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夜雨

小甜饼,单发完结。

时间线设定为般若仍在不停剥掉自己脸以及一目连的神社仍未完全毁掉的时刻。

选题为2


==============================

冬季的夜雨带着彻骨的冷,一滴一滴无声地落于这个寂静世界。一目连静静地坐在他破败的神社中——此时他早已一无所有,却还固执地在这个无人问津的神社里等待着不会再出现的信徒。

 

信徒没有等来,却等来了一位长相普通,满头金发的小妖。

 

小妖脸上挂着尚未结痂的伤痕,他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破败的神社,放在平时是不会有妖怪愿意踏足这里的,可今日他急需要一个遮风挡雨的居所,便也管不了那么多。

 

“神明大人的变化好大,般若差点就没认出来呢。”小妖乖巧地向坐在神社里的,曾经的神明请安。而一目连却不认识眼前的这位小妖,般若对此也不在意——毕竟之前本就是他单方面观察过这个神明而已——他在意的只是怀中小蛇的生死。

 

“般若的宠物要被冻死了,可否请神明大人救救它?”说着便从胸口的衣物中掏出冻得僵硬的蛇,双手奉向一目连。

 

一目连从般若手中接过小蛇,他感到这小妖的手也冰的不行,便领着般若一同进了神社。

 

一龙一蛇与两妖在冬季的夜雨中相互依偎在一起,在破旧的神社中过了一晚。般若睡得并不安稳,一双手总是无意识地抓向自己的脸,像是要把脸生生剥下一般用力。一目连阻止了好几次,可噩梦中的小妖仍坚持不懈,一目连只好动用妖力止住了般若的动作。

 

是怎样的噩梦呀——

 

他看着般若紧锁的眉头,不禁叹气。

 

第二天醒来,雨停了,般若和他的宠物蛇不见了踪影。一目连起身抬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轻轻搂住身边的龙。

 

又只剩自己了——他想。

 

 

 

 

那之后每逢雨夜,一目连都能在神社旁的森林中感受到般若的妖气。两妖隔着细密的夜雨,通过相互连接的妖气,即使一言不发,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彼此的陪伴。偶尔太过寒冷的夜晚,般若的小蛇会独自爬过来找他取暖。

 

一目连抚着怀中的小蛇,一双眼睛淡然地望向森林。

 

“踏着夜雨而来的小妖,你在想什么呢?”他轻叹着自言自语。

 

 

 

转眼已到春天。今日这个雨夜有些不同,般若迟迟没有出现,出现后妖气也是淡的不像样子,一目连不免有些担心,便走出神社探了去——小妖受了伤。一目连急忙把他抱回神社好生休养。不知是不是错觉,一目连隐约觉得和上次见面相比,怀中小妖变得更加漂亮了。

 

噩梦似乎对般若有特殊的偏爱,在他昏迷的时候不断地找上他。一目连像之前那样用妖力阻止了般若不断抓挠脸颊的双手。他坐在床头,低头看着床榻上小妖,他看到小妖紧皱的眉头,便将自己的手附于小妖的额头上,轻轻抚平他紧锁的双眉。

 

不出几日,小妖的伤好了,临走前,一目连叫住他。

 

神明也要回报的吗?般若心想。

 

一目连看了小妖很久,最后弯腰替他把腰间松垮的蝴蝶结重新系好。

 

直到下了山,般若才停下脚步打量起胸前漂亮的蝴蝶结,然后回首望向半山腰中的破败神社

 

“真是奇怪的家伙。”他对小蛇说。

 

 

 

 

一目连有了一些期待,他期待夜雨降临,期待再次感受到那小妖的气息。

 

那是初夏的雨夜。一目连隐去了身形和妖气藏在森林里——他似乎已经倦于顺着小妖的性子,陪他过这种隔着夜雨,孑立相望的日子。曾经的神明有了不曾有过的欲望。

 

般若如期而至,却没有感受到一目连的气息。小妖心生困惑,担心是不是这次间隔时日太长,堕妖的神明已经离开了这方天地。一想到这里,他竟有些惊慌失措,连忙加快脚步走向神社。

 

一目连笑着将小妖疑惑又不安地神情尽收眼底,直到小妖踏过鸟居,他才现了身形,从背后揽住小妖。

 

“为什么只在夜雨时才来找我?”他问怀中的小妖。

 

“因为啊……”般若在一目连的臂弯中转过身,撩起他银色的前发,踮起脚在重新长出妖瞳的右眼上印下一个吻。

 

“因为你曾经救过般若,因为你曾在夜雨中失去了全部,因为般若不愿你孤身在夜雨中难过。”

 

他对小妖一无所知,可小妖却了解他的过去。彼此了解上的悬殊让他有了几分焦躁。一目连紧紧抱住般若,将半张脸埋在小妖蓬松的金发中,他闻着小妖独有的气味,缓缓开口道

 

“那就不要再藏在森林里,陪在我身边可好?”

 

第二日早上,般若仍然要走。一目连并没有阻拦,只是又一次为他打好蝴蝶结,他看着般若愈发漂亮的容颜,告诉小妖下次归来时,他会送他一个礼物。般若打量着这个破神社,实在猜不到这足不出户的家伙能拿出什么礼物。

 

“路上小心”一目连轻抚般若细腻的脸颊,那里还留有昨晚在噩梦中抓脸留下的红印。“我等你回来。”

 

 

 

 

上天像是在和谁开玩笑一样,夜雨久久不再来临。直至枫树染上了火红,第一场秋雨才伴着夕阳缓缓落下。

 

细雨绵绵不停,不知是替谁倾吐着绸缪的思念。

 

般若举着从人类那里“借”来的纸伞,面戴狰狞的面具。他踏着夜雨,沿着布满青苔的石阶,一步一步走向一目连的神社。木屐踏在石阶上发出嘎达嘎达的清脆响声,打破了原本的宁静。

 

尽头的鸟居下,一目连含着笑等他。

 

般若在一目连面前站定,他扬着头,指着覆于脸上的面具,问曾经的神明

 

“若这才是般若真正的面容,神明大人是否还会等般若归来?”

 

一目连伸手轻抚般若的面具,眼中满溢着温柔与眷恋。

 

“我只为等你,你来,我便是满心欢喜。”

 

“只要你归来,怎样都好。”

 

我别无所求。

 

般若撇过头,他向一目连伸出手,问道。

 

“你说过的礼物,是什么?”

 

一目连瞧着眼前的小妖,虽然面具遮挡了他此时的表情,可耳尖的红晕没有躲过自己的眼睛。

 

般若见一目连迟迟没有动静,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正对上对方宠溺的眼神。一时间竟无措地向后退去,却被一目连握住了手。

 

轻轻握在一起的手,向彼此心中传递着简单的幸福。

 

像是要遮掩心中的躁动一般,般若再次开口问道

 

“神明大人,送给般若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你的礼物。此刻,不正被你握在手中吗?”一目连的手心贴着般若柔软的掌心,顺着小妖的掌纹,缓缓地与小妖十指相扣。

 

“这礼物,喜欢吗?”

 

般若晃晃与神明十指相扣的手,面具下透出一声轻笑

 

“凑凑呼呼吧,般若就收下了。”说完,他用另一只手摘下了面具。

 

映入眼中的是一张堪与日月争辉的无暇面庞,自是一目连,也不禁发出了一丝惊叹。

 

似乎是猜到了一目连的反应,般若笑意盈盈地主动凑到一目连的胸膛,空余出来的手不停地在对方胸口画着圈,他用着危险又甜腻的声音问道

 

“神明大人把自己送给了般若,那般若是否可以为所欲为呢?”

 

一目连轻柔地扳起般若的下巴,拇指缓缓勾勒着小妖美好的唇形

 

“那要看之后你还有没有余力。”不等小妖有所回击,一目连便堵住了他的唇。

 

 

 

一切都是那么地契合,接吻的方式,相拥的姿势,明明是第一次,却像是反复过千万次一般地恰到好处。

 

 

 

然而一个吻并不能满足彼此,他们要的,是对方的全部。

 

 

 

雨停了,月亮却依旧隐在云层之后。也是,此时有谁愿意打扰他们呢。

 

 

 

 

一目连在半夜醒来,他低头看向怀中熟睡的小妖——平稳的呼吸,双手自然地叠在胸前,似乎今夜终于没有做噩梦呢。

 

一目连轻轻吻着小妖的额头,抬眼看向窗外的明月光。

 

雨停了,你却没有走呢。

 

以后也不会让你走了。

 

 

 

晚安,我的蜜糖,

 

在我身边,安心睡吧。

 

晚安,我的般若,

 

那些痛苦的回忆都不会再来;

 

我在你身边,你再也不是独自一人。

 

即使依旧被梦魇缠身,也请你不要害怕;

 

因为,那些痛苦只能残喘于行将消散的梦中——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Fin——

=====

碎碎念:

一时兴起的脑洞产物,词不达意OOC以及意识流and思路不畅还请见谅Orz

脑洞源于我最喜欢的一首情诗。原文为:世界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没你想得那么坏。你过来,来我身边;月亮不抱你,时光摧毁你,可我爱你。

总之感谢观看>w<~


评论(4)
热度(46)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