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想家的根不用泥土,它自己生长。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空花(六)

(六)


一目连迟迟没有得到般若的答复,他甚至觉得般若有些故意躲着自己的意思。他虽然有些心烦,却也没有变得郁郁寡欢。


不过是失恋一场,既不丢人,又没又损失,只是……


算了。一目连摇摇头。转眼又是一年春天,鸟儿在抽出嫩芽的树间穿梭啼叫,可袛园内的气氛却很微妙,一目连见有些原本十分要好的艺伎街上相见时也不过是冷冰冰的打个招呼便分道扬镳。他想了想,大概是“古都之舞”又到了选角的时候了吧。


记得不错祇园大约一共有八百来名艺伎,但最后每年春天参加“古都之舞”的不过六十名。这是祇园里的头等大事,一目连听说艺伎们明争暗地斗争夺角色权,往昔...

【连若】空花(五)

(五)

一目连与荒川在感情的事情上产生了分歧。荒川见劝不动便懒得再提及此事;后者耳边少了一个泼冷水的,心情甚至有些愉悦。


近些时日一目连刻意地增加了与般若居所——也就是红叶的户隐茶屋——之间的生意往来。


要说户隐茶屋的地理位置虽说并不处于中心区,但也绝不是什么偏僻的地方,可这个茶屋就很奇怪的没有什么人气,一目连观察了一阵,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茶屋的女主人红叶似乎并无心放在经营上,对客人的态度总是冷冷淡淡的,就连打手也总是一副对谁都很不客气的样子。


毕竟一个房檐下的人,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般若总是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了。...


【连若】空花(四)

读前小科普:

当艺伎出席一场宴会,茶屋的女主人就会点燃一炷可以烧一个小时的香——这种香被称作“花”。艺伎能赚多少钱就看她离去的时候一共烧了多少炷香。


=============================

(四)

美津木茶屋的入口的小径响起一阵木屐踏地的声音,那是般若与百目鬼相伴来此参与宴会的脚步声。


“抱歉啦~”少女稍稍欠着身,双手合十在眼前,眯着一只眼睛向般若吐吐舌头。“原本应该是妖狐陪着一起来的,不过他家艺馆的妈妈最近总是逼着他练古都之舞,实在是没有精力与力气参与宴会了。所以只能把你拉过来啦。”

 

般若轻叹一口气,他仰头看向灯火通明的茶屋...

画了一个我家魅妖般若www


为了表明我家般若是连总的就……草草画了个连总(捂头跑!



每天都在担忧连总的肾的我真是操碎了心……

【连若】空花(三)

(三)


一目连在袛园做了半年多的香粉生意。为了做事方便,他从家里要来一名用人。今早与往常无异,他与用人带着各个艺馆预定的商品来到了袛园,忙到中午才得以休息。一目连在流动小贩的摊子上买了两份薄饼,坐在有树荫的椅子下和用人一起吃着。


正午的阳光有些晃眼,一目连低下头,却见昨夜的细雨把花儿压得低了头,他觉得有几分扫兴,便抬起头平视前方,见到一个素衣的艺伎正站在一斋桥上向桥下撒着什么东西。


一目连眯起眼睛,那一头金发的艺伎好像似乎与自己有几面之缘,仔细想来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他边打量着小家伙的身影边漫不经心地回忆着,待解决掉薄饼后,他起身掸掸身...

【连若】空花(二)

(二)


时逢七月十七,袛园与常年无异地举行着盛大的花车巡游,一夜间原本宽阔的道路被两侧的临时小店挤得有些局促。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些漂亮的传统花车巡游及叫“花伞”的百人艺妓巡游。街上艺伎们身着华丽,旖旎而行,风姿绰约,面若桃花。他们款款走着,时不时对身旁经过的人飘去一个暧昧的笑意。


一目连坐在小茶屋的二层看着下面纷繁的景象,突然起了几分腻。他突然想去楼下,去这间茶屋小小的后院得几分清净。他那双套有袜带的脚踩在茶屋老旧的走廊木板上,每周一部都会引得木板发出嘎嘎的声音,一目连觉得,这种声音比外面飘荡的笑声要更让他觉得舒服。他低头掀开门上的挂帘,却在院中见影影绰...

【连若】空花(一)

两周年纪念文⁄(⁄ ⁄ ⁄ω⁄ ⁄ ⁄)⁄

艺伎梗

Cp连若only,会有一些游戏角色加入剧情

OOC,真的OOC啊~剧情温吞

最后会有小破车一辆,庆祝连若两周年嗷嗷嗷~~~~

也算是《艺伎回忆录》的读后感,所以文内会出现书中相似剧情。

以上,感谢。


【楔子】


“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么?”


跪坐在梳妆台前的艺伎一边对着镜子修饰着自己的妆容,并不瞧向身后跪姿端正的小童。而小童只是态度恭顺地摇摇头,低声说了一句不知。艺伎哼了一声,像是欣赏自己的姿容一般,满意地端详着镜中的人像,随后转过身,背倚着梳妆台打...

那个……连若快两周年了……你们不考虑让连总喂一下小般若吗,总觉得小般若快被饿死了(

【连若】南国的孩子(完结)

(十一)


“神明大人,那是什么?”


一目连顺着小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山兔骑着山蛙一蹦一蹦地追着蝴蝶。


“蝴蝶而已,不认识了吗?”趁着小孩聚精会神的时机,他扬手划过小孩的下巴。


“不是那个啦!”小孩急的在神明肩膀上晃起了腿“蝴蝶后面那团绿色的东西!!”


“绿色的东西?恩……是不是玩的太累看到错觉了?”一目连边误导着小孩,边用一手扶稳搭在自己胸前的两条腿,另一只手配合着身子调整到一个更舒服的坐姿。


“恩……?”小孩揉揉眼睛,皱着眉不说话了。


人类偶尔能看到妖怪,这并...

【连若】南国的孩子(中)

(五)


小孩最近很不开心,总是郁郁寡欢的样子,就算举高高也不能消散这份阴霾,这让一目连犯了难。


这不,今天也一样,小孩用心事重重的神情看看神明,又看向远处的村庄,然后噘着嘴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吭声了。


同样的剧情已经循环往复不下两周,可不论一目连如何询问,小孩就是不说原因。


叛逆期?


一目连摇摇头,小孩也就五六岁而已。


那又是为什么闷着不说呢?他弯腰侧头观察着小孩,又长又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但从耷拉的嘴角看来,小孩是非常不开心的。


想什么呢?


顺着小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