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想家的根不用泥土,它自己生长。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萤塚(完结)

“请等——”晴明蓦然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五指张开的手,努力地伸向房顶,似乎在追寻什么东西一般。随后他见自己的这只手被另一双手牢牢握住,顺着手臂寻向它的主人,源博雅正十分紧张地看着自己。

 

“不是让你安心去睡觉的么?”看到那张难掩疲倦的脸,晴明不禁埋怨。

 

“我睡不着。”博雅看着同样是一脸疲倦的晴明,认真地说

 

晴明被博雅认真额样子逗笑,他借着博雅的劲儿起身,坐在褥子上整理自己的衣装。

 

“一切顺利?”

 

“一切顺利。”

 

“哦对了晴明!”博雅从身后的小桌上拿起一张符纸。“昨晚这东西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你身旁。我不知道有什么用,就把它放在桌子上了。”

 

晴明偏过头,略有疑惑地接过符咒,仔细端详后不禁浮现一丝笑容。

 

“神明大人想的还真是周全。”

 

“这是什么?”

 

“这是那位神明所用的符纸,顺便,神明还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上面。”

 

“名字?”源博雅看着符纸上歪歪扭扭的墨迹,心想大概这个就叫做鬼画符吧。

 

“话说回来——”晴明将符纸收入袖口,然后上半身探向源博雅,食指抵在唇前,十分认真地看着他。

 

“你见过神明大人名字这件事,一定要对般若保密,万一暴露,你一定会被他大卸八块的。”

 

源博雅嘴角不自觉的抽动着,然后僵硬地点点头。“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休息。”

 

“休息?”

 

“不然呢?”晴明反问他“无精打采地去找般若么?会被他笑话的。”

 

 

当日夜晚。二人走在早已熟悉的山路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博雅见晴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他在想什么。

“我在想昨晚的事情。那位神明就好像是知道我昨晚都会说什么一样,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

 

“神明都那样的吧,爱摆架子。”

 

“是吗?”晴明微微歪头,脚步稍有迟缓“他在梦的最后对我说,草薙剑的碎片,可以暂时借给我。”

 

“这不是挺好么!完全按照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

 

“是这样的么?”晴明以手托着下巴,不再多言,他抬眼看向前方,几百米外就是自己笼闭般若的地点,他看到前方树林间隐隐闪着细碎的光点,猜想那小妖是不是借助神力做了什么小动作,便叫博雅万事小心,而当他们看清那光点的真面目后,两人悬着的心双双安稳落地。

 

不过是围绕在般若身边的一群萤火虫。

 

般若瞥了他们二人一眼便不再理睬,他依旧保持着跪坐的姿势,伸出一只手,大胆的萤火虫便落在他的指尖。

 

“这些小家伙比人类好了不知多少倍——它们至少知道风调雨顺的背后是谁为它们支起的保护。”说话间一双血红的眸子再次瞥向不远处的两人,轻蔑又不屑。随后挥袖驱赶身旁的光点,站起身后又弯腰拍拍衣服上沾染尘土。

 

“你今晚来做什么?”

 

“自然是完结掉这一切。”晴明淡淡地回答,沉稳却不带一丝感情。他原本以为般若会露出心有不甘的神情,可小妖的神态却十分平静,不如说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表情就好像在说‘终于结束了’一般。

 

预料之外,情理之中。

 

“临了之前,有没有兴趣和我做一场交易?”

 

“交易?”般若皱着眉眨眨眼,他不明白自己对眼前的人类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对,交易。”

 

“既然要和我做交易,那么你是否能让我看到些许诚意呢?”小妖打趣地问着,手一下下地指向困住自己的结界。

 

对此晴明只是笑笑

 

“撤下这结界我就没法控制你了。”他对般若做出一个遗憾的表情。

 

“你要知道,不做交易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消失。”

 

小妖双眸里闪现一丝杀气,随后露出更加甜美的笑容。“可在我看来,草薙剑碎片已经是囊中物了,我想不到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拿来和你谈交易。”

 

“自然是有的,比如你本身。”晴明垂眼看着般若“我想邀请你,做我的式神,如何?”

 

般若不语,笑意盈盈的眼眸一眨一眨的看着晴明,就好像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随后,他一手搭上自己的胸口。

 

“让我,成为你的式神?”般若毫不掩饰内心的讥讽,原本搭在自己胸口的手毫不客气地指向晴明的鼻尖。“人类,我讨厌你们,更是打骨子里厌恶你。而你竟说让要让我成为你的式神?”


“不好么?”晴明问他“再这样坚持下去,你只有永远消失这一条路。若是答应做我的式神,你就可以以完整的姿态重现人间。” 


“我宁愿永远消失。”般若想也没想地回答。


“真是可惜啊”晴明摆出一副遗憾的样子。“那个神明若是听到你的话,一定会很伤心的。”

 

“你说……什么?”

 

晴明的话似乎重重地搓了般若的锐气,小妖虽然勉强维持着凌厉的样子,可指着晴明鼻尖的手明显地颤抖着。

 

“休想再愚弄我了,人类。”

 

“是不是愚弄你,你看过之后自然便会知道。”晴明向侧旁伸手,接过博雅递来的木盒子,举到般若面前,打开。盒子里面那十几颗风神的灵魂碎片让般若着实倒吸了一口气,他不由自主地走进,再走进,两只手扒在结界边缘,失神的看着盒子里的东西,残留的的戾气顿时烟消云散。盒子里的碎片们似乎也感受到般若一般,原本细腻的光泽变得浓重,缓缓地闪动着,让人心生安稳。

 

晴明不发一言地主持着此刻的‘重逢’,在渐入高潮的时刻‘啪’的一下合上木盒子。然后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般若的神情从惊讶变成愤怒。

 

“还给我。”小妖咬着牙,变了声地低吼着“把他还给我。”

 

“为什么要还给你?他已经是我的式神了。”

 

“不可能!”般若大吼着否定,搭在结界壁上的双手紧握。“神明大人怎么可能屈尊人类膝下。”

 

“是真的哦。他已经把名字告诉我了。”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属实一般,晴明拿出神明留给他的符咒,将写有名字的那一面展现给般若。“想想他也真是可怜,为了见你,为了摆脱那些不合理的命运,不惜屈尊降为人类的式神,而你却执意寻死。”


晴明把木盒递给博雅,随后微微弯腰,压低嗓音对只有一壁之隔的般若说

 

“不过我们还是先谈谈你的事。”晴明见般若那双通红的眼一寸一寸地对上自己的目光。

 

“般若,今夜我一定会让你消失。”

 

“不过在这之后是再也不见,还是再次相见。你自己选,好么?”

 

见般若眼光中还有抗拒,晴明又补充道

“几十年而已。几十年后,这世间便再也没有我安倍晴明,你们还是自由的。”

 

“你……”

 

“我家庭院虽不大,却有一颗樱花树,我可以许诺你,我会像他教给你的那首歌里写的一样,在樱落满庭之后安排你们再次相见,你可满意?”

 

双方都不再发声,唯有舒适的风徐徐地吹着,般若低下着头,肩膀松垮,一双手揉捻着可怜的衣角,他在挣扎,晴明有足够的耐心地他做出选择。

 

“哈……”小妖有气无力地笑声打破沉静,“我日日夜夜祈盼的山樱遍野,最终果然变成了人类院中的樱落满庭。”

 

晴明偏着头笑了,他知道般若已经做出了令他满意的选择。

 

“那个神明……”般若缓缓抬起头,他仰望明月,发出短促的笑声,“他以前就这样,总喜欢在我面前讲那些我最不喜欢的人类的故事,为了保护人类舍弃自己,抛下我。如今他果然又选择了人类。”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讨厌他的……”

 

语毕,般若认命般地发出一声长叹,随后平视晴明,伸出手,语气恹恹的。

 

“拿来吧。”

 

晴明满意地点着头,随后撤去结界,将神明留给自己的符纸递给般若,然后看着小妖咬破手指在神明的名字旁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阴阳师大人。”般若将符纸还给晴明“可否答应我两件事?”

 

“请讲。”晴明平静地接过符纸,心想这小妖称呼换的如此之快,怕不是要为难自己。

 

只见般若指向半山腰,眼神柔和了些许“那边有一根破柱子,柱子附近放有一个盒子。原本我们决定,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有一方消失了,留下那一方就埋了那个盒子。不过那场灾厄导致我们同时消失,如今我又没有实体。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替我完成这个愿望——我想把它埋在你们第一次见我的那个地方。”

 

“我可以看里面的东西吗?”

 

般若将心底的厌恶与拒绝明明白白地投向晴明。

 

晴明摆出一副投降的样子,“我帮你埋,那另一个要求呢?”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让我比他先醒来。”

 

“恩?”

 

“很难达成吗?”

 

“这倒没有。”晴明摇摇头,“只是有些过于简单而已。”

 

“呵。”般若轻哼着,然后闭上双眼,仰起头感受着山间轻风,他随口着晴明“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风比别处都要舒服?”

 

“确实不错。”清明如实回答。


般若缓缓地半睁开眼,一只手伸向什么都没有的天空,抓不住的风从指缝中缓缓流过。


“那段时日,他曾经问过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人迹罕至的山林。我告诉他因为我想死。”

 

“然后他说,既然如此,不如就陪着他一起消失吧。”

 

“我答应了他。但可悲的是,其实那会我心里已经一点都不想死了。”

 

说到这里,般若无所谓地笑了。

 

“我想和他一起活下去。”

 

“我,非常非常地想和他一起活下去。”

 

“为什么没有告诉他?”

 

“因为我说不出口。”般若笑的很无奈“他可是神明啊,我很害怕,我到如今也很害怕。我怕即使我把一切都说出口,他依旧不能把我放在第一位。”

 

耳边传来小妖浅浅的叹息,晴明低下头,用拇指缓缓捻过符咒上两位式神的名字。

 

“我真的还能再见到他吗?”

 

“嗯。”

 

“你保证?”

 

“以阴阳师安倍晴明之名,向你保证。”

 

“哈,无聊。”依旧是刻薄的语气,可一双眼睛却露出了柔和的神态。他郑重地向晴明行礼,递出草薙剑的碎片,然后转身,双眼不舍地环视着早已深深烙印在脑海中的风景。

 

就像是被风吹散一般,般若的身形在晴明二人的注视下愈发透明,最终归于虚无。


“终于结束了。”博雅感叹着。


晴明静静地伫立在原地并没有回话,博雅便独自蹲下来回收般若的碎片,可还没动手,却先喊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怎么这么多?!”

 

似乎是被博雅的话唤回了魂,晴明不解地低下头——草地上零零散散地散落着大量的灵魂碎片,晴明粗略地数过一遍,感叹道

 

“想必是最后那一刻,那个神明拼尽了全力想要护住般若的缘故吧,所以才能留下这么多的灵魂碎片。”

 

“我们怎么带回去啊?”

 

晴明指着博雅手中的木盒子“就用放置神明灵魂碎片的盒子,把般若的也装回去吧。”

 

“这么多可能会装不下的啊!”

 

“挤一挤就好。”晴明弯下腰一颗一颗捡起般若的灵魂碎片“他们不会在意的。”

 

“喂……”博雅无奈的叹气,晴明又开始胡来了。

 

收集进入尾声,正当两个人准备起身走向山林深处之时,一个尚未沉睡的碎片如同萤火虫般一闪一闪地浮游在他们眼前,惹得晴明只得苦笑。

 

“般若,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没有回答,碎片只是一闪一闪地漂浮在空中,像是指引着晴明二人一般,小小的光芒缓缓向半山腰的方向飞去,途中时不时地停留,等晴明追上后继续前进,最终落在般若之前提到的那根破败的柱子上面。

 

“这就是般若提的那根柱子吧。”博雅看向晴明,对方点点头,两人便围绕着柱子寻起了小妖提过的那个盒子。或许是时间过于久远的缘故,盒子的一半已经陷入浅层土地,博雅小心翼翼地清理着盒子上,却不曾想刚弄干净的盒子被晴明一把抢走。

 

“喂晴明!!般若不是不让你看吗!”

 

“我又没有答应他。”话还没说完便已经打开了盒子,盒内的东西着实让晴明皱了眉。

 

一条由黑色与银色的长发编织而成的发辫安安静静地躺在盒子内,首段还被系上了一枚精致的同心结。

 

“这是什么意思?”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青丝白发同心结,但愿深红永不消’。真是讽刺,原本对人类恨之入骨的恶鬼,竟是学着人类的样子以物寄情。怪不得他不愿意让我看见。”晴明想起般若曾经几度在自己身上寻找那个神明的影子,于是又将自己的头发与那缕发尾着蓝的银发进行了一番对比,然后半开玩笑半无奈的问向那颗光点。

 

“我和你的那位神明,就真的有那么像吗?”

 

没有回答,光点又像一开始那样,缓缓地飞向山下,指引着晴明一行人来到了一开始见到般若的那片高草丛。

 

“这是我们以及左大臣第一次见到般若的地方。”博雅环顾四周,如是说着。

 

“不如说,这是般若与神明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说完便蹲下身亲手刨开土壤,博雅见状想要帮忙,却被晴明制止。

 

“这是我与式神的约定。”

 

待把木盒子埋葬好后,晴明坐在小小的土堆前,平静地欣赏着眼前的景色,半个月前此处也是这样——洁白的月光洒落各处,高草丛间中流萤飞舞,神秘又美丽。

 

只是那个声有凄凄的小妖如今和他的恋人一同变成了眼前的一撮黄土,在萤火虫的包围中安然沉睡。

 

晴明望向一直浮动在自己身旁的灵魂碎片,淡淡地笑了。

 

“般若,你满意么?”

 

漂浮在空中的光点依旧散发着细腻的光泽,它绕着晴明和博雅缓缓地飞了一圈,似乎是在表达谢意,然后缓慢地落在了小小的土堆上,不动了。

 

随着光芒渐渐散去,二人才发现,最后留下的这一颗,并不是般若的灵魂碎片。

 

是神明的灵魂碎片。

 

“是你。”清明淡淡地感叹。“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

 

没有回答。

 

山间的风,停了。

 

 

 

 

 

 

 

——后记——

 

第二年春。

 

樱落满庭。

 

晴明和博雅坐在樱树下,小口呷着酒,博雅似有醉意,提起了过去的事。

 

“当时你真是坏透了!那么用力地欺负般若,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谁叫那小家伙屡次三番对我出言不逊。”晴明伸手接住了几片纷飞的樱花瓣“不小以惩戒,之后我该怎么管教他?”

 

“狐假虎威!”博雅拍着腿爽快地大笑,将杯中酒饮尽“你能收了他还不都靠他和神明的情义!不过我可真是搞不懂情这个东西,太神奇了。”他搔着后脑,见晴明轻启双唇,连忙摆出一副叫苦的样子。

 

“打住——我可不想再听那套什么情是一种咒的话了,每次听的我都是云里雾里的。”

 

“不过啊,晴明,我很开心。”

 

“开心?”

 

“恩,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那么绝情的人。”

 

“哦?”晴明来了兴致,他撵着手中的花瓣,身体微微倾向博雅,笑意盈盈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那日你义正言辞地说要消灭般若的时候,我这心里真的跟被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后来机缘巧合的,我们找到了两全的方法,你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下了决定,要冒着神隐的危险保去全那个小妖。”

 

“晴明,我源博雅永远认你这个好朋友。”

 

晴明笑笑,他举杯将酒一口饮尽。

 

“话说回来,博雅。”晴明翻手将手中的花瓣洒落,笑意盈盈地说“我们也许都被那个神明算计进去了。”

 

“当真?”

 

“当真。”

 

“一开始的时候,你和我说左大臣是被歌声模糊了神志,仔细想想这根本说不通。般若唱歌只是在怀念那个神明,还记得我们打断他唱歌时他有多生气吗?所以我想,真正模糊了左大臣神志,吸引他一步步登山的,或许是山间那阵风。”

 

“风?你是说……那个神明?”

 

“不错,他的灵魂碎片一直都在山上,在般若身边。这一切或许都是那个神明下的一盘棋。他为了保全般若,迷惑了大臣,然后让大臣通过你,把我牵涉其中。对的……如果是他在背后操作的话,很多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比如神明在梦中为什么是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比如我怎么会那么轻易地就得到了那么多风神的灵魂碎片。或许我们一开始没有能注意到那座山,也是神明捣的鬼。”

 

“利用般若手上的草薙剑碎片,利用我们的情感与责任,一步一步吸引我们走入他设好的局里,最终得到他想要的结果。”晴明忍不住轻笑“博雅,你还记得那神明说草薙剑的碎片可以‘暂时借给我’吗?我现在大致了解这个‘暂时’的时限了,大概也就是他和般若重新醒来之前吧。”说到这里,晴明瞥眼看向身旁放置的两支装有式神碎片的盒子,神色虽然并不恼怒,不过口气中多少夹杂着几分无奈。

 

“等他醒来以后,大概就会为了般若向我讨回那碎片的吧。”

 

“唔……我说晴明……”博雅露出难相“你想的,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是吗?也许吧。”晴明将二人的酒盏重新甄满

 

“话说回来……”博雅捏着手中的酒盏,先是看看那两支盒子,然后看看晴明,一脸不解“如今灾厄已经解决,碎片也已经攒齐,你怎么还不叫醒他们。”

 

“不急”晴明慢慢仰头看着漫天飘落的樱花,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再等等,夏天就要来了。”

 

“夏天?!你约定的不是春天吗?!樱落满庭的时候!!”

 

“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过那些歌词?”

 

“般若经常哼唱的那首吗?”

 

“对。”

 

“那首歌最后是怎么写的?”

“恩……“博雅转着眼珠子想了想,似乎明白了晴明的意思,他露出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抬手与晴明碰杯,两人在樱花树,一同爽朗地笑了。

 

 

 

 

 

——散落之时可见终结——

——埋藏盛开樱花之下——

——心中永不褪色之约——

——正在迫待下个季节——

——樱落夏季到来之时——

——还能与你再次相会——

 

 

END

 

 


评论 ( 4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