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LDeerlee_Joe
她爱我⁄(⁄ ⁄ ⁄ω⁄ ⁄ ⁄)⁄!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萤塚(五)

那夜下山后晴明便闭关不再出行。他的庭院似乎被下了咒,博雅曾几度拜访过晴明的宅子,却都在走进去后糊里糊涂地又走了出来,可如此闭关既无法帮助山上苦等的般若也无法改善山下平安京的局势。


博雅觉得自己天天站在庭院外生闷气也不是办法,他想起自家祖辈曾研究过阴阳术,便折返回家翻起了祖先留下的那些机关道具,扛着几件称心的宝贝踏着夜色再次闯入晴明的府邸。奇怪的是这次畅通无阻,他一路从庭院闯到宅邸,看到走廊连结的房门大敞,房内的晴明倚在矮桌旁,看傻子一样地看着自己。


“之前干嘛拦着不让我进来!”不去理会晴明看傻子一般的眼神,博雅卸下身上扛着的机关,随意甩掉木屐,气冲冲地大步踏进房间,走近才发现晴明握着笔,桌上摆着几张墨迹未干的符咒。博雅拾起一张,仔细看了看,问


“这是什么?”


“增强神力的祈祷符。”


“做这个干什么?”


“自然是为了增强草薙剑碎片的神力,好让它能快一些吞噬掉般若。”


“哦,这样……”博雅木讷地点头,没有了刚才的怒气。他盘腿坐在晴明旁边,看着手中被捏出褶皱的符咒,脑海中浮现般若极力掩盖悲伤的样子,只觉一股气堵在心里,不太舒服。


“般若曾是屠戮村庄的恶鬼,本不必手下留情的;可惜如今的他偏偏被调教成了个温顺的性子,这就让人很难下手了。”晴明将手挡在唇前,低声浅笑

“神明就是神明,改变恶鬼的方法都与众不同。”


博雅看晴明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心里那股子气无限膨胀,他重心倾斜靠在矮桌上,转头望向被瘴气笼罩的夜空


“呐,我说晴明。”


“怎么了?”晴明头也不抬地回应着,落笔在符纸上写写画画


“怪可怜的,就不能帮帮他么?”


“怎么帮?”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问的源博雅哑口无言,晴明偷偷抬眼瞄着身前这大男人一时语塞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他将手中的符咒放置一旁,抽出一张空白符纸写下了一个‘妖’字。


“所谓妖者,既非生亦非死,挣扎在生与死的缝隙之中,既得不到长久的生的喜悦,也无法摆脱短暂的死的痛苦,这就是妖的处境。”晴明抬眼直视博雅“为了不让自己的本性消磨掉,他们必须选择一个执念——比如等待。博雅,他们不是你我可以理解的。随意出手帮助对他们很有可能反而是一种伤害。”


“那座山迟迟没有产生新的神明,就是说明那神明仍然保留着神位,迟早会重现人间。”见博雅想要插嘴,晴明摆摆手。


“重生代表着下一次的离别——只要他还身处神位,就注定要再次为苍生舍身——生而赴死,是那神明的命运。般若大概也已经察觉到了,只不过一时间不愿接受,才擅自动用草薙剑的神力,自暴自弃地做着伤害自己的事情。”说完,晴明不禁发出一声冷笑,他执笔将纸上的‘妖’字涂黑。


“所谓命运,终不会赐给妖物一个好结局的。”


“那你觉得他还能撑多久?”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八岐大蛇气焰愈发嚣张,平安京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晴明随手撕碎了那张被涂黑的纸“所以说,虽然有些残忍,但是还是让般若消失吧。”


“喂——”博雅还想为般若再做一些争取,却被晴明冷冰冰的眼神噎了回去


“结局怎么都是消失。是早是晚,是满怀绝望还是心有不甘,有什么区别么?”


往日有说有笑的好友突然变得如此绝情,博雅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他抿着嘴,一股暗暗的感情激流在身体里乱撞——他不是不明白,如今只能牺牲一个苦等的妖怪来换取平安京太平。


只是这样的结局并不会让当事人获得任何成就感。


倒不如说是,现实在逼着他们做恶人。


“就没有折中的办法吗——”博雅不甘心地低语,随后重重低下头,一手死死捏着眉心,咬紧牙根。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晴明的语气恢复了些许温度,博雅抬头看他,对上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所以我这些时日才不见你,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处理就好,你不必知情。”


这样的吗。博雅感到心中流入一股暖意,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晴明见他有些好转,便找了个轻松的话题,


“那个沾花惹草的左大臣如何了?”


“啊,左大臣已经痊愈了。”博雅拍拍大腿,恢复了些许往日快乐的样子。“多亏他好了,我才能卸下那一堆担子,做回一个自由的闲人。”


“然后就有时间找些奇怪的机关妄图破解我的咒术?”


“你这人真是!”博雅大力搔着头发,两人一同笑了。


“不过啊晴明,经历这次代理左大臣的事情,我突然希望自己是个平民,过砍柴种田的生活。”


“做贵人不好么?”晴明反问他,狭长地眼中含着笑意“养尊处优,锦衣玉食。”


“这些都是和责任挂钩的!”博雅整个身子后仰,发出一声夸张的长叹“往常我是个闲差没有感觉,这次代理了一个月左大臣,才知道责任有多么沉重,压得自己无处可逃。想到这里,我突然就理解为什么左大臣在这种紧要关头还要寻花问柳了。”


“恩……”


“所以我突然觉得如果能做一介匹夫,只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也是很好的。”


晴明并没有接话,博雅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连忙直起身子补充道“我没有为左大臣开脱的意思啊,你明白的!”说完用他那双没有什么底气的眼睛悄悄看向晴明,却发现对方正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自己,虽然嘴上还噙着笑,却让博雅背后发凉。


“晴明你,又想什么呢……”


似乎是被这句话解了咒,虽然脸上还是挂着收不住的笑意,可多少恢复了往日的镇定。


“博雅,你可真是个有趣又厉害的人。”


被突如其来的夸奖弄得云里雾里,博雅皱着眉。晴明被他的反应逗得笑了好一阵子,然后他向房内拍手,一个小孩子一蹦一蹦地从屋内的黑暗中跳入他们的视线,走进后博雅发现那小孩子虽有人类女童的脸,身子却如同鸟一般,只因两个翅膀上托着一个盒子,小小的妖怪只得用如同鸟类爪子的“脚”一蹦一蹦地走近。


晴明接过小妖怪带过来的盒子,一边安抚着小妖的头一边轻声道了句辛苦了。小小的妖便开心地飞回了房间的深处。


“你家里总能变出点奇怪的东西。”


晴明轻笑,他一手扶着雕花的木质盒子,缓缓开口“有一件很巧合的事情,我觉得对解决这件事没有什么作用,所以刚刚没有告诉你。”


“什么事情?”博雅一边问着,一边盯着晴明手中的盒子。


“除了我们,似乎还有一个家伙对般若也很关心。”


“还有谁啊?”


“自然是他。”


“他?”博雅皱了眉“你又开始卖关子了!”


“只有他了啊。”晴明苦笑着“除了那个神明,还有谁会关心般若的事情。”


这话一出,博雅就更是丈八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晴明打开木盒子,里面整整齐齐排列着十来颗闪着细腻光泽的结晶。


晴明意味深长地看向博雅“你猜猜这是什么?”


“别告诉我是那个风神的……灵魂碎片?”


“正确。”晴明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自从遇到般若后,这些碎片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的身边。起初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们,便放在这支盒子里好好供着,不过今天你的一席话让我有了想法。”


“想法?”


“恩。或许能帮到他们的办法。”晴明用食指一颗颗抚过风神的灵魂碎片,“美酒再好,也会有腻的一天;做了这么久的神明,想必也是倦了,不如请他放弃肩头的责任,屈尊来做我的式神吧。”


“让神明降为式神?!”博雅不禁提高了声调,他大力拍着桌子,上身前倾直逼晴明“晴明,那可是神明,怎么愿意降成妖物做仰人鼻息的事?!这太荒唐了!!!”


“我是认真的。”晴明关上盒子,眼神中充满了坚定。“若是说服了神明,想必般若自然也愿意成为我的式神的,那样草薙剑的碎片不也就是我们的了么?”


“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啊!”


“是啊……”晴明喃喃重复着博雅的话,食指勾勒着盒盖上的花纹“博雅,你知道么?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很奇怪,你还记得为了寻找草薙剑的碎片,我们翻遍了整个平安京。那座唯一没有被瘴气污染的山为什么之前你我都没有注意过?为什么般若身上就那么巧地携带一枚碎片?为什么这个时点神明的碎片频频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吗?”


“只是单纯的都凑巧吧!”博雅反驳着“我们在三途川从傀儡师那里得到碎片的时候不也非常巧合吗!这只能说是平安京的命数不该断而已吧!”


“是这样吗?”晴明依旧皱着眉“我总觉得,这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在拉着一条线,操纵着我们一步步去做事情一样。就如同现在,那个看不见的人似乎在一遍遍地催促着我去和神明谈判。”


“若触怒了神明,你会被神隐的。”


“听起来很可怕呀。”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晴明抬头看到一脸心急的博雅,他很想安慰他,但却只是遗憾地摇摇头


“基本没有把握。”


“那就不要做!”


“那我就动手杀了般若咯?”晴明拿着那张写了一半的咒符在空中晃了晃,玩笑似的看着欲言又止的博雅。随后起身,不轻不重地拍拍对方的肩膀。


“放心让我做吧。”晴明走在敞开的门前,伸手捧住银灿灿的月光。“虽然很危险,但成功的回报也是相当诱人的。”说话间,一只通体晶莹的蝴蝶落于他的指尖


“蝴蝶精小姐。”,晴明小心翼翼地一下下扶着小蝴蝶的翅膀。“今晚,请带我去见见神明大人的梦吧。”



=======

ps:【所谓妖者,既非生亦非死,挣扎在生与死的缝隙之中,既得不到长久的生的喜悦,也无法摆脱短暂的死的痛苦,这就是妖的处境。】这个是虫师第一部,《移动的沼泽》里银谷先生说的话(有改动啦~),这个动画真的超级好看的TAT~~~~~


评论 ( 6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