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想家的根不用泥土,它自己生长。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南国的孩子(上)

连若only

传记有改动

年龄操作,般若大概只有5岁(想……

连总有稍稍狂暴描写(请避雷)

Ooc,文笔差

 

以上,鞠躬。

 ===========

 

(一)

 

脏小孩是被村里的孩子们追打着逃到山里的,最后那些孩子追累了,对着脏小孩逃跑的背影大声喊着恶毒的诅咒。

 

“——被山里的妖怪吃掉吧你这丑八怪!!!”

 

这不,应验了。

 

脏小孩如今正被一只发狂的妖怪死死按在地上,可说也奇怪,妖怪只是发狠地按住他,并没有进一步动作。脏小孩可能是害怕过头反而不怕了,竟然好奇地打量起眼前的妖怪。漂亮的粉色头发散乱的披在身上,发丝间似乎还掺杂着些许银色,,脸上被血污弄得脏脏的,右眼眼皮深深地塌陷进去,似乎是失去了应有的填充物一般。

 

可即使如此,脏小孩还是觉得这妖怪很漂亮,而且,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小孩透过又长又糟的前发仔细观察着眼前这张脸,他发现妖的表情很奇怪,那狰狞的样子与其说是在恐吓自己,不如说是在自我挣扎。

 

在挣扎什么呢?

 

脏小孩的思路被另一个闪现的想法打断,他猛然想起前几年他在大水中见过的那一抹凌乱的粉色,脱口问道

 

“神明大人?”

 

被称呼为神明的妖怪猛地张大眼睛,他捂着失去眼球的右眼,缓缓直起身子,放开对脏小孩的管控,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您是神明大人吧?!”脏小孩再次问道。

 

眼前的妖怪还是不说话,只是颤抖着身子地看着自己,十分难捱的样子。脏小孩觉得很奇怪,便支起身子向前凑了凑。

 

“快走……”

 

眼见着妖怪从喉咙里勉强挤出两个字,脏小孩被一阵强有力的风吹到了几米之外然后又以后背着陆的姿势与地面摩擦了半米有余才勉强停住,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小孩闭紧双眼,再睁开眼时那个妖怪已经不见了踪影。

 

脏小孩忍着疼支起身子,他觉得肘部有些异样,抬起手臂一看。

 

好大一片擦伤。

 

 

(二)

 

脏小孩自有记忆以来就没有见过所谓可以依靠的父母。村里的长辈因为他的长相排斥他,而村中的孩子也因为他的无依无靠肆无忌惮地欺负他。

 

综上所诉,脏小孩只得住在村旁的山林中,还好山上食物充足,虽然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总算还能勉强活下去。而且脏小孩很乐观,山林成了他的乐园,找到一种新的食物都可以让他高兴不已;同时山林也是他的避难所,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里的一草一木,遇到坏孩子们欺负他时,他总能巧妙地将把坏孩子们绕开。

 

可奇怪的是,那些迷了路的孩子总能在黑夜前找到回家的路。

 

所以脏小孩相信,这座山上,是有神明的。

 

不过这个神明,刚刚很奇怪的样子。脏小孩一边用宽大的树叶擦着伤口,一边回想着刚才的经过。不仅是神明很奇怪,最近这座山也很奇怪。脏小孩不敢像原来那样数着星星漫步在山林中,因为这山林到了夜晚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这么想着,脚下一步步走向了自己没有去过的神社——其实也不是没有去过,很早以前去过一次,那时他被村里的人发现,那些人把他当做污秽的脏东西一般狠狠地赶走了。所以那之后他再也不敢去了。

 

但现在不同,神社已经落败,再也不会有村民把他赶走。

 

走过小小的鸟居,脏小孩踩着地上厚厚的积叶,左顾右盼地观察着神社的样子,围在神树上的注连绳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路旁的某些石灯笼摇身一变成了小鸟的居所。

 

真惨。

 

脏小孩心想。

 

映衬他想法的,是石阶下孩子们大吵大闹的声音。如今神威不在,孩子们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糟糕,自己似乎被他们发现了。

 

他听到那些孩子们兴奋地叫嚷着冲进神社的声音,那些孩子似乎是在玩狩猎游戏一般,而自己就是那可怜的猎物。脏小孩很害怕,他慌不择路路地躲入赛钱箱里,封闭狭小的空间酝酿着恐惧,恐惧将各种感官无限放大,小孩无助的地抱着腿,颤抖不已。

 

天不遂人愿,赛钱箱的盖子被一个瘦的像猴子一样的孩子掀开了,随着盖子被扔到地上发出咣当一声,脏小孩的眼泪也被逼了出来。

 

“没人!”猴子一样的小孩垫着脚扒在边缘向箱子里看呀看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脏小孩觉得很奇怪,他胆怯地看着‘猴子’的眼,对方似乎真的没有看到自己一般,带着一副无趣的表情转身离开了。脏小孩一点一点站起身,扒着箱子内沿悄悄瞄着那群孩子们各处找他的样子,明明自己就在这里,却放佛与那些人隔了一个世界一样不能被他们看见。

 

脏小孩意识到,神明还在这里。

 

并且,神明保护了他。

 

脏小孩觉得心里暖暖的,胆子也壮了起来,他索性坐在钱箱边缘,甩着腿看那群小孩气急败坏离去的背影。

 

他想,既然神明不嫌弃他,愿意保护他,那他索性就留在神社里吧!

 

 

 

(三)

 

说一不二。脏小孩当天就抱着一捧干草睡进了本殿。第二天清早他学着村民的行为在山间采了些野果抱到神社里,像模像样地供奉起来。可日子一天天过去,采集的贡品堆成了小丘,却没有一点被吃掉的痕迹。脏小孩想起曾经村民们都是用上好的食物洗净后才恭恭敬敬地进贡给神明。

 

果然是自己的贡品太过寒酸,被嫌弃了吗?脏小孩看着眼前小丘一样的野果,底部的已经被压烂,流出粘稠恶心的汁液,不久后这些东西全会发霉烂掉的吧。

 

真是丑陋。脏小孩想,眼泪不争气地大颗大颗落下,他觉得很羞耻,丑陋是没有缘由的卑贱,就算是神明也不愿意多看一眼;他觉得很羞耻,卑贱如草芥却妄想神明的喜爱。

 

脏小孩拔腿跑出本殿,就要奔出鸟居时他感到身体被一堵看不见的风墙阻挡了去路,他眨眨眼,看到几日前见到的神明正蹲在自己面前,很疲惫的样子。

 

“你怎么了?”一目连问他。

 

“我很脏,不配留在这里。”脏小孩低着头嘟囔着,话里带着明显的赌气。

 

眼前的神明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捧起脏小孩的脸,用手轻轻刮去脸上的眼泪。

 

脏小孩还在赌气,索性偏过头不说话。这让一目连犯了难,他努力回想着人类怎么去安慰孩子,然后笑笑,站起来又弯下腰,两只手伸向脏小孩的腋下,一把把他举过头顶。

 

所谓,举高高。

 

脏小孩果然不闹别扭了,刘海下那双眼睛好似惊讶的神态,整个人颤抖起来。一目连还没弄明白这又是闹哪出,豆大的眼泪就顺着下巴滴答滴答地落到了土地上。

 

“怎么了?”神明神色慌张地放下脏小孩,蹲下身揉搓着刚刚支撑过的腋下

 

“弄痛你了?”

 

脏小孩摇摇头依旧停不下眼泪,一双沾染着果汁和泥土的双手不停擦拭着眼角,整张脸像是和了稀泥一样,更难看了。

 

一目连有些看不下去,并不是因为丑陋,而是他担心再这么用力揉搓下去会伤到眼睛。他伸手抓住小孩的手腕,轻声细语地问道

 

“你怎么了?”

 

“第一次……”脏小孩抽抽噎噎地,哭到抽筋的嘴勉强地蹦着字“被这样对待……”

 

“……很害怕……”

 

害怕?一目连琢么着这两个字眼。

 

开心到无以复加,于是走到另一个极端上去了么?

 

他看向小孩那副努力忍住不哭的样子,笑得头都低下去了。然后一目连又抬起头,对脏小孩说

 

“那以后我们多举高高好不好?”

 

脏小孩猛地点头,随后又很缓慢的摇摇头,用蚊子一般大小的声音嘟囔着

 

“我很丑……”

 

一目连叹气,他松开小孩的手腕,双手撩开小家伙乱糟糟的,挡在脸前的头发,直视那双怯懦的金眸。

 

“那以后多举高高好不好?”

 

“……”

 

“好不好?”

 

“恩。”

 

脏小孩窝在一目连身边不走了。

 

 

 

(四)

 

一目连答应脏小孩不再隐去身形,不过他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求小孩不准在日落之后走出本殿。脏小孩虽不明原因但还是很痛快地点头答应了,他原本想着反正日落后也可以继续缠着神明大人,在本殿还是室外也就无所谓了。不过没想到的是,陪他在山间玩了一天的神明在日落后怎么都不肯走进本殿,最后甚至是慌张又强硬地用风将自己推进了本殿。

 

脏小孩气的在本殿里跺脚,他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神明时,神明也用风推开过自己,还因此留下了很大一片伤。想来也奇怪,神明也伤害过他,但他一点都不害怕神明,甚至更加想亲近神明。

 

他隐隐约约觉得,那次伤害是一种慌不择路的保护。

 

脏小孩突然打了个冷颤,那种熟悉的,说不出的压迫感随着夜幕一同降临,他本能地感到害怕,想找个角落躲一躲。可脏小孩又想起只身在外面的神明,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全然不顾与神明的约定,猛地冲出了本殿。

 

“神明大人——!!!!!”脏小孩在空旷的神社里大喊,却得不到回应,小孩不停地眨眼,以便让眼睛更快地适应黑暗。他四处张望,神树下方隐约躺着一个人影。脏小孩急匆匆的奔过去,却越跑越慢,一种恐惧缓缓爬上小孩的心头。

 

那种可怕的压迫感,似乎是从神明身上发散出来的。

 

脏小孩本能地后退一步。随后双拳握紧,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

 

那是在大水中救过全村的神明——

 

那是从坏孩子手中救过自己的神明——

 

那是会温柔地把自己举高高的神明!!!!

 

脏小孩咬着牙,咒骂着自己刚才一瞬间的后退,他一步一步稳健地走向神明,看到那沉稳的神明正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月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打在神明身上,他看到神明脸色狰狞,痛苦的样子如同第一次把他压在身下时的神情。

 

“神明……大人?”

 

脏小孩小心翼翼地唤着,而神明依旧蜷缩在地上不发一言,他跪在神明身前,看到神明抱着臂的手指几乎要将指甲嵌入皮肤里了。脏小孩想也没想地就用小小的手牢牢抓住神明的一只手腕,使足全力想要把手从手臂上拽下来。

 

“你……来做……什么?”

 

小孩听到耳边气若游丝的询问,他偏头看到神明正用仅有的一只眼睛艰难的看着自己,眼神中似有责备。

 

“您怎么了?”

 

神明似乎恢复了一些神志,脏小孩顺利的将紧紧掐着胳膊的手掰开,随后脏小孩又被这只刚刚掰开的手推了一个跟头。

 

“快走……”

 

“我不走!!!”脏小孩大声反抗着,跃起小小的身子压在神明身上。“神明也不许走!!!”

 

“……别……闹!”

 

脏小孩感受到周围缓缓地聚集起风,神明又要像上次那样把自己推开了。

 

“神明大人绝对不会伤害他的子民的!!!!”脏小孩牢牢抓住神明的衣服,趴在他大喊着“我相信神明大人!!!!”

 

凝聚起的微风被小孩的大喊击溃,脏小孩见神明不再拒绝自己,便侧躺在神明身旁,小小的双手握着神明的一只手。他原本想就这样照看神明一晚的,不过毕竟是人类的孩子,虽然耳边不时传来神明痛苦的呻吟,小孩还是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脏小孩正枕在神明的大腿上,时间接近中午,阳光透过树叶在他的脸上起舞,小孩偏过头躲阳光,却看到神明那张略有不悦的脸。

 

“醒了?”

 

“神明大人没事了?”小孩爬起身,他觉得与昨日相比,神明粉色的头发中掺杂的银色似乎又多了一些。

 

“为什么不听话跑出来?”

 

“神明大人还痛吗?”脏小孩骑在一目连身上,轻轻摸着凹陷下去的眼皮。

 

一言一语都不在同一个话题上,一目连意识到小孩在用这种方式来回避临门的责备,他一只手抓住覆在自己眼皮上的小脏手,另一只手握住小孩薄薄的肩膀,将小孩固定在自己面前。

 

“为什么不听话?”他问脏小孩。

 

“……”

 

“……”

 

“因为……夜里山间总是很奇怪,害怕神明大人受伤。”

 

一目连心中一紧,他沉着口气继续问“那之后呢?为什么不躲开我?”

 

“因为神明大人看起来很痛苦啊。”脏小孩说的很理所当然。

 

“不怕受伤吗?”一目连垂下眼,一副自责的神情“就像上次那样,不怕受伤吗?”

 

“不怕!”脏小孩脆生生地回答着“神明大人不会伤害我的!”

 

“我已经不是神明了。”

 

“您怎么不是神明?!”小孩提高了声调“您保护了我啊!!!”

 

“……”

 

“神,神明大人?!”脏小孩话语有些颤抖,他看到神明低垂的眼中有眼泪流出,一下子乱了阵脚。

 

“别担心。”一目连低声安慰着,他放开小孩的手,另一只手却不舍得放开小孩的肩膀。

 

“只是眼睛,又疼了而已。”


评论 ( 11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