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LDeerlee_Joe
她爱我⁄(⁄ ⁄ ⁄ω⁄ ⁄ ⁄)⁄!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萤塚(一)

前方避雷提示:

晴明主视角

Ooc,ooc,ooc

文笔差请谅解TAT……

 一目连基本只活在对话里(捂住脑袋)

=============================

 

 

一春已尽,正值盛夏。

 

山间草木繁茂,虽是夏日,却也不觉闷热。此时正值午夜,安倍晴明与源博雅踏着夜色在山中行进,不时用手拨开挡在眼前的树枝。

 

“真是一座漂亮又灵秀的山。”晴明感叹道“如今受八岐大蛇的瘴气影响,平安京附近的山大多都死气沉沉,独独这里仍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样子。怪不得朝廷的左大臣带情妇来此幽会。”晴明转头看向博雅,口气中夹带一丝嘲讽

 

“如今平安京危机重重,阴阳师们赌上性命去缓解灾厄,你们这些当朝者反而来此寻欢作乐,好不悠闲。”

 

听了晴明如此挖苦,同为当朝一员的源博雅不禁露出苦相,他连忙摆摆手“你就别难为我了,我也是身在朝中不由己,否则如此紧要关头你以为我愿意为这种小事跑上一趟吗?”

 

晴明见好友一副叫苦的样子,不禁莞尔,继而转回头继续四处张望,问道“那位左大臣,是被什么吓到了?”

 

“说不清,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躺在床上吱吱呀呀的不能正常说话了。只是一直重复着妖怪啊,妖怪的。跟随的下人告诉我,他们曾在山间听到一阵歌声,左大臣和那情妇顺着声音寻去,不久就失了魂一般的狼狈逃回,路上似乎中了邪,成了现在的样子。”

 

“哦?”晴明挑着眉,若有所思地继续向山中行进,此山间微风徐徐,动物们各居其所,林间流萤飞舞,微光浮动,美不胜收。

 

“这山此时仍能保留如此灵性,大抵是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守护的缘故吧。”晴明如此猜测着,“既然山间有如此守护者,我并不觉得它会容忍伤人的恶——。”

 

“嘘——”源博雅生硬的打断晴明,他摆出一个噤声的动作,谨慎地四处张望,这种紧张感染了晴明,两人一起闭吸观望起来。

 

山间更深处飘来似有似无的歌声,晴明祭出两道符咒,隐蔽了他与源博雅的气息,随后随着歌声缓步前进。

 

——……と戯(たわむ)る——

……与之嬉戏玩耍

——千代(ちよ)の廻(めぐ)り唄(うた)——

歌颂千世万秋轮回

——夏草(なつくさ)揺(ゆ)らし——

摇曳盛夏繁草盛星

——夜半(よわ)に溶(と)ける——

消匿于深夜之邃空

 

月明星稀,月光透过层层树枝投射在树林间,与草丛间的流萤互相呼应,犹如仙境。似有似无的歌声自山中缥缈而来,节奏虽明快,声音却隐隐地透出戚戚之色,让人听着不禁动容。晴明和博雅愈发往深山中走去,这里原来似乎有一条山路,虽然现在周身都是及腰的高草,可仔细看去脚下还是残留着一些人为开辟的痕迹。闻声寻着,终于找到了歌声的主人——那黑发的妖怪身披一件青蓝色纹云长袍,独自站在齐腰的高草中。小妖半垂着眼,不时用手指追逐着萤火虫,似乎没有注意到晴明他们的行迹。

 

不太正常。

 

晴明蹙了眉,黑底红眸确实是妖的特征,可这妖身上却感受不到一丝妖怪应有的邪气,反而是一种,洁净而干净的气息。

 

反倒像是,神明的气息。

 

如此想着,晴明稍稍出了神。一双手无意地掏向袖口中,却被源博雅制止了,他疑惑地斜视身边的男人,只见源氏公子一脸谨慎地看向小妖的方向,顺着博雅的目光追去,才发现在自己出神的期间歌声已停止——小妖已经发现了他二人的行踪,正望向他们二人的方向,似乎动了气的样子。

 

深夜打扰妖怪的雅兴确实是自己不对,况且自己有些事情想要与这小妖核实,晴明便整整衣襟,稳步踏出用于隐蔽的树荫。

 

奇怪的是,当月光清洒在晴明的面上,小妖所散发的低气压瞬间变得紊乱,那双原本毫无生气的的双眸瞬间像是被什么点亮,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晴明,似乎是想要确认什么一般,缓缓地——甚至连身形都有些摇晃——缓缓地向前,一双眼中交织着不可置信与喜出望外。晴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摸不到头脑,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站在原地。

 

“……大人……您……”

 

“这不可能……”

 

“我明明……您已经……怎么可能……”

 

像是害了精神分裂的病人,小妖不停地否认着自己;随后又像是怕一个梦会因此破碎一般,小妖不敢再多言语,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双目无助的看向几步之外的晴明,似乎在祈求对方给他一个肯定。可晴明除了站在原地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一人一妖就这样伫立在原地,谁都不敢再移动一步,这似乎成了永恒的一幕,冥冥之中中,晴明觉得这妖似乎将自己看成了另一个人的样子。打破这场宁静的是同样隐藏在树荫中的博雅,他终于耐不住了性子,从阴影中跳出,拔出长剑直指小妖,质问道

 

“该死的妖物,为什么要害人?”

 

“博雅,收回你的剑。”晴明低声喝止道。

 

说也奇怪,源博雅的武力威胁并没有激起小妖情绪,可晴明劝和的低喝却惊得小妖瞬间睁大了双眸,在下一个瞬间转变成毫不掩饰的愤怒,就好像被欺骗了一样的愤怒,滔天怒气瞬间化作狂澜般的妖气,围绕在小妖周围形成一道可攻可守的屏障。

 

一场硬碰硬估计是躲不过了,晴明站到与博雅相互配合的位置,默默掏出两张符咒夹在手指间。

 

可那小妖并没有进攻的意思,一双眼睛在愤怒后又变成了心灰意冷,围绕周身的强大妖气散发着说不清的复杂感情。

 

又是忽然的,小妖发出自嘲般的轻笑,像是认命般的,它沉重地闭上眼,自心底吐出了一个字

 

“滚。”

 

原本围绕小妖周身的妖气化作无形的压力生生扑向晴明一行,二人虽有准备可还是被打的措手不及毫无招架之力。这这份力量实在强大,抵不住压迫的二人一时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山脚下,二人狼狈地起身,确认对方平安无事后,博雅首先开了口。

 

“我说晴明,你似乎和那妖认识?”

 

“我并不认识他。”

 

“当真?”

 

“当真。”

 

博雅皱了眉,他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充满了不解,“当真奇怪,那奇怪的小妖先是一副想要与你亲近的样子,却又突然地对你心灰意冷,真不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晴明不再理他,纸扇轻轻点着自己的额头,双眉微蹙,脑海中浮出各种可能性。


“那……可能不是妖。”说着,他掂掂衣袖,衣缝中洒出些许齑粉。源博雅在他身旁,完全不懂晴明在想些什么,只得挠着头疑惑地看着晴明的衣袖。

 

“这是什么?”

 

“这些粉末,曾经是我从八岐大蛇身上得到的鳞片。”晴明如此说着“我带着这鳞片行走多日,试遍各种方法都不能对它造成一丝划痕,可今日小妖只是妖力一震,这鳞片竟然就碎得如此彻底。”

 

听了这些源博雅还是云里雾里的,只得干巴巴的回应句“恩,所以呢?”

 

“八岐大蛇是上古邪神,我等凡人自然不能断其锋芒,能制裁他的只有神力。可那小妖又不是神,身上却拥有如此强大的神力,博雅,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奇怪奇怪。”源博雅应和着,他摆出一个投降的姿态,一脸苦相地看着晴明“直接揭晓谜底吧,我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你就别浪费时间了。”

 

晴明不语,只是低头默默地撵着衣袖上残留的粉末,淡淡地说了句

 

“我也没有头绪。”

 


评论 ( 2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