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城市(一)

现代师生paro。
文笔差ooc请注意orz...

=====

【当初的欲望已是回忆。】


(一)

side➡️般若

“首先还是要感谢你愿意接受我的采访。”银发的女人向坐在对面的人报以微笑。“其实不必专程飞回来的,我们在网上也可以进行交谈的。”

般若摇摇头,旋即偏头看向窗外,缓缓开口道。

“离开很久了,我很想再回到这个城市看看。”

女人点头会意,然后伸出双手向般若递出一张名片

“在记录你们的故事前,我想还是再次重新自我介绍一番比较好。”

青行灯。《If》杂志责任编辑。

《If》是A市唯一一本面向同志的,备受争议的杂志。

般若收起名片,仰起头,嘴角浮起好看的弧度。


这个故事,从哪里说起才好呢……?


记忆中他人缘很好,对谁都很温柔,唇边永远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高一的时候,我被老师叫到办公室,无意瞥到旁边空办公桌上放着一本我很喜欢的散文集,书本有反复翻阅的痕迹,一些书页还夹了书签,看来这个老师也很喜欢这书呢。

那并不是什么畅销作品,我没想到学校里会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它。所以不禁对这位素昧谋面的老师产生了些许兴趣,我便打探了他的名字,稍稍开始留意他——他叫一目连,喜欢穿白色的衬衣,樱色的头发总是松松垮垮的束起来,随意落在一边肩膀上。整个人都散发着令人舒适的气息。

后来我们班的生物老师家里出了点情况,由一目连老师代课两周。第一节课课间我便主动和他搭话,我问他是不是喜欢那本散文集。他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想想也是,第一次上课的学生竟问他这么私人的问题,可他没有任何责备或是防备的神态,只是笑着告诉我那是他最喜欢的书。

他很温柔,他笑的真好看。如同春夜的微风拂过,温和又舒适。


般若沉浸在回忆里,脸上渐渐浮起笑容。


高二分文理,我选的文科,便正大光明地偏起了科,尤其是生物一落千丈。远在海外的爸妈怕我连会考都过不了,便给我请了家教。一开始我是真的不想去上课,但迫于压力也只得电话联系了家教,结果就是这么巧合,电话另一头的是一目连。我当时很是惊讶,但他好像不记得我了。我们约了补习的地点,也就是这里。

般若指着桌面。

当时选择的补习地点,就是这间咖啡厅。

不过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这点我确实不清楚。



那时两人相对坐在咖啡桌两侧。第一次上课只是讲一套基础卷子摸摸底,一目连发现般若其实很聪明,便问他在学校时为什么不好好学。般若摆摆手说这又不是高考要考的东西,自己为什么要费心思。

“交了额外的学费就有心思学了?”一目连打趣着。

般若皱了皱鼻子,算是回答。

一个是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老师,另一个又是个开朗的性子;两人校外的交谈并不拘谨于师生身份,反而更像是朋友。

就学习这一方面来说,般若属于一点就透的聪明学生。一目连准备的知识点很快就教完了,然而时间还有很多,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那两周代课时你总是看着黑板,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认真的学生,原来只是在发呆而已。”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般若压着心中的窃喜,故作平静地问

“老师您还记得我?”

“恩。一开口就问别人爱好的奇怪学生。”一目连小口啜着红茶,轻松的语气中带有一丝调侃。

般若吐吐舌头,两人就着书的喜好展开了新的话题,从文学风格谈论到某些特定的作家,继而谈论那些作家的某些让人记忆深刻的句子。

“她那里温热濡湿,仿佛等待我进……”般若背着《挪威的森林》里的句子

“打住……”一目连不得不提高声调,他并不想在咖啡厅里听人开黄腔。

般若嘲笑对面的人明明都是成人了还这么不开放。突然地,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桌子,俯身向前,眼睛里闪着求知的光芒

“老师!男人与男人交合的时候,后面也会温热濡湿吗?”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他们。

事已至此一目连只得无奈地长叹一口气

“那种事我怎么会知道……”

般若打着哈哈重新坐下,短暂的尴尬后他们又有了新的话题。两人的爱好相近,自然相谈甚欢。要不是一目连的电话突然响起,他们也许能聊到深夜。

“已经这么晚了呢。”挂掉电话,一目连将余下的红茶一饮而尽,有了离开的心思。

“电话那头的,是女朋友?”

“不,是家人。”一目连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简单地回应。

不是女朋友就好。般若一颗悬着的心安稳落地,随即又对眼前的人的生活有了一丝好奇。

“老师和家人住在一起吗?”

“并没有住在一起,只是每周六都会回去陪陪他们,和他们一起进晚餐而已。”

般若哦了一声,开始想象一目连与家人在一起时的样子,短暂的走神后他眼睛又亮起了光泽,似乎还想问些什么,一抬头却看到对方为难的表情。

“对不相熟的人追问私人的问题,可不是个好行为哦。”

直面受到责备的般若连忙低下头,左顾右盼地不知起个什么话题来缓和当下的尴尬;一目连看他这幅狼狈的样子,不禁将身体稍稍前倾,伸手轻柔地抚上般若的头。那动作温柔地仿佛能将世间所有不安吞尽,般若享受着这份温柔,心里飘起阵阵暖意。

“下次注意就好了。”一目连轻声对他说。



师生二人在咖啡厅门口相互道别,般若看着一目连渐渐离去的背影,突然将他喊住。

“怎么了?”一目连回头看向他,虽然在赶时间,却仍是一副温柔又耐心的样子。

“如果我坚持的事情,在别人眼中都是不可取的,我该怎么办?”

一目连认真想了想,他告诉般若

“其实大多时候旁人的看法都与你无关。你相信那是对的,就好。”

般若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傍晚华灯点点,他的表情模糊在暧昧的光线中,看不真切。


评论(4)
热度(42)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