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想家的根不用泥土,它自己生长。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空花(二)

(二)


时逢七月十七,袛园与常年无异地举行着盛大的花车巡游,一夜间原本宽阔的道路被两侧的临时小店挤得有些局促。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些漂亮的传统花车巡游及叫“花伞”的百人艺妓巡游。街上艺伎们身着华丽,旖旎而行,风姿绰约,面若桃花。他们款款走着,时不时对身旁经过的人飘去一个暧昧的笑意。


一目连坐在小茶屋的二层看着下面纷繁的景象,突然起了几分腻。他突然想去楼下,去这间茶屋小小的后院得几分清净。他那双套有袜带的脚踩在茶屋老旧的走廊木板上,每周一部都会引得木板发出嘎嘎的声音,一目连觉得,这种声音比外面飘荡的笑声要更让他觉得舒服。他低头掀开门上的挂帘,却在院中见影影绰...

【连若】空花(一)

两周年纪念文⁄(⁄ ⁄ ⁄ω⁄ ⁄ ⁄)⁄

艺伎梗

Cp连若only,会有一些游戏角色加入剧情

OOC,真的OOC啊~剧情温吞

最后会有小破车一辆,庆祝连若两周年嗷嗷嗷~~~~

也算是《艺伎回忆录》的读后感,所以文内会出现书中相似剧情。

以上,感谢。


【楔子】


“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么?”


跪坐在梳妆台前的艺伎一边对着镜子修饰着自己的妆容,并不瞧向身后跪姿端正的小童。而小童只是态度恭顺地摇摇头,低声说了一句不知。艺伎哼了一声,像是欣赏自己的姿容一般,满意地端详着镜中的人像,随后转过身,背倚着梳妆台打...

【连若】南国的孩子(完结)

(十一)


“神明大人,那是什么?”


一目连顺着小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山兔骑着山蛙一蹦一蹦地追着蝴蝶。


“蝴蝶而已,不认识了吗?”趁着小孩聚精会神的时机,他扬手划过小孩的下巴。


“不是那个啦!”小孩急的在神明肩膀上晃起了腿“蝴蝶后面那团绿色的东西!!”


“绿色的东西?恩……是不是玩的太累看到错觉了?”一目连边误导着小孩,边用一手扶稳搭在自己胸前的两条腿,另一只手配合着身子调整到一个更舒服的坐姿。


“恩……?”小孩揉揉眼睛,皱着眉不说话了。


人类偶尔能看到妖怪,这并...

【连若】南国的孩子(中)

(五)


小孩最近很不开心,总是郁郁寡欢的样子,就算举高高也不能消散这份阴霾,这让一目连犯了难。


这不,今天也一样,小孩用心事重重的神情看看神明,又看向远处的村庄,然后噘着嘴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吭声了。


同样的剧情已经循环往复不下两周,可不论一目连如何询问,小孩就是不说原因。


叛逆期?


一目连摇摇头,小孩也就五六岁而已。


那又是为什么闷着不说呢?他弯腰侧头观察着小孩,又长又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从耷拉的嘴角看来,小孩是非常不开心的。


想什么呢?


顺着小...

【连若】南国的孩子(上)

连若only

传记有改动

年龄操作,般若大概只有5岁(想……

连总有稍稍狂暴描写(请避雷)

Ooc,文笔差


以上,鞠躬。

 ===========


(一)


脏小孩是被村里的孩子们追打着逃到山里的,最后那些孩子追累了,对着脏小孩逃跑的背影大声喊着恶毒的诅咒。


“——被山里的妖怪吃掉吧你这丑八怪!!!”


这不,应验了。


脏小孩如今正被一只发狂的妖怪死死按在地上,可说也奇怪,妖怪只是发狠地按住他,并没有进一步动作。脏小孩可能是害怕过头反而不怕了,竟然好奇地打量起眼前的妖怪。...

【连若】萤塚(完结)

“请等——”晴明蓦然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五指张开的手,努力地伸向房顶,似乎在追寻什么东西一般。随后他见自己的这只手被另一双手牢牢握住,顺着手臂寻向它的主人,源博雅正十分紧张地看着自己。


“不是让你安心去睡觉的么?”看到那张难掩疲倦的脸,晴明不禁埋怨。


“我睡不着。”博雅看着同样是一脸疲倦的晴明,认真地说


晴明被博雅认真额样子逗笑,他借着博雅的劲儿起身,坐在褥子上整理自己的衣装。


“一切顺利?”


“一切顺利。”


“哦对了晴明!”博雅从身后的小桌上拿起一张符纸。“昨晚这东西莫名其妙地出...

【连若】萤塚(五)

那夜下山后晴明便闭关不再出行。他的庭院似乎被下了咒,博雅曾几度拜访过晴明的宅子,却都在走进去后糊里糊涂地又走了出来,可如此闭关既无法帮助山上苦等的般若也无法改善山下平安京的局势。


博雅觉得自己天天站在庭院外生闷气也不是办法,他想起自家祖辈曾研究过阴阳术,便折返回家翻起了祖先留下的那些机关道具,扛着几件称心的宝贝踏着夜色再次闯入晴明的府邸。奇怪的是这次畅通无阻,他一路从庭院闯到宅邸,看到走廊连结的房门大敞,房内的晴明倚在矮桌旁,看傻子一样地看着自己。


“之前干嘛拦着不让我进来!”不去理会晴明看傻子一般的眼神,博雅卸下身上扛着的机关,随意甩掉木屐,气冲冲地大步踏进房间,走近才发现晴明握...

【连若】萤塚(四)

“我是无法走出这座山的。”般若淡淡地回应。将无奈化作一抹无所谓的笑意


没有自由的妖怪,这可真是前所未闻。


晴明用纸扇抵住双唇,屏息等待小妖之后的发言


“神明送我的东西牢牢束缚着我,我不能离开这座山半步。”


“他到底给了你什么?”晴明不禁问到。“那东西似乎很神奇,甚至可以驱散你的痛苦。”


“神奇么?”小妖苦笑着拉起脖子上的挂绳,从领口内拽出一个棕黄色的小布囊,解开绳子,敞开口后倒置,当袋子内的东西落出袋口的那一瞬间,晴明和博雅不禁睁大了眼睛。


草薙剑的碎片。


注意力集中在...

@玉浮荼 太太合作的脑洞,配图请戳ID

正在暗搓搓地努力把这个片段搓成一个大长条(别信!!!)

以及以及,强烈安利微博上望苏写的《trick》呀!!!超级萌的一辆车(//∇//)

关于新皮的一点脑洞(车向)

脑补了一下幼连(一目连新皮)一直懒得理在身旁不断挑战自己神威的般若(新皮),忍无可忍之下终于用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一把将小蜜糖压在身下,然后依旧一脸冷漠地、无声地观察着身下那只红透了的脸却仍然不断挣扎、叫喊的小妖……

哎嘛唉嘛……

冷漠攻和恶劣受,这种关系就好像用一潭静水去扑灭叫嚣着的大火,享受的不是火必定被扑灭的结局,而是有意放缓的,调教的过程(/ω\)

快……谁来开车⁄(⁄ ⁄ ⁄ω⁄ ⁄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