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连总sp!!!我想要连总sp!!!我想要他啊啊啊啊啊啊(;´༎ຶД༎ຶ`)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空花(十三)

(十三)


一目连回到宅邸时,般若正斜靠在廊柱上小憩。可此时天色渐晚,不一会便要起风,他想将般若叫醒,可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一目连平视着庭院内的那排细竹,嘴角含笑。


那时般若不过随口说过一句“连先生给人的感觉犹如细竹”,自己便毫不犹豫地种了一排竹子在庭院中,他希望这些植物可以在自己无法陪伴的时候给般若一个安慰。可小家伙似乎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刚住进这里的那段时日,是怎样都不肯接近这排竹子的。


但如今,就像经过春雨滋润的大地,般若对自己的态度也向令人欣喜的方向改变着,虽然还是看不到多少依赖,但至少不再那样戒备,也不抵触靠近这排竹子了。...


【连若】空花(十二)

百目鬼那日匆匆逃离,惊慌之下甚至错穿了般若的木屐。或许是心虚的缘故吧,近日她刻意躲着一目连,可她就算躲来躲去,也躲不开自家艺馆门前的这条路。


这不,一目连正倚在离艺馆不足十米的树下气定神闲地翻着账目单,时不时偏头对用人嘱咐一二,似乎没有注意到百目鬼的样子。


可这都站到自家门口了,谁都看得出一目连实则是在等自己。百目鬼发了难,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见一目连翻账本翻的聚精会神,便产生了一种侥幸心理,她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轻手轻脚地从一目连走过,可刚走过两步,后面就传来了不温不火的一句告诫。


“故意无视客人,会坏了你作为艺伎的名声的。”...


【连若】空花(十一)

百目鬼只身来到般若的新住所,她并不急得去探望般若,反而是先把前院风景看了个够,才敲敲门,不一会便有小童应声开门。百目鬼见这小童有几分姿色,进门也不急于褪下木屐,她站在玄关口,细打量这小童,愈发不急得进去探望般若了。


“你叫什么名字。”


“座敷童子。”年纪轻轻的小童低着头回答。


“多大了?”


“7岁。”


“是一目连先生把你选过来的吗?”


“是红叶妈妈打点我过来的。”


问一答一,毫不多言。百目鬼笑笑,她弯下腰,捏起座敷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很乖,是个可以调教的好孩子。”她...

【连若】空花(十)

小知识:

“旦那”是妻子对她丈夫的称呼。不过艺伎口中的旦那不是指丈夫,可以理解为是艺伎的长期买主。


艺伎绝不会随便和男人过夜,那样会玷污名声。如果客人想要长期与艺伎发生关系,就要支付昂贵的代价成为她的旦那。


反之,艺伎要想在祇园里赚大钱,还是得有一个旦那,没有旦那的艺伎就像大街上没有主人喂养的流浪猫,迟早要死在袛园里的。


以上,鞠躬~

 ===========================


水扬夜后不久,一目连便前往户隐茶屋与红叶商讨成为般若旦那的事情。起先红叶以般若年龄太小为由笑着推脱了,之后一目连又申请过几次,红叶...

【连若】空花(九)

或许是那两人原本对般若的水扬就并不怎么上心,又或许是一目连的来势汹汹击溃了其他的竞争对手。总之在这场竞争中,一目连并没有感到多吃力。


水扬仪式在在红叶的茶屋举行,般若是默默无名的艺伎,再加上红叶不喜热闹,所以即使是这样重要的仪式,在场的也不过只有红叶、酒吞、茨木、百目鬼以及几位必要的仆人,让人多少觉得有些冷清。


般若接过仆人手中的酒杯,这一杯入口,就是表明他与一目连结合在一起了,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一目连都永远是他的“第一位客人”。一想到这里,他的脑子就说嗡嗡作响。他看向一目连,后者正等他举杯共饮。


无论是谁,水扬都是要被交付出去的。这样安...

【连若】空花(八)

 一目连追着般若跑到二层转角,那里并列三个房间。大概是太过慌乱的缘故,其中一间房的纸门没有关严,门缝间夹了一小段衣袖。他屏住呼吸走到那扇门外,可屋内的人似乎开始感到了他的到来,纸门上透过来的人影明显晃动了一下。一目连刚挪开一点点门缝,只见纸门后的人影明显瑟缩了一下。他重重地叹气,只是想想一门之隔的般若现在是怎样慌张的表情,他就觉得无比沮丧。


他本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狼狈。


他用手指一遍一遍纾解着自己拧在一起的眉毛。门内的人趁着这个空隙悄悄将衣袖抽进房间内。


今日般若的反应让一目连隐隐觉得,自己怎样都是要被拒绝的,像这样追究原因似乎并...

【连若】空花(七)

(七)


与红叶的对话在沉默中不欢而散,从那之后或有意或无意的,一目连再也没有见过般若和红叶。他劝说自己全当一段没有开始的感情就此结束,这不过是个小事。可每当闲暇之时,脑中常常反复映出般若的样子,绕的他心情黯然,思绪烦乱。作为老朋友的荒川终于看不下去了,硬是拉着一目连下了面馆。


“就算是拒绝,至少也要给出个原因吧。”一目连晃着手中的酒杯,低声牢骚着。


荒川不厚道地笑笑。一目连和他打小认识,一同经过意气风发时,之后虽然走向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但依旧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所以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他们会剥下时间赐予他们的沉稳外壳,一同蜕回十多年前那意气风...

【连若】空花(六)

(六)


一目连迟迟没有得到般若的答复,他甚至觉得般若有些故意躲着自己的意思。他虽然有些心烦,却也没有变得郁郁寡欢。


不过是失恋一场,既不丢人,又没又损失,只是……


算了。一目连摇摇头。转眼又是一年春天,鸟儿在抽出嫩芽的树间穿梭啼叫,可袛园内的气氛却很微妙,一目连见有些原本十分要好的艺伎街上相见时也不过是冷冰冰的打个招呼便分道扬镳。他想了想,大概是“古都之舞”又到了选角的时候了吧。


记得不错祇园大约一共有八百来名艺伎,但最后每年春天参加“古都之舞”的不过六十名。这是祇园里的头等大事,一目连听说艺伎们明争暗地斗争夺角色权,往昔...

【连若】空花(五)

(五)

一目连与荒川在感情的事情上产生了分歧。荒川见劝不动便懒得再提及此事;后者耳边少了一个泼冷水的,心情甚至有些愉悦。


近些时日一目连刻意地增加了与般若居所——也就是红叶的户隐茶屋——之间的生意往来。


要说户隐茶屋的地理位置虽说并不处于中心区,但也绝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可这个茶屋就很奇怪的没有什么人气,一目连观察了一阵,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茶屋的女主人红叶似乎并无心放在经营上,对客人的态度总是冷冷淡淡的,就连打手也总是一副对谁都很不客气的样子。


毕竟一个房檐下的人,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般若总是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了。...


【连若】空花(四)

读前小科普:

当艺伎出席一场宴会,茶屋的女主人就会点燃一炷可以烧一个小时的香——这种香被称作“花”。艺伎能赚多少钱就看她离去的时候一共烧了多少炷香。


=============================

(四)

美津木茶屋的入口的小径响起一阵木屐踏地的声音,那是般若与百目鬼相伴来此参与宴会的脚步声。


“抱歉啦~”少女稍稍欠着身,双手合十在眼前,眯着一只眼睛向般若吐吐舌头。“原本应该是妖狐陪着一起来的,不过他家艺馆的妈妈最近总是逼着他练古都之舞,实在是没有精力与力气参与宴会了。所以只能把你拉过来啦。”

 

般若轻叹一口气,他仰头看向灯火通明的茶屋...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