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LDeerlee_Joe
她爱我⁄(⁄ ⁄ ⁄ω⁄ ⁄ ⁄)⁄!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南国的孩子(完结)


(十一)

 

“神明大人,那是什么?”

 

一目连顺着小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山兔骑着山蛙一蹦一蹦地追着蝴蝶。

 

“蝴蝶而已,不认识了吗?”趁着小孩聚精会神的时机,他扬手划过小孩的下巴。

 

“不是那个啦!”小孩急的在神明肩膀上晃起了腿“蝴蝶后面那团绿色的东西!!”

 

“绿色的东西?恩……是不是玩的太累看到错觉了?”一目连边误导着小孩,边用一手扶稳搭在自己胸前的两条腿,另一只手配合着身子调整到一个更舒服的坐姿。

 

“恩……?”小孩揉揉眼睛,皱着眉不说话了。

 

人类偶尔能看到妖怪,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事情。一目连对此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好整以暇地用眼神悄悄和不远处的山兔打招呼。贪玩的山兔似乎也发现小孩注意到自己的事情,便骑着山蛙一点一点地接近,眼神坏坏地似乎想要搞什么恶作剧,却被一目连略带严肃的眼神震慑住。

 

山兔赌气似的瞪着一目连,却不见一目连有丝毫让步。瞪着瞪着红彤彤的大眼睛里就泛起了泪光,小妖怪把嘴巴撅得高高的,狠狠拽着山蛙背上的草转身蹦走了。

 

“啊……消失了。”小孩有些遗憾的嘟囔,随后像山兔拽山蛙那样轻轻拽着一目连的头发“神明大人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吗?”

 

一目连歪过头,皱着眉头发出一声长长的鼻音,最后遗憾的说了一句没有哦。

 

“真的吗?”小孩拨弄着绑在一目连头上的绷带,然后学着神明的样子也歪了头。

 

虽说自己的举动实在是太过于偏袒小孩,但一目连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不过还是找个机会和山兔道个歉吧。

 

他这么想着,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十二)

 

一目连觉得有些不对。

 

自从上次看见山兔后,小孩不仅越来越频繁地看到妖怪,还看的越来越清楚。

 

若再以偶然来解释,未免有些牵强。

  

难道说……小孩开始妖化了?

 

一目连眉头大皱,极力否认着这种可能性。他低下头,看着小孩熟睡的脸,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悬在对方身上,一点一点地向下移动。忽然地,他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般地猛地抽回手,过激的动作惊醒了睡梦中的人。

 

“唔……?”小孩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向神明。

 

“怎么了?”他故作不知地反问。

 

“唔……嗯……”小孩摇摇头,把身子向一目连这边凑了凑,随后抬起头枕在一目连腿上,扭来扭去地调整着睡姿,又呼呼睡去了。

 

见小孩又进了梦乡,一目连悬着的心缓缓归位,他庆幸小孩睡得很迷糊,否则一定能听出自己话语中藏不住的慌张。他不死心地又伸出手悬在小孩身上重新试探,希望刚刚只是自己错误的判断。但现实却事与愿违地告诉他小孩确实有了妖化的迹象。

 

最糟糕的发展。

 

一目连收回手,整个人像是垮掉一般。他透过破陋的屋顶仰望夜空,无力感侵蚀全身。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孩是什么时候沾染上的妖气?

 

这个问题就好像去探讨拍手时到底是哪只手先发出声音一样毫无意义,可事关小孩,一目连就一定会事无巨细。他一件事一件事地回想着,往常与小孩相处时,自己都非常谨慎地将妖力封锁在体内不让小孩接触;若有调皮或是坏心的妖怪想要接触小孩,他也会决绝地将其赶走。

 

小孩明明没有接触妖力的机会。

 

到底是什么时候——

 

对了!是那时!

 

那次小孩一身伤地回来,自己抱着他急忙忙地去向虫师求助。

 

是不是那时……

 

不对。

 

那时他虽然心急如焚,却也是一样样检查过,再三确认草药上没有妖气残留后才敷在小孩伤口上的。

 

那究竟是什么时候——

 

“啊!”

 

口中迸出短促的惊呼,他连忙捂住嘴,眼中是散不尽的绝望。

 

就是那时——

 

自己急冲冲地抱着小孩去找虫师,那时小孩的肋骨断了,心急之下他便注入妖气修复了小孩的肋骨。

 

自己怎么会这么大意——

 

懊悔与自责相伴而至,他觉得自己很可笑。

 

他曾经因为孤独,把小孩留在身边,让小孩陪着自己玩神明与信徒的游戏。

 

他如此依赖小孩,却从未给过任何回报。

 

不仅如此,自己竟然还在浑然不觉中一步步将小孩拉入了人类绝不该涉足的,妖的世界。

 

恩将仇报,愚不可及。

 

再这样发展下去,小孩就要变成妖怪了。

 

他曾不止一次见过人类堕妖的情景,那是远比死亡瞬间更痛苦百倍的折磨。

 

决不能走到这一步。

 

一切还来得及。

 

对,一切还来得及。一目连低下头,用手指怜爱地抚过小孩的面颊。

 

只要现在回到人类的社会中,他身体里这微不足道的妖化迟早会消退的。

 

只要让他回到人类社会中……

 

一目连深深地吸一口气,一种很苦的东西在身体里扩散。随后他笑了,笑的很无奈。

 

到此为止了。

    

他抬起手伸向脑后,一圈一圈地解开绷带,露出被包裹着的右眼,原本凹陷的眼皮已经重新鼓起。一目连缓缓张开右眼,金色的眸子被漆黑的眼底映衬着,有如夜空中的明珠一般明亮。

 

不折不扣的妖瞳。

 

他沉默地看着手中的绷带,这绷带是他决心对小孩不离不弃的信物。

 

而如今……

 

眼角流过一丝无奈,他从绷带上扯下一小段收入怀中,然后用手一遍遍地轻抚小孩乱糟糟的头发。

 

一目连压低身子,在小孩的耳边轻声说

 

“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十三)

 

今日和往常一样,小孩被屋外鸟儿的鸣叫声唤醒。

 

伸个懒腰,向侧方一滚,自然而然地抱住神明的腰,随后一边发着呜呜的声音一边用自己的小脸在对方的腹部来回蹭蹭。小孩动作流畅地完成着每早的必修课。等蹭爽了,他就会抬起头,用慵懒的神情和一目连道一声早安。

 

不过今天有些不同,当小孩抬头看向一目连时,原本睡意惺忪的神态一下就精神起来,他喜出望外地看着一目连,声音都变了调

 

“神明大人!!您的眼睛!!!”

 

一目连点点头,笑着将挡在眼前的头发拨到一边,好让小孩看的更加清楚。他见小孩利索的从草席上爬起来,坐在自己身上,遮住他原本完好的左眼,在重新长出的右眼前晃着手指。

 

“神明大人,请告诉我这是几?”

 

“二。”一目连笑的有些无奈。

 

小孩高兴极了,他不停地观察着这只重新长出来的眼睛,丑丑的小脸笑开了花。

 

近在眼前的纯真笑脸,竟可爱的让一目连好想哭。

 

他伸手把孩子揽进怀里,听到小孩在耳边一遍遍说着太好了。

 

一点都不好。

 

好想回到最开始的时候,阻止那个愚蠢到鼓励你回归村庄的自己。

 

他一点一点地收紧手臂,在小孩耳边轻声问道

 

“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恩?”小孩没有听懂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他稍稍推开一目连,一脸疑惑地看着对方。一目连则用手盖住小孩的头来回抚摸着。

 

“就当是庆祝我右眼重见光明,今天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哦。”

 

“愿望吗?”小孩歪头皱眉地使劲想着,他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突然让他说个愿望,他还真的不知道该要些什么好。

 

“啊!有了!”小孩兴奋地双手合十 。“我想知道,神明大人曾今站在哪里俯视村庄。”

 

“我想看您所见过的景象!”

 

“恩……”一目连揉搓着小孩的头发,笑意盈盈地问。“这么简单的愿望吗?”

 

“恩!”

 

小孩眨巴着眼睛,咧着小嘴兴奋地点着头。

 

 

 

 

 

 

两人坐在山林中最挺拔的古树顶端,一目连双臂抱着小孩,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自己则背靠着粗大的树干,悠哉悠哉地和小孩一起感受着高出的风。

 

由于一目连的保护,小孩子虽然坐在高处也毫不害怕,他晃荡着腿,略有失望地嘟着嘴。

 

“我还以为是更高的地方呢!”

 

“更高的地方?”

 

“恩!”小孩在一目连怀里大力点头,然后回头仰望着神明。“比如云端之类的。”

 

一目连不禁笑出了声音,他将乱动的小孩重新搂进怀里圈牢,然后一脸无奈地问道“那样不就全被云挡住了,什么都看不见了吗?”

 

“……也是哦。”小孩嘟着嘴点点头。

 

一目连又呵呵地笑了一阵,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他对小孩说,“我至今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唔……”小孩似乎犯了难。

 

“能告诉我吗?”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啦,不过村里的人,他们都叫我般若。”

 

“般若……?”一目连喃喃重复着这个名字,对于人类而言,这真可谓是恶意满满的名字了。

 

“神明大人呢?”

 

“一目连。”

 

“真是个不吉祥的名字呢!”小孩摆着腿,撅起了小嘴。

 

“或许吧。”名字而已,一目连对此并不在意。他把头抵在小孩的头顶,双眼眺望着山脚下忙碌的村庄。

 

“般若,你见过白天的星星吗?”

 

“白天的星星?”小孩抬眼看向天空,缓缓地摇着头“没有诶……”

 

“是啊……”一目连收紧了手臂。“虽然星星一直就在那里,但人类怎样也不可能在白天看到它们的。”

 

“妖怪,就好比白天的星星。不是人类应当见到的东西。”一目连把脸贴在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上,神情既无奈又落寞。

 

“而天空就好比是妖怪的世界,是脚踏实地的人类绝对不能涉足的领域。”

 

小孩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一目连明白,一个六岁的孩子是不可能理解自己在说什么的。

 

他说这些无非是安慰自己。

 

 

 

 

 

 

(十四)

 

浮云染上红霞,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黄昏。一目连望着远山模糊的棱角,目光随着天空一同暗了下去,他低头,对小孩说。

 

“回去吧。”

 

“恩!”小孩脆生生地回应着,神明和他天南地北地聊了一整天,他此刻的心情好的不得了。

 

可回程的路上,一目连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稍稍弯着腰牵着小孩的手,他将双手抱在胸前,沉默不语地走着。他走的如此之快,小孩要一路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

 

“神明大人——”小孩一把抓住一目连的衣角,用力拽停了对方的步伐。

 

一目连稍稍侧身,垂眼看着气喘吁吁的小家伙。

 

“神明大人,您走的好快,我有些跟不上啦……”小孩擦掉脸上的汗珠,抬头看向一目连“您怎么了?看起来很奇怪……”

 

“奇怪?”

 

“恩。”小孩一脸担心地看着一目连,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他向前,抱住一目连的双腿,仰头看向神明。

 

“眼睛,是不是您的眼睛又痛了!!”

 

“啊……恩,是这样的。”一目连磕磕绊绊地回答着,他抬起头,不敢与那双充满关心的眼睛对视。他弯腰摸摸小家伙的头算是安慰,随后便再次迈出步伐,一步步走向神社。小孩愣在原地,看着一目连前行的背影,不明所以地嘟着嘴。

 

默默无言的归途,一目连从未回头看过一眼,直到踏上通往神社的第一节石阶,他才停下脚步,一脸茫然地看向身后的小孩。

 

“天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回去……?”小孩明显是被这个问题弄糊涂了。“回到哪里去?”

 

这下换成了一目连糊涂了,他指向山脚下的村庄。

 

“自然是回到村庄啊。”他说的理所当然。“为什么还要跟着我?”

 

小孩呆呆地站在原地,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消化了这句话。

 

随后,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啪嗒啪嗒地落在了地上。一目连皱着眉转过身,独自向上走了几节石阶。

 

“我不要回到那边……”

 

“为什么?”一目连的话语冷冰冰的,感觉不到一丝温度。“你不回家的吗?”

 

“……那边才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这边!!我的家就在这前面!!”

 

“胡闹。”

 

“我才没有胡闹!!”小孩大声抗议着。“那样的村落,我从来都不想融入——”

 

“——你想的。”一目连斩钉截铁地打断他的话。“如果你不想融入村庄,你怎么会一直住在村旁的山林?又怎么会时不时地就去试着接触那些村民?”

 

小孩抽抽嗒嗒哭着,抗议的话语哽在喉咙。他捂住双耳,天真地认为只要听不到能改变事实。可神明的话语仍然一字一句地刺入他的耳膜。

 

“你一直都想融入他们,只是我这妖怪干扰了你的心智。才让你有了不想融入的错觉。”

 

“可是……可是……”

 

“回到你该过的生活中去。”

 

“我无法融进那个村落。”

 

“那是你自己的事。”

 

小孩狠狠揪着自己的头发,过度的激动使得他浑身颤抖。


“我以后是不是不能再见到您了……”

 

“你是人类,我是妖。你本来就不该见到我。”

 

小孩摇头跺脚地拒绝着,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他感到彻骨的寒意,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还抱着自己说个不停的神明,怎么突然就变了样子。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猛然间,他想起自己曾经对神明撒谎的事。

 

“神明大人,是我做了什么错事吗?所以您才要赶我走。”

 

他不死心地试探着,哭红的眼睛望向一目连,随后又因为心虚而低了头。

 

一目连如鲠在喉,他全然不知小孩曾对他撒过谎。在他的视角里,自己正在赶走一个曾经为了自己奋不顾身差点搭上性命的孩子。


他突然很想笑,笑他的一生,笑这不合理的世间。

 

看着久久不言,甚至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一目连。小孩认定他一定是洞察了自己撒谎的事情。

 

他突然好后悔——

 

如果今早许的愿是让神明无条件地原谅自己,或是直接许愿让神明永远地陪着自己,那么此刻神明是否就不会这么绝情了?

 

为什么,偏偏要许了别的愿望呢!!

 

永远留在神明身边才是他唯一的愿望啊!!!!

 

他知道撒谎的小孩要接受惩罚,但他想不到惩罚来的这么快、这么绝情。

 

他是骗过神明的坏孩子,可神明绝对也骗过他呀——

 

神明大人怎么可以这样——

 

“我不要走!!!!!”

 

小孩哭的惊天动地,仿佛不允许一目连拒绝他的请求。

 

绝对不只是因为自己自己撒了谎——

 

绝对还有别的理由——

 

——难道说,神明大人终于要看不下去自己这张丑陋的脸了?

 

“告诉我啊,神明大人!”

 

“为什么要赶我走?!”

 

小孩哭喊着踏上石阶,行进间,他感到脸上被一团软软的东西击中。

 

小孩愣在原地,眼见昨日还绑在神明头上的绷带,正缓缓地从他脸上掉落。

 

短暂的自由落体,小孩却觉得足足落了有一生那么长。随着绷带落地,他觉得生命中什么重要的东西也一同下落了。

 

再也捡不起来了。

 

“走。”一目连逼迫自己抬起手指向村庄,逼迫自己用冰冷的眼神盯着小孩。他心如刀绞,光是保持表面的无情就让他精疲力竭,实在无力再说出那句“回到你的世界去。”。而小孩则睁大了眼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一寸一寸地抬起头,看到神明背着光站在高处,表情埋没在阴影中。

 

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但在小孩的眼中,那却是非常绝情的神情。

  

“神明大人……”小孩的双唇颤抖着,他拖着哭到僵硬的身躯又向上走了几个台阶,终于走到一目连身前。

 

“在您眼中,我到底是什么呢……”

 

我到底是什么,才能让您毫无情面地突然翻脸呢?

 

“人类。”

 

“仅仅是人类而已。”一目连又重复了一遍。他胸口仿佛开了个大洞一般地难过,自小孩眼中流出的泪水全都灌入这个洞中,化作苦涩的血流遍全身。

 

他悄悄地用妖力滋养了大地,唤出藤蔓缠住自己想要向前进的双脚。

 

他好想抱抱小孩,告诉他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恶劣的玩笑。然而他却只能伸出手,一把推开小孩。

 

只是轻轻的一推,小孩却后退了好远。他透过凌乱的前发呆呆地盯着神明,连哭的方法都忘了。

 

“快回去吧。”一目连耐着性子催促着。他看着小孩空洞的双眼,看着小孩一步一步地后退,看到小孩拔腿跑下石阶的身影在跨过那团绷带时嚎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有件事情,或许小孩永远也不会知道。

 

今早一目连要他许愿时,是多么迫切的期待他能许愿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只要小孩开了口,他就决不会放他走。

 

然而时光不能倒流,小孩与神明的故事只能到此为止。

 

至于那个叫般若的丑孩子后来会经历些什么,那个曾经是神明的妖怪又会遇见怎样的人与妖,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南国的孩子》

 


评论 ( 20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