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LDeerlee_Joe
她爱我⁄(⁄ ⁄ ⁄ω⁄ ⁄ ⁄)⁄!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萤塚(二)

那夜山脚下,晴明吩咐博雅告知各位朝臣山中藏有恶鬼,切不可随意上山。这消息散播出去,本就受八岐大蛇的影响下人心惶惶的平安京更是人心不安。可几日过去,当事人安倍晴明偏偏又给不出个退治的办法,另一个当事人左大臣也依旧躺在床上疯言疯语并无半点好转。

 

这下朝中看不下去了,派源博雅前来催促。可这领命前来询问的人还没坐稳,晴明却率先开口问道

 

“我拜托你去查的那首歌,你可有了什么结果?”

 

“啊……?”博雅似乎被问蒙了,半跪半坐地停在原地,反映了一会后突然地拍了下脑袋,发出一记清脆的响声。“哦对!我差点又忘了这事儿!”

 

“可是早就查到了线索?”

 

神经大条的博雅没有察觉出晴明话语中隐隐的指责,还在那里傻乎乎地打着哈哈

 

“查到了查到了。不过最近一直着急朝中左大臣的事情,就把这茬儿给忘了。”

 

眼前这人一副不急不慌的样子,晴明看在眼里,气在心里。一向温和的阴阳师口气中难得带了几分怒气“如今八岐大蛇笼罩平安京,上下生灵岌岌可危,你却将重心都放在那个充数的大臣上。”

 

晴明说的在理,可源博雅身在朝中,自然有自己的苦衷。他想辩解,可抬头对上晴明那双认真的眼,生生被瞪得没了底气,只得暗自叫屈,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逗得晴明乐出了声。

 

“关于那首歌,你查到了什么?”

 

“那首歌啊,是百年前那座山脚下的村庄里口口相传的一首歌谣,想想也真是有些年代了,还好词句被爱好民乐的祖先保留了下来,否则就要随着村庄一起消失了。”说着,博雅递给晴明一页纸。

 

晴明接过纸张,将写在上面的歌词认真阅读一遍。

 

不过是一首极其普通的歌。

 

可话说回来,那小妖看上去就不是亲近人类的那一派,那么这歌是谁教会他的呢?晴明暗自思忖着,他抬头问向博雅

 

“可有乐谱留下?”

 

博雅遗憾地摇摇头“口口相传的民间歌谣而已,能留下词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也是。”晴明合上纸放到一旁,然后从袖中抽出符咒,一张又一张的摆在身前的矮桌上。

 

“那之后我多次探查过那座山,不过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那小妖的存在。”

 

“隐隐约约?”

 

晴明点点头,将一张符咒推至桌面一角。

 

“那小妖似乎隐了自己的身形——虽然如此,我还是能感受到他一直跟在我身后。不过,我说什么他都不理就是了”

 

“他到底想干什么啊?”

 

“我在想,会不会是我,有些像那小妖很重要的人,或是妖?”

 

源博雅听了这话,不自觉地重重拍了下桌子“我说晴明,玩笑可不能这么开。”

 

“我是认真的。”晴明耐心地把被博雅拍锤乱的符咒一张张摆回原位。

 

“一开始他不是口口声声称我为‘大人’吗,还有那时那些含糊不清的话,思来想去怎么都是对另外一个人说的。”

 

博雅不屑地反问“如果真是重要的人,又怎么会连长相都和旁人混淆了。”

 

“是啊,为什么呢?”晴明喃喃自语着,随即双手结印,矮桌上的数张符咒颤颤巍巍地立起,缓缓浮于空中。

 

“这是什么?”

 

“平安京各位神灵的分布和状态。”晴明指向矮桌上没有立起的符咒“除了这位,其余神明各在其位,而这位消失的神所守护的,正是我们前阵子去过的那座山。如今神明不在,山应当失去灵气才对,然而却依旧郁郁葱葱,更奇怪的是那里出现了一位拥有神力的小妖。”说到这里,晴明眯起细长的眼,他看向博雅,问道

 

“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你的意思是……那妖修成了神,并且取代了之前那位神明?”

 

晴明并没有回答,只是捻起矮桌上那唯一一张没有浮空的符咒,放在手中来回打量。

 

“到底是不是这样啊?!”博雅不禁催促道

 

“只是一种猜测而已。”

 

“那也就是说你还有别的猜测咯!”

 

晴明一双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博雅,不言不语。

 

又来了,老狐狸专用笑容。

 

源博雅暗自叫苦。

 

“我到底说对没有啊!”

 

“确实还有一种可能。”晴明淡淡地回复,他手掌朝上,所有浮空的符咒有序地叠回手中。

 

“可如果真是那样,未免太过巧合。”

 

得、得!”源博雅耸耸肩算是投了降,他算是看明白了,晴明这老狐狸今晚是横了心不把话讲明白,自己也别在这自讨没趣了。索性抬腿走出房间,一屁股坐在了走廊上。

 

话题被生硬地结束掉,屋内外的人一个仰望明月,一个低眉思索,虽无言却不觉尴尬。源博雅毕竟是感性之人,对着明月唱起了和歌,兴致起了擅自将小妖哼的那首的歌中的词填到别的曲目中,竟别有一番意境;可这番意境传到了晴明的耳朵里却不禁让他皱了眉,原本那日小妖哼哼唱唱的曲调他就忘记了大半,博雅这么一搅和怕是全要忘干净了,晴明被门外那家伙搅得心烦,刚要开口叫停,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停了动作,细长的眼睛眨呀眨地,转而弯出了好看的弧度。

 

一种想法在晴明脑中渐渐成型,他站起身来走出房间,倚在廊柱上对坐在走廊上的博雅发出邀请

 

“明晚和我一同去那山上赏月可好?”

 

博雅被这话弄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连忙叫停,“你这话腻腻歪歪的真让人不舒服。到底是又想到了哪出?”

 

“明晚我想找那小妖聊聊。顺利的话,一切谜底就都能揭晓了。”

 

“怎么聊?他根本不理你的。”

 

“或许明晚他就理我了?”

 

博雅上上下下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这家伙总喜欢把话说到一半,这是确实惹人不爽。

 

不过一起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他相信晴明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走吗?”晴明再次邀请他。

 

“走。”

 

事情就这么定了。


评论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