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城市(完结)

现代Paro,生物老师连X高中生般若
==============================

side➡️一目连

 

“那场情事来的猛烈,我想我大概是弄伤他了。”一目连苦笑。“可当时我们顾不得那么多,那已经是最后了。我争分夺秒地占有着他,已经做到这里,我不想连这件事都给他留下遗憾。”

 

 

“那之后我们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又回到了互不干扰的生活。我教的不是他的年级,又不在一个楼层,所以在学校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一个多月后我才知道他已经转学了。”

 

一目连垂下眼,喉结上下翻滚着。

 

“我原本以为还能看到他在成人典礼上宣誓的样子,能看到他走上礼堂领取毕业证书的样子……可到头来,我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他人生重要的场合我都无缘参与,我甚至连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之后你一次都没有联系过他吗?”

 

一目连摇摇头“我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去联系他。偶尔我会绕道经过他家,可日复一日,我看到的只有越堆越满的信箱和再也没有透出光亮的窗户。我想他大概是搬家了。”

 

 “这几年我经常去他原本想报考的C大,在校园里漫步,旁听他感兴趣的课程。想象如果没有遇到我,他会过怎样的生活。”

 

一目连食指敲打着空杯子,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闷响

 

“我欠他很多,可我大概这辈子都无法偿还了。”

 

青行灯欲言又止,她眉眼低垂,手中的笔在本子上重复画着无意义的线条。几番犹豫之后,她开了口

 

“有件事情我骗了你。般若其实回来了,只是……”

 

“只是他不让你告诉我,对不对”一目连笑笑,眼中没有一丝愠色。“他回来了,我是知道的。”

 

“诶?”

 

“学姐来找我的当晚,我就去了般若的家。信箱里原本堆得满满的信件全都没有了,窗户里也透出了光亮。我就知道,他回来了。”

 

“既然知道了,你为什么没有去见他?”

 

“见了又如何?”一目连反问。“我确实很想他,我非常非常想把他留在身边。分别的这几年我愈发清楚地认识到他有多么无可取代。”

 

“那……”

 

“可我还是那个问题。”一目连打断青行灯。“我无论带他去哪里,都解决不了现实带来的接踵而至的问题。简单地来说,在一起,就代表着要在众人好奇和指指点点的的目光中渡过一辈子;然后终于在某一天,站在手术室前拿着一张家属同意签字书束手无策。”一目连轻叹一口气,语气中透着绵软无力。“我根本保护不了他,又凭什么留他在身边?”

 

听到这些,青行灯不禁莞尔。她重新认真地对眼前的小学弟进行了一番打量,然后开口道

 

“你啊,和上学时候一样,真是一点都没有变。碰到难题就喜欢一个人扛,可感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般若已经是大人了,你不用处处护着他,他有能力也有义务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而且就这件事情而言,我想你有些自私——你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自己的认知,自己的想法中去思考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好吧,就当从前般若是个孩子,你应当多想些。可现在呢,你们都是成人了,你还是自顾自的判断,这未免有些不合适了。”

 

一目连以沉默代替回答,半垂着的眼睛在眼眶中小幅摇摆。青行灯默默的看着他,给他思考的时间。

 

“我确实不该自顾自地决定。”一目连说。“可从结果上来看,无论我们怎么做都不会解决我所预计的问题。所以我果然还是没有理由去见他。”

 

“抱歉,学姐。”

 

“没什么可道歉的。”青行灯摆摆手,然后直言不讳地说道“虽然我确实有些生气——与我和妖刀所受到的外界阻力相比,你却选择亲手扯断你们的缘分。罢了,是我多嘴。今天就到这里吧。”她说着,合上了本子,一样一样地把东西装进包里,动作进行到一半,她似乎还有些不甘心似的,又抿着嘴看向一目连

 

“般若就快走了,我会把他接下来的行程告诉你。”青行灯对要发话的一目连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听我说,我只是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你找不找他都无所谓。我虽然认同你的那些想法,但我依旧觉得你至少应该和他好好谈谈。”

 

“嗯。”

 

“唉……”青行灯轻叹,将无奈写在了脸上。一目连的态度很坚定,自己说的话并没有动摇他半分。

 

“好吧,好吧。”她摆出投降的姿态“你的倔我算是领教到了。就算是我多嘴吧,我再重申一遍,我希望你可以慎重考虑你们的事情,考虑考虑般若。你太过理性,总有一天是要后悔的。”

 

语毕,她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又没忍住回头看向了一目连——对方安静地坐在原处,礼貌地点头示意。

 

好可惜啊……青行灯想。

 

 

 

 

 

side➡️般若

 

“今天再说一点吧,明天我就要离开了。”

 

“今晚也下雪了呢,和那晚一样。”

 

“那晚我一直站在房门口,仔细捕捉着从走廊传来的每一个脚步声。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来,这对我而言这是最终审判了。我害怕他不来。所以当我听到门卡刷开房门的声音时,你不知道我有多兴奋,有多激动。我爱的人,他第一次、他终于愿意陪我疯一次。即使没有未来,即使这绝不是他的最终选择,即使他还是要回去的。我还是高兴的要疯了。”

 

“不过那场性爱可真是够呛。”般若苦笑。“我被狠狠地弄伤了,可我当时并不觉得身体有多痛。大概是心比身体更绝望吧。现实太残忍,他终不是我的。我竭尽全力地去配合他,想让他再进一寸,一分也好。我竭尽全力的配合他,想让他深深地、狠狠地记住我。”

 

 “那夜之后我就吵闹着让家人办理了转学手续。可转了学,我还是忍不住想见他。所以我又闹着办了出国手续,家人那阵子没少为我的事情皱眉。”

 

想起曾经任性的举动,般若不禁摸了摸鼻子。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下头,一圈一圈缓缓转动着佩于手指上的戒指,语气中带着几分自嘲

 

“临走前我把和他有关的东西全都留在了这边——我太傻了,那些物件可以丢弃,可年少和感情却是要陪我一辈子的。”

 

“出国后,我去了他想带我定居的那个城市。本想在那里混日子,可在那个城市的每一秒我都无比怀念他。我停止不了那种他就在我身边的妄想,所以我离开了那个城市。”

 

“你恨过他吗?”青行灯问他

 

般若摇摇头

 

“我恨他什么呢?他给了我他能给的全部。”

 

“我很想他,我很爱他。”

 

“从17岁到27岁,我爱了他十年,想了他十年。一开始我拼尽全力地表现我自己。告诉他我有多有趣,你快来看看我吧;可十年后的现在,我只想他忘了我。”

 

“我明天就要走了,大概,也不会再回来了。”

 

“真的不见他一面吗?”青行灯的语气中透露着恳求,可般若只是淡淡地摇头

 

“我之前就说过,见面又能怎么样呢?还是要分别的。”

 

“这一点上,你们还真是一致地出奇。”

 

“恩。”般若点点头,腼腆地笑了。“这大概就是恋人之间的直觉吧。比如我相信这段时间他一定会找到我家来的,所以我回来的第一天就整理了邮箱,收拾了房间,白天拉开窗帘,晚上打开电灯。我做了充足的暗示,暗示别人这间房间的主人回来了。除了接受你采访的时间,我几乎都是待在家里的。可他始终没有敲我的门,这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你们真的很有默契。”

 

听到这话,般若终于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青行灯想,这样甜美的笑容,一目连怕是一辈子都看不够的吧。

 

太可惜了。

 

“灯姐大概不知道吧。那家伙倔得很。凡是他坚持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那晚他能来陪我疯一场,我已经很满足了。”

 

“该结束了。”

 

青行灯看着般若,甜甜的笑容已经枯萎,只剩下一地萧索,心头不由得泛起了一阵酸涩。可这两个人都这样坚持,她若继续劝下去,反倒是像是在自作多情了。

 

“随你们吧。所谓未来,不过就是你们自己选出来的。”

 

“抱歉。”

 

青行灯轻哼。两个人都对她说了抱歉,她摆摆手“没有什么可道歉的,我只是有些羡慕你们,可以自由地选择未来罢了。”

 

“这几年呀……我一直都很后悔。”般若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用搅拌棒在见底的红茶杯上敲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当年我太小,做事只凭着一股子冲劲儿。这几年我开始模仿他的习惯,才知道红茶有多难喝;这几年我开始学着站在他的角度思考,才知道当年他有多煎熬。”

 

“我很后悔,那时候我从未站在他的角度上想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在顾虑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想过,只是一味地逼他。到了最后,我还在逼他,然后又自顾自地做了了断,自顾自地……我一直在伤害他。”

 

“不过欠他的这一句抱歉,我大概这辈子都无法对他说出了吧。”

 

说罢,般若重重阖上双眼,重心一偏,将半个额头抵在冰冷的窗户上“虽然有些任性,但我想,这之后,我大概也不会再联系你了。”

 

“我明白。”

 

“真傻……”般若有气无力地低语着“我根本不在乎现实的压力,你在身边就好,只要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他无所谓地笑了,半睁的双眼中五分无奈五分疲惫。良久,随着一声长叹,般若重新坐正,扬起头,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青行灯。

 

“灯姐,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什么?”

 

“明天,你可不可以送我去机场?”般若笑笑“其实这次,我确实抱有一点点小小的希望的,我希望他能来找我。不过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了。我怕我一个人走,会忍不住哭出来的。我可不要那样,我已经是大人了,还那样哭鼻子,想想就好丢人的。”

 

 

 

 

side➡️青行灯

 

——三个月后——



“所以说……”青行灯抱臂伫立,冷冷地看向几米以外的人“不回短信,挂断电话,你就来单位门口堵我?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态度吗?一目连先生。”

 

一目连点点头

 

“我明白。”

 

眼看这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青行灯更是觉得气愤难平。

 

“般若一个人走的,你根本无法想象他当时有多可怜。我原本以为他会在机场发泄一场,可他只是默默地走了,那双眼睛里写满了他对结局的不抵抗与照单全收。”她狠狠地瞪向一目连“整件事的决定权明明一直在你手中,可到头来他却要受这么大的委屈。你大概是我见过最烂的人了。”

 

“是吗……”一目连低下头,淡淡回应着“般若真的成熟了很多,我不该总把他当作孩子来看的。”

 

“学姐说的没有错。”他抬头看向青行灯“这世上,确实没有比我更差劲的人了。我一直都站在自己的认知上思索我们的事,这对那孩子……不对。”一目连摇摇头“这对般若太不公平了。”

 

青行灯也跟着小幅度摇头,一目连悔悟的太晚了,他的话般若再也听不到了。

 

“所以呢?”她问。“你来把我当作忏悔对象吗?”

 

“学姐请不要误会。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告别?”

 

“我想的已经足够多了,却什么都没有做过。现在,我要去完成我十年前就该做的事情了。”

 

一目连微微笑着,对一头雾水的青行灯点头致意。

 

“我要去找般若了。我想好好和他谈谈。如果他允许的话,我想用余生把这么多年来对他的亏欠一点一点地补偿给他。”

 

“你……联系到他了?”

 

一目连摇头“我试过去联系他,可所有的号码都变成了空号。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我要去找他,这大概会是一场漫长的旅途吧。”

 

“胡闹。”青行灯说“你这要怎么找?”

 

“一个一个城市地找。”一目连从容而认真地回答“从我允诺要带他去的那个城市开始,一个一个地找。”

 

还真是胡闹,青行灯想。同在一个城市都未必能见上面,更何况世界那么大,他的行为无非是大海捞针。

 

可她心里隐隐觉得,他们之间一度停滞的时间,似乎又滴答滴答地走动了起来。

 

算了,随他们疯去吧。

 

“那可真是要花上很久很久的时间了。”青行灯对一目连展开微笑“做好吃苦头的准备了吗?”

 

一目连点点头。

 

“谈不上吃苦。”他说。“早在十年前的那个雪夜,我就不该放他走的。在找到他之前,我经历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偿还当年犯的错误而已。而且……”

 

“他不在身边,我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青行灯叹气,般若说的没错,一目连确实倔得很。

 

罢了,这毕竟是他们的事。

 

“我会帮你的。如果我有了般若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谢谢。”

 

“可是啊……不是我泼冷水。你真的有自信能找到他吗?”

 

“嗯。这大概是恋人间的直觉吧。”一目连腼腆地笑了。“我相信他一定在某处等着我。只要他还在等我,我就一定会找到他。”

 

“十年前,他为我拼尽了全力;现在,该是我为他拼尽全力了。”

 

青行灯欲言又止。一目连的决定用疯狂来形容绝不过分。可此时,她竟也觉得他们一定会重逢。

 

“学姐,你知道吗?”一目连将被风吹散的碎发重新别回耳后,青行灯看到他手上的戒指在夕阳的余辉中反射着柔和的光芒。

 

“我和般若缘起于读书这个共同爱好。在我们都很喜欢的那个故事里,有这样一句话,我见般若反复抄过很多遍。”

 

“是怎样一句话呢?”青行灯问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Fin——


评论(26)
热度(58)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