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想家的根不用泥土,它自己生长。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南国的孩子(中)

(五)

 

小孩最近很不开心,总是郁郁寡欢的样子,就算举高高也不能消散这份阴霾,这让一目连犯了难。

 

这不,今天也一样,小孩用心事重重的神情看看神明,又看向远处的村庄,然后噘着嘴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吭声了。

 

同样的剧情已经循环往复不下两周,可不论一目连如何询问,小孩就是不说原因。

 

叛逆期?

 

一目连摇摇头,小孩也就五六岁而已。

 

那又是为什么闷着不说呢?他弯腰侧头观察着小孩,又长又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从耷拉的嘴角看来,小孩是非常不开心的。

 

想什么呢?

 

顺着小孩的目光望去,一目连看到小孩出生的村落。

 

想回去,却又不好开口么?

 

神明没有意识到自己微笑中的酸楚,他在小孩身边蹲下,手扶在对方薄薄的背上,见小孩转头看向自己,便轻声说道

 

“去吧。”

 

小孩抿着嘴,小手攥得紧紧的,一目连想起小孩那些被欺负的过去,大致猜到小孩在怕什么,扶在小孩背上的手上移,轻轻握住小孩的头。


“别怕。”他贴在小孩耳边说。“他们不会一直伤害你的。”

 

小孩稍稍低下头,依旧抿着嘴,踌躇不定。

 

一目连笑笑,盘腿坐在小孩身边。空闲的手支着下巴,陪小孩一同远望山脚下的村庄。

 

很奇妙的变化。

 

从前俯视村庄,是希望自己的子民平安幸福;

 

今日远望村庄,是希望小孩回到村庄后可以少受些苦。

 

自己终归不是神明了。

 

但小孩始终是人类,是要回到同类中的。

 

一目连眸子中少了几分光彩,握着小孩脑袋的手来回抚弄。

 

“快回去吧。”他对小孩说。

 

 

 

(六)

 

小孩离开神社已经两天有余,一目连记得小孩在临走时曾几度回望,对此自己都给予宽厚与鼓励的微笑。

 

但说实话,一目连并不想让小孩走。

 

曾经的神明独自坐在本殿,手边是小孩曾经躺过的干草垫,他垂着眼,手指探入干草的缝隙中,缓缓拨弄着。

 

一个人时,他总会想起改变他命运的那件事。想起那时的不惜一切以及钻心蚀骨般的痛楚,想起那之后的风平浪静与踽踽独行。自从放弃了神格,名为感情的东西一点点渗入他的灵魂。快乐往往与愁苦相伴而至,平日还可以靠自己的心性去抵抗从负面情绪中滋长的邪念。可到了逢魔之时,从阴界百鬼身上散发的妖气与自身尚未完全同化的妖气产生共鸣,自己这具亦神亦魔的身躯对这份狂乱的妖气就有些难以承受了。

 

更难捱的是,与妖气一同袭来的怨恨还会催化自身的负面情绪。

 

雪上加霜。

 

一念成鬼,一念成妖。所谓堕落,就是这么一道看似简单的选择题。

 

每次封魔来临前,一目连都会担心第二日清早他是否还能保持心智。

 

不过还好。怎么说自己又熬过了一个夜晚,一目连缓缓扬起头,从敞开的正门看向不远处的鸟居,自嘲地笑了。

 

两天过去了,他依旧留着门。

 

他希望小孩回来。

 

与小孩结交虽然不过一月有余,但那孩子已经两次将他从崩溃的边缘拉回。用天真稚嫩的童声唤他做神明,依赖他的保护,这些陪伴与信赖成了一目连保持清醒的良剂,他希望小孩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

 

然而

 

他们始终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小孩应当走完作为人类的一生,履行作为人类的职责,而自己……

 

自己之后要做什么呢?

 

一目连轻轻叹气,起身走到本殿门口,双手各扶一扇门。

 

至少,有与那孩子的回忆,他不会成为生灵涂炭的恶鬼。

 

心里被一种温暖填满,一目连缓缓合上门,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响声。

 

然后,声音停止了。

 

一目连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鸟居下一点一点前进的,小小的身影。

 

小孩,回来了。

 

 

 

 

(七)

 

小孩身上乱糟糟的,泥混着血,血又重新粘上泥。他一瘸一拐地一步步踏上石阶,留下身后点点血迹。

 

就像是长跑终于达到终点,小孩膝盖一软,侧身倒在鸟居下。

 

一瞬间,一目连感到大脑轰然嗡鸣。像是要阻止时间带走小孩一般,他疾步冲到鸟居下,小心翼翼地搂起小孩,侧胸异样柔软的触感让他心生胆寒。

 

肋骨,似乎断掉了。

 

怎么会伤成这样?

 

一目连皱着眉看着小孩身上的一处处淤青与破口,眉毛死死拧在一起,他见小孩干裂的嘴唇一开一合地,便把耳朵贴过去。

 

“……痛……”

 

“……他们……要我跪……”

 

“别怕。”


“别怕……”


有如安慰自己一般,一目连又重复了一遍。他将脸轻轻贴上小孩的头,希望可以用这种方式带给小孩些许安全感,此刻他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是好。

 

——感染、骨折、出血;

 

应当先处理那个?!

 

一目连不曾做过人类,不懂得几种伤情的处理顺序,他抱着小孩起身,没有肋骨保护的胸腔受到外力压迫,导致小孩发出痛苦的呜咽。一目连连忙渡过些许妖气将折断的肋骨接合。

 

坚持住——

 

曾经的神明不知该向谁祈祷。

 

 

 

 

(八)

 

 

小孩撒了谎。

 

村里那些欺负过他的孩子在父母身旁克制着恶意,小孩并没有受到伤害,甚至很顺利地得到了帮助。

 

不过可惜的是,这种少有的善意再也无法成为小孩面对生活的勇气。此时小孩走在回神社的山路上,手里攥着从村民那里求来的东西,脚步缓慢,神色凝重。

 

他很害怕。

 

起初小孩害怕受到伤害不愿回到村庄,之后他害怕神明舍得他离开。

 

然而神明似乎真的舍得放他走,放他回到人类的世界。

 

既然如此,就制造一个自己不能离开神明的“现实”吧。

 

小孩小心翼翼地把从村民那里求来的东西塞进胸口的衣服里,然后毫不犹豫地从陡峭的山坡上滚了下去。猛烈而连续的撞击令小孩昏厥,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侧躺在一块山石旁。


小孩艰难的翻过身,仰面躺在地上。

 

天色接近黄昏,自己竟然昏厥了这么久。

 

他不满地咬着牙。

 

难以忍受的疼痛孕育出一种扭曲的安全感,小孩试着活动双腿,很幸运,并没有骨折。

 

只要腿没事,就能走回神明身边。

 

小孩望着被层层树冠分割的天空,缓缓绽开笑意。他凭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坚忍与意志走回神社,然后倒在鸟居正下方,贴地的耳朵听到慌张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小孩强迫自己保持神志,他要等神明蹲在自己身旁,用干裂的嘴唇说出人生第一个谎言。

 

对最亲近的存在,说出有生以来第一个谎言。

 

 

 

 

 

(九)

 

再次醒来时双眼还有些发黑,但身上的疼痛已经减轻了很多,小孩感到自己正被神明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于是安心地合上眼,侧耳倾听神明心脏跳动的声音。

 

真好。

 

小孩蹭蹭神明的胸口。

 

“感觉好点吗?”头顶传来神明的问候,不知是自己听错了还是怎么,小孩觉得神明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抬头,看到神明忍痛的神情,皱了眉。

 

原来已经是晚上了。

 

“感觉好点吗?”一目连再次发问

 

小孩点点头,伸出手抹掉神明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汗水中的盐分蛰得手上的伤口刺痛,被润开的口子在神明额头留下淡淡的粉色痕迹。

 

“没事的。”一目连轻声安慰着小孩,或许是最难捱的时日已经过去,又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折磨,总之他现在确实并不像之前那样痛苦。

 

小孩嗯了一声,小小的手在一目连的右眼处轻轻摸着。

 

“真的没事了。”一目连抓住小孩的手,用拇指揉捏着布满茧与疤痕的手心。

 

“安心吧。”

 

骗人——

 

小孩很不开心,自己虽然骗了神明,但他讨厌神明欺骗自己。他看着神明缺失的右眼,皱了眉。

 

这里,明明还很痛。

 

“下山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问话间,一目连不自觉搂紧了小孩,他见小孩原本明亮的眼神闪烁不定,感觉自己心好像被揪着一般疼痛。

 

“……他们……”似乎是害怕自己的演技被神明看穿,小孩一头钻进一目连的怀里,声音闷闷的“他们对我拳打脚踢,强迫我跪下。”


毕竟是对自己最重要的神明撒谎,小孩多少有些心虚,两只手紧紧抓着一目连的衣襟。小孩的举动映在一目连眼里,全部看成了另一种害怕。

 

“我只是想为神明大人讨些绷带……”

 

“诶?”一目连低低地发出一声疑问,眉头微蹙。刚要询问的当口,他看到小家伙从胸口掏出一团绷带。

 

“神明大人总是很痛的样子。”小孩从一目连怀里起身,以神明的右眼为中心将绷带一圈一圈地裹在头上。后者像是受到什么打击一样,呆坐着任由小孩胡乱一气地包裹。

 

小孩想去村庄,但又害怕去村庄;他知道小孩为什么害怕,却猜错了去的目的。分别时小孩曾几度回头,那时他觉得这孩子是不舍得自己,于是几度给予小孩鼓励的微笑。

 

可他错了,小孩是在用卑微的姿态请求他,请求他不要让自己去村子。而自己却一遍遍地催促他快些离开。

 

他都做了什么。

 

他亲自,让小孩,为了自己,跳入火海。

 

“这个,不管用么?”小孩有些焦急地看着眉头紧皱的神明。

 

一目连沉默着将小孩揽进怀里,他闭上眼,一下一下地蹭着小孩的头,心如刀绞。

 

“很管用,谢谢你。”

 

 

 

 

(十)

 

自那之后小孩和一目连相依在无人问津的神社里已经一年有余。这段日子里本殿的屋顶漏了一个洞,小孩几次要爬上去修复都被一目连拦下,为此小孩没少赌气。一目连只得无奈的笑笑,随着与自己越发亲近,小孩越发恃宠而骄了。

 

比如现在,小孩正骑在神明后脖子上,拨弄着一目连的头发。而好脾气的神明只是扶好小孩搭在他胸前的双腿,不去责备。

 

溺爱。

 

“神明大人是变老了吗?”小孩仔细看着一目连的头发,比起从前,现在更像是银发中掺杂了粉色。

 

“并没有。”一目连也腾出一只手撵着自己的银色的发尾“这是妖化的体现。”

 

“诶~~~”小孩把声音拉的长长的。

 

等到全都变成银色后,一定比月光还要美吧!小孩如此猜想,心里美滋滋的。

 

“我要是变成妖怪,是不是也会变得很漂亮?”

 

“又在说胡话了。”一目连口气中难得带有一丝责备,他扬起头,伸手拨弄着小孩的下巴。

 

小孩切了一声,扬起下巴躲开神明的手,然后双手交叠,故意用力搭在一目连头顶,噘着嘴左右顾右盼地看着早已熟悉的风景。

 

“神明大人!”小孩伸手指向不远处

 

“那是什么?”

 


评论 ( 14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