意与愧疚融入落于额头的吻中。

 

“抱歉,委屈你了。”

 

“是你说过的,”般若的缩在一目连怀里,声音颤抖着“就算我坚持的事在别人看来是不可取的,我也只要相信自己是对的就好。”

 

“是你说过的……所以我才一直在坚持……”

 

是啊,是他说的。一目连无力地合上眼睛。一切因他的一句话而起,可现在他却给不出一个与之对应的未来。

 

“般若,毕业以后和我一起走吧。”

 

般若倏地抬头,一双眼睛眨呀眨的,似乎没有明白一目连的意思。

 

一目连缓缓睁开眼,两人很自然地交换了一个吻。他将那个一直压在心底的,大胆又冲动的妄想说了出来。

 

“我想带你走。”

 

般若愣在那里,随即又用头在一目连的颈窝蹭了蹭,示意对方说下去。

 

般若静静趴在一目连身上,看着他的眼睛,听他描述他的想法。

 

一目连说的很详细,去哪个城市定居,以什么谋生他都细细道出。

 

“和我走吗?”一目连再次向般若发出了邀请。他的心怦怦狂跳——他在害怕,一种叫做现实的东西正在心中疯狂地膨胀,挣扎着要戳破他不堪一击的妄想。

 

般若感受着他愈发加速的心跳,默然不语。良久,他疲惫地低下头,用沉静的声音开口道

 

“连,足够了,我很累了。”


“我们到此为止吧。”

 

般若抬起头,他用陈述的语气淡淡地问着

 

“你真的能舍弃你对家人的责任和感情吗?”

 

 

 

 

 

 

 

 

“那孩子将我看得太透,透到融不进一丝妄想。”一目连低下头,眉头紧皱。颤抖的双唇断断续续地说着无法回溯的往昔。

 

“从始至终,我都不够纯粹。”

 

“左顾右盼,患得患失。我从没有像他样纯粹地争取过。”

 

“他应该恨我。”

 

“今天就到这里吧。”青行灯打断一目连的话,不忍再看他继续下去


“讲完它吧。”一目连抬起头,通红的眼睛直直地看向青行灯“由我来讲完吧,那孩子不该再承担这些。”

 

“反正,这个故事也要到尽头了。”

 

 

 

 

 

 

 

 

两人牵着手走出宾馆,沉默不语。他们走在大雪纷飞的夜晚,走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一目连默默替般若拂去肩头的白雪,一举一动像极了像一对亲密的恋人——他们本就是一对亲密的恋人。

 

一路上一目连都低着头,在心中挣扎着逼迫自己在亲情与爱情间做出选择。

 

他被汽车的鸣笛声拽回神志,下意识搂紧身边的人,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原本紧握在一起的手不知何时松开了,般若去了没有他的方向。

 

般若走了,替一目连做出了选择。

 

也许他早就看透一目连的挣扎,所以才说不要未来,只想一起疯一次。


他说过,他做到了。唯有不愿离场的人独独被留在原地。

 

般若走了,那我现在在哪里呢?一目连问自己,他抬头看着漫天大雪。眼前的颜色正在缓缓消失,吵闹的声音也在徐徐退场。听觉丧失的最后一刻,他听到细小的呜咽声——也许是他在哭吧。

 

可他应该为谁难过?

 

泪水不受控制,沿着脸颊落下,皮肤在经历短暂的温热后堕入了更加冰冷的地狱。

 

 

 

举目四望一无所见

 

合上眼睛万籁俱寂

 

般若走了,什么都没了。

 

梦该醒了。

 

 

 

 

 

 

可漫天大雪,那孩子肩头的白雪该由谁来拂去?

 

 

 

 =====================

 

还有一章,这个故事就完了。这次更的有些晚了,(七)造出来的气氛估计已经没有多少了。


最近又一直处于非常亢奋非常开心的状态下,怎么都没办法停留在在该有的情绪中。所以这章没能写出应有的氛围orz……

 

不论是迟迟不更新,还是没营造好气氛,都实在抱歉了(土下座)。


评论(12)
热度(42)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