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花花_

【连若、狗崽】归途(七)(八)

我寮式神的成长流水账。

主CP连若,副CP狗崽。

OOC,私设请注意

非常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亲,我能力有限,会尽量保证文章质量。

鞠躬ing~

=====================

(七)

 

那日夜晚,一目连与大天狗一行随着源氏公子一行去了斗技场。

 

般若本想跟去观战,却被阴阳师拦下。

 

斗技场是何等凶险之境,尚不提能否凯旋而归;兵戎相见,尔虞我诈,能否自保都成问题,又怎么有余力去保护周遭人员的安全。

 

“你去了只是累赘。”阴阳师直白的叙述着事实。

 

 

阴阳师的话对般若的打击不小。妖狐是过来人,般若现在的心情他大概了解,便拉着神情恍惚的般若去调戏寮里的小姐姐,寻思着这小鬼在温柔乡里泡上一泡心情估计就转好了。

 

谁知这小鬼水米不进,无论妖狐和小姐姐们如何搭话,他都是只是“嗯、啊”的简单回应,场面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妖狐揉揉眉心,动作与大天狗如出一辙。不过就是斗技而已,这小鬼怎么这么忧心忡忡的。

 

啧……真毁气氛。

 

妖狐发誓以后找小姐姐玩的时候再也不拉上般若了。

 

“他们会受伤吗……?”般若终于说出了第一句完整的话。

 

声如细丝,妖狐差点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没听清还好,听清了是真毁气氛。

 

妖狐一扇子拍在了般若脑袋上。

 

“小鬼,你当他们是去过家家的啊?”

 

眼前的小妖更是愁眉不展。

 

妖狐看这他这副样子,一股邪火便直往上窜,就像是被引爆的炸弹一般,对着般若就是一通大喊

 

“斗技场上可都是你我这等废物所不能及的强者!!这会知道着急了?!早干什么去了!!!你在这愁眉苦脸的有什么用?!能给他们加状态是怎么着!!!”

 

“有本事你替他上场!!替他上去打啊!!!”

 

 

妖狐不停地吼着,有愈演愈烈之势。

 

一向文雅的妖狐突然这般歇斯底里,女妖们一时也没了主意。

 

樱花下意识地将般若护在了怀里。

 

般若轻轻推开樱花,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他对上妖狐的眼睛,任由那些话劈头盖脸地往心里砸。

 

“没有他们谁会把你我看在眼里!!!”

 

红叶听烦了,抡圆了胳膊冲着歇斯底里的妖狐就是一个巴掌。

 

“闹够了吗?”红叶甩甩用力过度的手腕,毫不掩饰厌恶的神情。

 

“心里不痛快自己想办法解决,吼别人算什么本事。”

 

妖狐擦净嘴角的血迹,自知理亏,转身走了。

 

红叶撇头看向目无表情的般若,皱皱眉头,并没说什么。

 

继续弱小下去吗?般若问自己。



(八)

 

斗技归来,一目连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不打紧。

 

般若看着一目连的伤口,外翻的皮肉泛着血色,虽未伤及筋骨,却异常的刺眼。

 

一瞬间那些往昔的回忆全都翻涌上来,反反复复回放着那场大雨滂沱里上演的绝望,他的风神满脸是血地倒在暴雨之中。

 

般若非常非常,非常害怕风神负伤。

 

几百年来般若只见过一次风神负伤。

 

只那一次,却险些阴阳相隔。

 

 

“大人……”般若无法控制不停打颤的身体,他的声音在颤抖,心在滴血

 

他问风神:“疼吗……?”

 

一目连笑着摇摇头,轻声说了句没事。

 

“别碍事。”源氏公子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藐视。“想耽误式神们之后的治疗吗?”说完便领着一行人去了惠比寿的方向,一目连在临走之前不忘刮刮般若的小鼻子,轻声细语地叮嘱般若夜里凉快些回房,他很快就会回去。

 

一目连从未在般若面前食言,他果然就很快就回来了。

 

一晚斗技下来消耗了大量妖力,却还需要在外人面前强撑着精神,如今在般若面前终于可以卸下伪装,一目连缓缓吐出一口气,搂住般若在床榻间亲昵片刻便忍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般若看着一目连裸露在外的胳膊,触目惊心的伤痕已经被抚平。悄悄起身坐在风神枕边,双手捧起他今日换下的衣物--血渍和破损残留在衣服上,印证着今夜所发生的事情有多么可怕多么真实。

 

这次是皮外伤,那么下次呢?般若不愿意去想。

 

悄声离开房间,夜幕笼罩的庭院十分安静,偶尔传来短促的虫鸣。般若看向草丛间低飞的萤火虫,仰头望着天空的勾月,一时间竟错以为自己回到了那片与风神相处多年的土地,他想起风神下定决心堕妖的那个夜晚。风神告诉他,虽然很不情愿,但有些事情必须去改变。

 

要改变吗?般若问自己。

 

他想变强,想出一份力,想为风神分担一些担子。

 

他想起与一目连的种种,想起一目连坚实可靠的背影,想起他回头对自己展开笑颜。突然有一丝不安。

 




评论
热度(40)

想和你一起沾满人间各处烟火气。

© 猫花花_ | Powered by LOFTER