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LDeerlee_Joe
她爱我⁄(⁄ ⁄ ⁄ω⁄ ⁄ ⁄)⁄!

© 猫花花
Powered by LOFTER

【连若】萤塚(四)

“我是无法走出这座山的。”般若淡淡地回应。将无奈化作一抹无所谓的笑意

 

没有自由的妖怪,这可真是前所未闻。

 

晴明用纸扇抵住双唇,屏息等待小妖之后的发言

 

“神明送我的东西牢牢束缚着我,我不能离开这座山半步。”

 

“他到底给了你什么?”晴明不禁问到。“那东西似乎很神奇,甚至可以驱散你的痛苦。”

 

“神奇么?”小妖苦笑着拉起脖子上的挂绳,从领口内拽出一个棕黄色的小布囊,解开绳子,敞开口后倒置,当袋子内的东西落出袋口的那一瞬间,晴明和博雅不禁睁大了眼睛。

 

草薙剑的碎片。

 

注意力集中在碎片上的般若并没有注意到二人惊讶的神情,他捏起碎片举在眼前。

 

“我曾经也很喜欢这东西,但我现在却对它恨之入骨。”

 

担心此时的激动被小妖发现,晴明尽量以简短的语句提出自己的问题。

 

“恨?”

 

“若没有它,我也不至于独自在这孤独地狱里徘徊。”般若狠狠捏着碎片,手背青筋暴起,博雅担心碎片的安全不自觉地向前一步。

 

“我说过,我本已经死了,魂魄四散人界。按常理,灵魂不完整的妖是不可能重现人间的,可它偏偏有足够的力量将我唤醒。”

 

这样的吗……

 

晴明垂眼思索着,原来在自己一开始的判断是错的——般若根本就不是拥有神力的妖怪,只是被神力驱使而显形的存在。

 

荒唐。

 

可这事细想又觉得巧的出奇——按般若的话来说,八岐大蛇的灾厄刚蔓延时他就已经出现了,怎么之前他们都没有注意过这座山,偏偏在他们开始寻找草薙剑碎片的时刻,般若就这样巧妙地落入了他们的视线。

 

又是如此巧合的,就携带了一枚碎片。

 

“想想也真是讽刺”并没有理会在旁思索的晴明,般若又开了口“曾经因为这东西,我才能平静下来;可如今也是因为这东西我才被困在这里——它和这座山一样,都固守在这里在等待神明归来。”

 

“我有想过,与其这样日复一日地在思念与孤独中枯等,不如舍弃碎片,重新陷入沉睡。可一想到这座山上都是我与他的回忆,我就一点也不想离开了——我不允许这里也被瘴气污染。”

 

“难道说……”晴明捏紧扇骨,眉头紧锁。“不是碎片本身在守护这座山,而是你擅自动用了碎片的神力来守护这座山吗?”

 

见般若眉眼闪烁,晴明不自觉抬高了声调

 

“胡来!”

 

“哈……”似乎是耻于被晴明揭穿自己的行为,小妖稍稍偏过头去,抬手微微遮住面庞,略带讽刺的声音微微颤抖。

 

“我当然明白我是胡来,我当然明白……想想我也真是自作多情,他可是神明啊,怎么会需要我这样卑贱的恶鬼?或许他只是习惯了对谁都温柔而已,或许他心里早就期盼我早点离开的吧?他心里一定是非常厌恶我的吧?这是惩罚吧?他知道我不舍得离开,所以就设计把我困在这里。”

 

“早知道会沦落到今天的结果,不如一开始就杀了他。”

 

般若扬起袖子,长袖所过之处凭空浮现出两三张鬼面,他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抚过鬼面的轮廓,嘴角微扬,两颊微红。“像这样,把他的脸也剥下来,做成面具,用最好的绸缎好生珍藏,每晚细细抚摸着入眠该多好。总好过现在这样,以这副不神不鬼的样子妄想着他会回来。”

 

语毕,小妖将身边的鬼面点燃,漂亮的面庞躲藏在跳动的蓝色火光后,让人看不清情绪。

 

妖的感情原本就要比人类纤细百倍,就算般若再怎么隐藏,他身边乱了阵脚的神力已经毫无保留地暴露了他内心的挣扎。

 

“可我并不觉得你是自作多情,相反的,我觉得那神明非常重视你。”晴明尽量缓而温柔地宽慰着。“这碎片十分珍贵,神明把它送给了你,就足以证明他是非常重视你的。”

 

般若露出悲伤的微笑,点头算是谢过晴明的好意。

 

“还是说说你们的事情吧,你根本就不是爱收集故事的闲人。”般若收回笑容,一手晃动着草薙剑的碎片,另一手指向博雅。“这才是你们的目的吧。从刚才起他的目光就没有从我手中的碎片上离开,这到底是什么?”

 

“那是草薙剑的碎片。我们一直在找它。”既然已经被发现,博雅也就无所顾忌地说了。晴明怕博雅大大咧咧的把不该说的也透露出去,连忙拦下博雅简要地向般若交代了有关八岐大蛇的事情。般若一字不落地听着,不时发出冷笑。

 

“归根结底,这场灾厄大概又是你们人类咎由自取的闹剧吧?”

 

“或许吧。”晴明淡淡地回应,他不禁感叹于般若的敏锐直觉。“你我也算相互坦诚过了,我对你有一事向你相求。”

 

般若眉头微蹙,他晃晃手中的碎片,问“你想要它?”

 

“可以给我吗?”晴明向前一步,语气温和而诚恳。

 

“很辛苦吧?即使是完整的妖物,擅自借用神物的力量也会给自己带来莫大的痛苦,更何况是你这样残缺不全的灵体。”

 

般若不语,只是直直地看着晴明,他的目光渐渐透过晴明,深入到更遥远的地方。

 

“不如放弃碎片,反正你的神明迟早会重归人间,你只是再睡一阵而已。”晴明走到结界外边缘“等他亲自唤醒你,继续相守在这山上不比现在这样更好么?”

 

“我向你保证。等这场灾厄结束,我会让这座山会恢复现在的样子。”

 

轻声细语地谈话似乎对般若很适用,围绕在般若身边的气息渐渐平息。

 

“把碎片给我,可以吗?”

 

简简单单地请求似乎挑动了般若的神经,只见般若的身子像是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血红的眼睛也随之睁大,小妖低下头,细碎的前发遮住了表情,几声冷笑后又抬头看向晴明,用眼神明明白白地表达着内心厌恶。

 

“你真的很喜欢钻空子。也怪我太过想念,才会又把你错认成他,差一点就依你说的去做了。”般若将碎片装回小布袋,藏入胸口。

 

“人类,神明大人是绝不会向他人索取任何东西的。”

 

“哎呀呀,又失败了吗?”晴明狼狈地抓着自己的后脑。“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

 

“不要再说漂亮话了。”般若冷冷地打断晴明。“现在的情势再明了不过,你又何必装做好人?我若不从,你会打散我仅有的魂魄,对不对?”

 

晴明不可置否地点点头,嘴角微扬。

 

“可这碎片,这座山是他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我并不打算退让。”

 

“小鬼,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博雅拉满弓箭,直指般若胸口,后者却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甚至抬起了头,垂眼藐视着博雅。晴明上下打量着般若,他忽然注意到围绕在小妖身旁的神力,眉头紧锁。

 

“放下弓箭吧,博雅。”

 

“为什么啊晴明!打散他的魂魄把碎片强抢过来不就好了!”

 

“已经太晚了。”银发的阴阳师摇摇头

 

“已经,太晚了。”

 

晴明看向般若,小妖自然明白晴明话中的含义,属于胜利者的微笑爬上他漂亮的面容。

 

“草薙剑的碎片已经完全和般若的灵魂碎片连结在了一起,打碎他的魂魄,只会让草薙剑的碎片也跟着被打碎。”

 

博雅咋舌,他不甘地放下弓箭,死死盯着对面的小妖,咬着后槽牙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今夜,就到这里吧。至少我们现在可以控制他的行迹。”晴明祭出一套符咒,加强了结界原有的强度。

 

“走吧,博雅。”阴阳师转身背向般若,忽然的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他再次回头,与小妖那双充满厌恶与不甘的眸子对视,不急不慢地说出了今夜最后一条忠告。

 

“般若。有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

 

“草薙剑的碎片终归是与你格格不入的神物,像你这样擅自动用其中的神力,灵魂迟早会被它吞噬。”

 

“到那时,你就要真的消失了。”


评论 ( 6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