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想家的根不用泥土,它自己生长。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般若】人面

每个妖怪都需要一个执念,以此支撑他们孤独又漫长的一生。

 

 

青行灯再见到般若时,小妖正独自坐在破房子里对着墙壁念念有词,似乎没有注意到外人的到访。还是缠绕在他身上黑蛇首先注意到了青行灯的存在——陌生大妖的深夜到访似乎给了黑蛇一定程度的压迫感,它直勾勾地盯着青行灯,鲜红的信子时不时暴露在空气中,口中喷气发出“呲呲”的警告。

 

般若被小蛇的警戒的举动拉回神志,似乎是很不满自言自语被打断,冷冰冰的眼神裹挟着毫不保留的厌恶狠狠地剜向不速之客。可见了来者是青行灯——也许是自知力量不及的原因——小妖收起了戾气,抬起手“啪”地一下拍了因警戒而高昂的蛇头,然后扯出一个笑容,乖巧地向眼前的大妖行礼。

 

“青行灯大人,好久不见。我是般若,您还记得我吗?”

 

青行灯轻声笑了,记忆中这个名叫般若的家伙单纯得近乎愚蠢,她从不觉得这个小妖会有命能活到现在。

 

可他还是活了下来,以一个崭新的姿态。

 

坐在灯杖上的大妖似乎对眼前的小妖有了些许兴趣,她擅自飞进般若的房间,缓缓地接近。房间里暗暗的,唯有几丝月光从房顶的缝隙挤了进来,青行灯不得不借助青灯发出的微弱妖光才能看清小妖的面容。

 

“找到你要的答案了么?”她问般若。

 

般若似乎是没有听懂青行灯的提问,小妖稍稍歪着头,鸟儿般灵动的眼睛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末了,般若似乎是想明白了,他将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口,然后语气缓慢地回答道

 

“大人问的可是妖怪到底有没有心这回事?答案对我已经不重要了。”

 

“是吗。”青行灯淡淡地回应,冰冷的指尖缓缓游移在般若精致细腻的脸颊上——记忆中的般若是一个样貌奇丑的小妖,可如今呈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张及其精致的脸,只是这张漂亮的脸上,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可爱吗?”般若笑着问她。“从曾经有个人类让我知道,这世界上不会有人喜欢丑八怪的,于是我就变成了可爱的样子。”

 

“嗯?”青行灯的语气里三分好奇七分不屑“你从以前就是这样,生而为妖,却为什么如此在意人类的看法?”

 

“因为我想要朋友啊,青行灯大人。”般若诚挚地回答道。

 

“朋友吗……?”青行灯收回抚在般若脸上的手,朋友这词对于妖怪而言过于奢侈,眼前的小妖果然还如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愚蠢,青行灯忽然觉得有些无趣了。

 

“可是即使我有了可爱的面容,人类见到我还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就好像……就好像见到曾经那个丑八怪一样……”


般若垂下了头,无精打采地说着

 

“后来我渐渐意识到,似乎只凭我是妖怪这一点,人类有充足的理由去厌恶我。”

 

“所以那时候无论我怎么努力,都交不到朋友。”

 

“青行灯大人,为什么呢?为什么仅仅因为我是妖,人类就不愿意和我成为朋友?”

 

说着,般若一下一下缓缓地抚摸起黑蛇的头。

 

“明明像这样好好谈一谈,也许就能成为朋友的。”

 

“可他们为什么都不愿意和我谈一谈呢?”

 

“所以,我就把他们抓来了。”似乎是想起了一些美好的回忆,般若不禁笑出了声。“虽然交谈的过程有些激烈,不过结果是很好的——他们呀,都愿意做我的朋友了。”

 

“然后渐渐地,他们和我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可你的朋友都哪里呢?”青行灯淡淡地问,她并没有在这附近感受到一丁点人类的气息。

 

“都在这里哦。”般若拍拍裙摆上的不存在的浮土,然后起身,走向房间的深处。

 

“你看,他们就在这里。”说着,小妖用妖气将桌台上的残烛点亮。

 

至此,青行灯终于在摇曳的火光中看清了这个房间,她环顾四周,才发现墙壁上挂着一张张被生生剥下的人脸。

 

每一张脸都带有淡淡的笑意。

 

所有的人脸一张挨着一张,密密麻麻地镶嵌满了整面墙壁,有些放不下的,干脆就被镶嵌在了天花板上。

 

这些就是你的朋友们么?青行灯饶有兴趣地观赏着满墙的人脸,刚才你就是在和他们谈话?

 

“是的哟~”般若稍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纤细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轻抚过一张张脸“把他们从惊恐的表情掰成微笑的样子可真是废了我好一番功夫呢。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他们终于肯陪着我了……”

 

“每一天,他们每一天都有对我笑的。”小妖将脸贴在面前的人面上,怜惜地,缓缓地蹭着。苍白的面容随着这一动作泛起一丝潮红,似有陶醉之意。

 

“而且以后,他们也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陪着我的。”

 

“对吧?我最重要的朋友们。”


评论 ( 2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